您的位置 : 宝骊文学网 > 小说库 > 雾都的魔女安德莉娅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雾都的魔女安德莉娅》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执与妄小说

雾都的魔女安德莉娅

作者:执与妄分类:魔幻小说类型:西幻

在神魔与人共生的世界里,有着交缠不清的迷雾,彷徨的吸血鬼少年在雾都的街道上徘徊,直到她的马车停在街边,盖住车窗的遮布下,只有一声戏谑的“又迷路了吗?少年?”等待着我的,是解开一道一道迷雾,破却疑惑的将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门打开之前,我们都做好了看到残忍的凶案现场的准备,安德莉娅小姐常说,世界上从未有高贵的罪恶存在,罪恶就是罪恶,它们的骨子里便是肮脏和恶臭,没有人有神的权力,也没有人应该为他们的暴行付出代价,想到之前在窗边看到的女人惨死,那一幕确实让我觉得非常反胃。

但是结果令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高傲的骑警队长带着手下进入房子了大约十几分钟,也没有找到任何打斗产生的痕迹,嘴角流着血液的女人也没有被发现。

这让我觉得很懊恼,我是唯一看见凶案发生时那一幕的人,我确信我的眼睛没有看错,但是在短短的十几分钟,无论是任何人都无法将凶案现场打扫的如此干净,我觉得有些难以置信,于是带着恳求的眼光拉了拉在一旁的陈,如果她开口,也许安德莉娅小姐会同意我们一起进入现场。

没等陈开口,安德莉娅小姐便自发地阔步走进了屋子,迎面便看到骑警队长正整理着衣冠从楼梯上走下来。

“尊敬的安德莉娅小姐,我明白侦探游戏是贵族的爱好,但种族联合骑警是很忙碌的,并没有时间来搜索一间普通的农民屋子。”

“让我上去看看!”

安德莉娅小姐无视了骑警队长的话,作势要冲上楼去。

“等等!”

骑警队长拦住了她。

“这只是一栋普通的农民住宅,公民的住宅隐私权由种族联合警署保护,您无权去翻看楼上的私人空间。”

“你最好不要如此武断,也许真像会被你无用的高傲所掩埋。”安德莉娅小姐的脸一下阴沉了下来。

“请相信伦敦权威执法机构的判断!”

骑警队长似乎不屑置辩,阔步走出了房子。

乡村崎岖的街道上偶尔往来两三个行人,他们之间交头接耳的内容大概都是些对联合骑警的到来切切私语,这件事情仿佛新闻一样似乎传播,成为闲散乡村生活中茶余饭后的谈资。

“安德莉娅小姐,我......”我觉得有些抱歉,种种的言论让我隐隐产生了我可能看错了什么的感觉。

“你没必要自责,我相信你是看到了什么,但调查不是现在,我敢确定,这栋房子也许以后都没有人住进来了。”

我突然打起了精神,安德莉娅小姐一定在这段短短的时间内发现了什么线索,我像一个被误会说谎的孩子一样委屈地看向她。

“这里湖泊里的水产是被伦敦内部商行的商人们所垄断的,那些商人们可没有丝毫的善心可言,就连一片鱼鳞都不可能分给这里的农户。”

安德莉娅小姐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我们此时正经过了一片波光粼粼的湖泊,现在正值下午太阳最烈的时刻,一阵凉风吹过湖泊,湖上的涟漪都被镀上了金色,恰如东方传说中巨龙的鳞片一般。

安德莉娅小姐似乎是被这抹迷人的乡村景色所吸引,突然停下了脚步,静静凝望着湖泊缓缓开口。

“你说,一个老实巴交的鳏夫家里会没有一丝积累的财产吗?他会做出冒着生命危险去捕捉伦敦商会垄断的水产吗?”

她的话语像是自问自答,又像是在征求我的意见。

“先等等,您是怎么看出他是个鳏夫的。”我实在不清楚安德莉娅小姐对这件案件分析的出发点是什么。

“很简单,这个农夫的家里已经有许久没有打扫了,甚至连水罐都是空的,家里用狗窝来形容都不为过,这很显然不是一个有太太的男人的家。”安德莉娅小姐用理所应当的语气说。

“可是您说他去非法捕鱼,这可让我有些疑惑了,他们的家离这个湖泊很远,如果只是为了改善伙食倒也能说得过去,但非法捕捞是根本不可能不被发现的。”安德莉娅小姐的推断总是让我觉得吃惊,我希望她这次能够和往常一样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是渔钩,他的家里放在角落的盒子里有渔钩。”安德莉娅小姐向我解释道。

“如果不是只是为了改善伙食,他不可能会准备那么多渔钩,但是疑点还是存在,就是既然费劲准备了那么多的渔钩,为什么没有一张渔网,这不合常规。”

“也许他只是单纯的愚笨。”我耸了耸肩膀,这并不是整件事情的重点,这件事情真正值得思考的地方在他到底去了哪里。

安德莉娅小姐的脸上突然浮现了一个胜利的笑容,随后又不怀好意地看向了我。

“我需要一次进入二楼的探查才能印证我的想法,我想,吸血鬼应该不会拒绝在夜晚翻窗进入别人的家,这可是你们的拿手好戏。”

“你啊.........”

我无奈地耸了耸肩膀。

...

这是我在认识安德莉娅小姐以来第一次留宿她的庄园。

今晚的天气略有多云,皎白的月亮若隐若现地悬挂于高空,乡村里是少有夜行人的,所以没有伦敦城里每隔几米就有的黄铜照明灯,时强时弱的银辉洒在村庄的过道上,这几乎是夜里村庄唯一的光源了。

“安德莉娅小姐,您够到了吗?”我的腿有些颤抖。

“别催,陈,稍微再站起来一点!”我的头上传来了安德莉娅小姐的声音。

来自肩膀上的承重突然好像又增加了一些,应该是陈在慢慢地地伸直她的腿。

“非常感谢亲爱的垫脚石先生,我到了窗边了。”

我非常无法理解她的行为,为什么会在大半夜闯入别人的房子去进行调查。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我和陈终于通过了她系在窗台边的绳索进入了二楼,屋内杂乱不堪,可能是原本它的主人杰森就是一个不修边幅的懒惰鬼,也有可能是白天进入房间的联合骑警粗暴的搜查手段导致的。

“某种意义上说,这所有的一切都太可疑了。”

在搜寻一阵后,安德莉娅小姐如此发表着自己的看法。

“我倒是不觉得,这只是一个单身汉肮脏不堪的房间。”我用白色的手帕捡起了一双鞋底沾满泥泞的靴子,嫌弃道。

“你应该放下那个引导我们接近真相的关键证物!”安德莉娅小姐指向我。

“我不明白,一个破败不堪的靴子在这个村子里非常常见,我不觉得这是什么证据......它有一股皮革的......还有......等等,这不是皮革的臭味。”我突然变得有些迷茫了。

“你发现了什么吗?伦敦最好的猎犬。”

安德莉娅小姐似笑非笑。

“它就和你那位头型很像我叔叔的先祖从他的古堡带到城市的一棺材老鼠的味道一样,不是吗?”

“你说的是,尸臭味?等等,安德莉娅小姐,你是不是又说了我祖先的坏话!”

“没错,的确如此,痕迹很新,应该是昨晚,但你我都知道,伦敦这几天一直是难得的晴日,是不会有这么潮湿的泥土出现的。”

安德莉娅小姐脱下手套,用手指细细地磋磨着撒发着微微臭味的泥土。

“你可真是个奇怪的贵族。”我感叹道

“一贯如此,他们都称我研究的东西为‘黑魔法’,姑且就叫‘黑魔法’吧,其实它们更多倾向于对现有事物的分析。”

安德莉娅小姐细细地解释,丝毫不在意我将她称之为“奇怪的人”。

“他应该不会再回来了,或者说,我们也许还赶得及在他被杀死之前把他挽救回来。”安德莉娅小姐在检查窗台时突然一脸严肃地回头。

“这个房间在案发时一定还有第三个人,这个人有毒瘾,而且是个男人,在来的时候一定是一个人,而走的时候他一定背着一个人。”

“安德莉娅小姐,我需要你的解释,你简直就像目睹了现场一样。”

我暂时无法处理安德莉娅小姐所传达的信息,如果不是案发时她和我在一起,我甚至觉得她是看到了整个过程的路人。

“正如那个孩子所说,杰森是个脾气古怪的人,说明他在有意无意地疏远他和邻居之间的关系,那么他一定有除了农民这个身份的第二个身份,我无法确定这个身份是什么,但是一定与墓地有关。”

安德莉娅小姐就在清冷的月光所映照的房间展开了她迷人的推理。

“而孩子说,杰森焦急得出了门,他的身上并没有带什么东西,骑警们在楼上也没有搜到任何东西,既然正面出口不是运送被害人遗体的地方,而这种破落的房子也没有任何暗门和夹层,说明尸体一定是通过窗口运送出去的,证据就在除了我们的绳子痕迹之外,还有两处绳子对窗台的磨损,你注意看窗台下面的小洞。”

安德莉娅小姐指向了窗台下墙皮脱落的墙面。

“泥土在兑水稀释成泥浆进行糊墙的过程之中会产生气泡,等待干涸就会变成墙上的小黑洞,但是这一处不一样,它太深了,很明显是使用飞爪连接绳索爬上来的证据,还记得窗台上的一深一浅的磨痕吗?浅的是他来的时候留下的,而深的是他走的时候留下的,而走的时候他的身上一定是背着被害人的遗体,所以才会留下较深的痕迹。”

这的确是一番滴水不漏有理有据的推理,完美的推理出了犯罪现场的人数。

“但问题还是没有解决,您是怎么看出来是个有毒瘾的男人呢?”

我发出了我最后的疑惑,这也是我一直没弄清楚的。

“你还记得孩子说的话吗?杰森回来后来不及收拾值钱的家当,慌乱地跑出了门,说明他的家庭细软都被提前卷走了,而且他知道这个人是谁,这个人他一定认识,所以才会急急出门,他是个瘾君子只是个假设,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他冒着被人认出的风险去自己认识的人,也许是他副业的生意伙伴的家里去偷窃的原因。”

“如你的推理,我们如何才能找到这样一个嫌犯呢?”

我的思绪很乱,仅仅有这些是不足以抓到凶手的。

“我们要找到他很简单,因为他一定是一个鸟嘴医生。”

安德莉娅小姐的手中夹杂着一片风干的玫瑰花瓣,脸上露出了胜券在握的笑容。

“他一定是个不干体力活的人,在这种劳动下,他气喘吁吁了。”

(未完待续)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