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宝骊文学网 > 小说库 > 七杀传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29日

《七杀传》精彩章节目录_风落流川小说在线阅读

七杀传

作者:风落流川分类:古风小说类型:恋爱

天下英雄舞风云,江湖高下书剑论。百家争霸皇图业,刀光剑影七杀尊。白骨皑皑血海寻,前尘旧忆不复存。折剑长叹苍茫恨,醉里一梦泪殇魂。——《七杀·江湖》  风落流川...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双手被淋漓的鲜血染湿

黑暗像海潮埋葬了光芒

真相残忍地刺穿心肺

镜中之人无法再回头

当死亡也变成虚幻的奢望

在泪痕中醉忆着前尘旧梦

凛风于尘沙中凋零

希冀在废墟上盘旋

无人能拥抱的孤寂与悲伤

无处可藏身的罪孽和悔恨

哀伤的泪水从天而降

鲜血和白骨历历在目

陷入无尽深渊之中万劫不复

任宿命冲刷深入骨髓的苦痛

永远无法被救赎的灵魂

永恒迷失在夜里的罪人

渴求在第十八层地狱里

有着那梦寐以求的长眠

——《七杀·罪狱》 风落流川

……

冰冷漆黑的夜晚,天幕上的辰星被乌黑的雨云遮盖,所有的光芒都被无边的黑暗吞噬。

幽湿的雾气在大地上游荡,萧瑟的秋风咆哮着撕裂接天而来的雾,那些潮湿阴冷的烟气像是海潮般翻涌,与夜色融为一体。

深夜里的乌云越来越暗,像是黑色的妖魔脚踏无边雾海降临凡尘,闪电的光芒在刹那间爆发,切开了茫茫黑夜、涛涛雾海,雷霆的怒吼声振聋发聩。

阴森的雾气剧烈地翻腾起来,像是负伤的海妖,疯狂地挥舞着流血的触手。

暴风雨就要来了,将以无可匹敌的姿态统治一切。

大自然的力量穷极凡人想象的极限。哪怕是地面上所有生灵认知里最残酷、最无情的战争与杀戮,在主宰红尘万物的天道眼中也不过是最细微无力的尘埃罢了。

连绵无尽的雨终于在雷霆的轰鸣声中撕开了漆黑的苍穹,从夜幕破碎的缝隙中倾泻下来,像是奔流的天河落下,轰击地上万里河山,带着令人惊骇的狂猛与暴力,仿若不死不休。

稻田整齐地在狂风中跪伏下去,像是群臣朝拜君王,百年的劲松也在浩荡天威下颤栗,漆黑的夜幕里,到处是电闪雷鸣,阴森的雾气和激荡的暴雨覆盖了天上地下。

诗云:

风卷长空雾苍茫,雷鸣九霄山河荡。

夜来忽见天接水,碧落雨覆星海浪。

(《七杀·风雨》 风落流川)

明艳如火的枫叶在狂风中飞舞,青石桥下的浪人在暴雨里蜷缩。

好冷,

真的好冷,

这风冷得阴森,

这雨冷得暴虐,

恰似天道的残酷与无情。

从天而降的雨毫不留情地打在浪人身上,那瘫倒于芦苇丛中烂醉如泥的流浪者在冷冷的冰雨里惊醒,迎接他的,是苍天的震怒,雷霆的咆哮。

浪人空洞无神的双眼里泛起波澜,这样苍茫而悲凉的雨夜,总是能够唤醒一个人心底里最深的哀伤与思念。

那些在心灵最深处徘徊的阴魂,在雨中露出了久违的残酷狞笑。

在那个明月照耀的夜晚,持剑的男人独自站立在血泊之中,一袭白衣上溅满了鲜血开成的梅花,风在空中独舞,剑客的双手上沾着鲜红的血,艳丽得仿佛要刺伤人的眼眸。

剑客漫不经心地用染血的袖口擦拭手中泛着清光的长剑,就像是店里的小二用抹布擦拭桌椅一般随意自然。

千千万万次杀戮成就了剑的锋利,铸就了心的冷漠。

不忠不孝者,杀!

不仁不义者,杀!

阿谀奸佞者,杀!

盗财窃宝者,杀!

为匪作恶者,杀!

篡权乱世者,杀!

……

杀!杀!杀!

以暴制暴,以恶制恶,剑客的字典里不存在“宽恕”一词,他的道路上铺满鲜血与白骨,他就像是地狱的修罗一般给予那些邪淫恶毒之辈狠辣无情的制裁,所过之处无人不为他的威名而惊颤。

然而无休止的杀戮,最终换来了什么呢?

“轰隆!”

雷霆一刹那劈开了黑夜,闪亮的电光晃过浪人空蒙的眼眸。

冰冷的风雨依旧是那般狂猛暴虐,暴露在荒郊野岭的浪人根本无处藏身,只能在狂风暴雨之中蜷缩着身子来尽可能的抵御。

然而他的努力注定只是徒劳,冰冷的风雨无情的落下,流浪者那残存的理智渐渐在风雨里消弭殆尽。

无孔不入的雨带着那致命的高烧爬上浪人的额头,他的身体在雨中剧烈地痉挛起来,前尘故梦再一次浮现眼前。

浪人那双茫然的瞳孔慢慢转动起来,高烧产生的濒死感让他记忆最深处盘踞着的梦魇重现。

热闹的集市、温馨的家庭、喜笑颜开的亲朋好友……

都是些令人感到温暖的画面,然而浪人的眼神却是那么惶恐,即便是地狱里的鬼怪也不能给予他更深的惊吓了。

浸没在暴雨中的浪人浑身冰凉,然而最冷的,不是风雨强加给他的肉体折磨,而是那从他的灵魂深处蔓延开来的情绪,混杂着浓重的悲伤、恐惧与无尽的悔恨,像是漆黑冰冷的海潮将他淹没。

“不!……我恨!恨!恨!……酒……给我酒……”

浪人将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目眦尽裂,愤怒在他的每一寸骨血里蔓延开来。

酒从来是不醉人的,真正醉的是人心。

犯下的罪孽就像是泼出去的水,再也无法弥补。

再多的悔恨、愤怒与哀伤也于事无补。

“你这贼老天!凭什么这样害人!萧某必在九泉之下咒你永世不得安宁!”

浪人以手指天,破口大骂起来,回应他的,只有狰狞的雷霆和冷笑的风雨。

高烧使浪人的心神恍惚起来,一个又一个他所相熟的亲戚友人从他的思绪里翻涌出来,嘴角挂着憎恨与哀怨的微笑。

他们都身披黑袍,以黑帛蒙面,像是江湖里的匪贼,浓稠的鲜血从他们身上致命的伤口喷涌而出,将地面染上桃花一般的艳红,那些流淌下来的鲜血汇成了湖泊。

剑客手中的剑,蘸血为墨,刻下凄美的画卷。

“不!不!那不是我的错!我什么都不知道!原谅我!”

浪人的哭喊声湮灭在风雨冷冷的咆哮里,他的手臂狠命地朝桥头的石柱砸去,仿佛那不是自己的手臂,而是什么恐怖的妖魔。

这就是我的结局么?自己的人生竟然要在这种地方迎来被人唾弃的结局,真是……屈辱。

鲜血混杂着泪水在雨中蒸腾殆尽,用尽了全身力气的浪人昏倒在狂风暴雨中,像是病倒在荒郊里的野狗。

最后一刻在浪人眼前浮现的幻象,是一双瑰丽得动人心魄的瞳孔。

那么清晰,

那么真实,

那是令他最悲伤、最惧怕——也最为怀念的记忆。

……

从小石桥上匆匆跑来的叶婉蝶颇为无语地看着眼前的浪人,这个悲催的家伙竟然当着自己的面昏了过去。

看来自己和这个混账八字不合啊。

叶婉蝶不由得扶额叹气。

却说叶婉蝶原本在家中熟睡,半夜里却被雷霆的咆哮声惊醒。

暴风雨带来的冰冷气息冲淡了睡意,房内竹竿上挂着的褐色长裤让叶婉蝶瞬间想起了小石桥旁醉卧的浪人,当下暗暗叫了一声糟糕,披上一身短打冲出家门。

只是一个流浪汉罢了,用得着做到这个地步么?

这样的想法只是在叶婉蝶的脑海里存在了一个瞬间,像是金铁交击时擦出的火花一闪即逝。

没有什么理由,叶婉蝶就是不想让那个悲惨的浪人就这样在暴风雨中凄凉无助地死去……像一只落单的野狗一样。

“竟然在雨里泡了这么久,真是个可怜的家伙。”

叶婉蝶喃喃自语,皱着眉头伸手在浪人脏兮兮的额头上一探。

好烫!叶婉蝶不由得吓了一跳。

事情变得麻烦了,这么烫可不是开玩笑的,不赶紧到暖和的地方待着说不定会死掉啊!

叶婉蝶也不敢继续耽搁下去了,当下脱了短打披在浪人身上。

此时少女身上只剩下一层薄薄的亵衣,片刻便在猛烈的风雨中完全湿透,紧紧贴在那玲珑有致的雪白娇躯上,在风雨里颤抖的少女显得有些狼狈,又有些……说不出的诱人。

“呸,你这混蛋,竟然害得姑奶奶这么狼狈。”

叶婉蝶一边骂着,一边背起昏迷的浪人,那沉重的压迫感差点让少女一个趔趄摔在地上。

“可恶,竟然这么重。”

少女愤愤然摸了下鼻子,背后传来的冰冷触感与丝丝热气让少女的脸有些发红。

虽说四下是无人的荒郊野岭,可是在除了家以外的地方直接穿着亵衣还是让小姑娘一阵脸红心跳。

“阿嚏!”

冷冷的冰雨打在少女赤倮的长腿上,肌肤上传来的凉意令少女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

穿着一身湿透的亵衣在暴风雨之夜背着一个脏兮兮的男人回家……要怎么跟爷爷解释才好?

叶婉蝶一想到这点便恨不得把背上的浪人丢下来让他自生自灭。

真是个天杀的混蛋!

“为什么我遇见你之后这么倒霉啊!你难道是天生的扫把星么?”

“喂喂,你倒是回句话啊!不要以为这样装着昏过去我就会轻易饶过你这个混蛋啊!”

雷声依旧在天际轰鸣,夜幕中狂风暴雨织成了不朽的乐章,石桥上那道漆黑的身影狼狈地渐行渐远,风雨里夹杂着少女恼怒的埋怨:

“姑奶奶我真是瞎了眼才会来救你!扫把星!”

“等着瞧吧,到时候有你好受的,不让你干上三天三夜的活休想跟我要饭吃。”

“喂喂,你振作一点啊,就快到了!……算了,反正你跟一头睡死的猪没什么区别……”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