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宝骊文学网 > 小说库 > 夜之禍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7日

《夜之禍》精彩章节目录_坠落轮回小说

夜之禍

作者:坠落轮回分类:悬疑小说类型:热血

故事简介:2006年9月22日,江海市连续杀人案的最初案件记录。死者全身多处骨折,死因失血过多,并且头颅缺失,疑似凶器为大型刃具。被害人姓名Augustine•Issacs,英国籍。同年12月6日,第二位被害人发现,死者没有携带辨认身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2/

大清早,阳光透进了几乎空无一物的灰白色房间,有些刺眼。 不过,当视野逐渐清晰之后,发现自己并非是躺在猜想中的医院病房。 「这里是……哪里?」 疑问一个紧接着一个地涌进脑子,又被逐次解开:那充斥着疯狂与恐怖的赤红色的世界里,我被人开肠破肚的……记忆。 「好疼,好疼!」 “好疼。”从腹部传来的灼烧似的疼痛,证明那并非是虚假的梦境。

「我……死了吗?」

“你醒了?” 语言,声音……仿若天籁,将我从自我崩坏的边缘中救赎。 循着声源,我僵硬地侧过脸,望向房间的出入口。那里只有一个人形的剪影。 “果然是人外的身体,这种程度还不算是致命伤么。” 人影靠近了床边,同时还说着让人费解的话。不过无所谓,即使如此,我也高兴得快要哭出来了。 “作为帮你的回报,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终于看清了他的容貌:淡漠而精致的脸孔,给人以病态的苍白感的肤色,还有深邃得仿佛能将人吞噬的墨色瞳孔——无一不让人联想起书中所描述的名为“幽灵”的那些非日常的存在。

“告诉我,昨晚袭击你的东西,是什么?” “!”就像是被扼住了喉咙,那种窒息的感觉,“……我不知道。” “…真的吗?” “是真的,我什么都想不起来。我什么都不记得!” 「不要,不要问……不要再问了,不要问我!别让我再想起来!」 “真的什么都——?” “是真的啊!!!”抑制不住的恐惧击溃了仅存的理智,甚至于不顾忌自己喉咙的干渴,我歇斯底里地大声哭喊着,“不要…不要!不要!不要!我不知道,什么都不记得!” 「好怕、好怕、好怕、好怕、好怕、好怕、好怕……」 逃避似的捂起了耳朵,妄想把那些唤起我惧怕的声音隔绝。可这只能令自己陷入更深的惶恐。

许久之后,止不住哭泣的我,听到了那人最后对我说的:“在你伤愈之前,你可以选择住在这里,当然也可以离开。只有一点,你若回想起了什么……也请别向这个屋檐下的其他人描述。 否则,我不介意杀了你。”

霎时袭向心脏的恶寒,甚或连泣声亦不禁为之凝滞。

暗灰色风格走廊的尽头,枯木色的大门紧闭。在这形同废墟的建筑中,暖色系的木门只显得格格不入。走近门前,隔着阻碍也能闻到浓烈的异味。 开门的刹那,连视界都被翻涌的青白色烟雾弄得模糊不清。 “呜咳——!”果然还是无法适应,烟草的呛人气味。

“啊,早上好。”竟然有人先向我问好。 “!……早,灵枢。” 是最近不常能见到的家伙,今天却早早的来这里,而且,刚才看起来像是在和谁讨论着什么。

“今天还真是稀奇呢,”从那张堆满杂物的办公桌后面,某个家伙探出了脑袋,“早上好,Kuhn。”

在这个连空气都不可避免被染成灰色的异空间内,却依然能够保持自我,名为皇甫苍华的人类,毫无疑问的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异类。 外貌看上去是位二十出头的女性,今天的着装是深蓝**士西服外加一如既往的白大褂。蓝黑色的头发随意地束在脑后,嘴里咬着价格不菲的女士烟……这身装束怎么看都像是哪家医院里的无德医师,实际上苍华的职业正巧也能和医生扯上点关系。

*** 在这之后,灵枢匆忙地与苍华谈了几句便离开了这里。 也不知道他是在为了什么事而着急…… 然后苍华十分突然地向我问道:“呐,Kuhn,早上的新闻你看了吗?” “?”微微一愣,“不知道。” “是有关连续杀人案的报道,刚才在和灵枢讨论的也是这件事。” “…新的死者?” “没错。昨晚在旧城区的废弃工厂里发现了第四个被害人,情况和之前的差不多,头颅被拿走了。” “现场没留下线索么?” “被处理的很干净。”

「旧城区……的确在那附近。」 昨晚的那个女人,恐怕真是当时现场的目击者。 「可惜,她什么都不肯说。」

“现在来自各方面的压力都不小呢,警方也想要尽快找出凶手,可到现在还没有任何进展这点的确耐人寻味。连灵枢的调查也几乎快陷入死角了……呵,这次的猎物不一般喔。” “有工作吗?” “嗯,报酬不错。” “那么…有需要差遣我做的事么?”

拧灭了手中的烟蒂,魔女用带着战栗的语气低声说道:“你只要杀人就行了。”

行走在熙攘的人群里……我还有些事情想弄清楚,因此,现在要去另一个地方。

*** “若是有什么发现,我会电话联络你的,”说着,苍华随手丢来一个物体,“到时候就看你的了。” “了解。”默默地收起这支手机,我打算就此告别。不过在走之前,有个疑问:“喂,苍华——” “嗯?” “你有见过四只眼睛的黑犬兽么?” “唔——”苍华略作思考后说道,“虽然有见过,但那是……为什么你要问这个?” “不,没什么。我先走了。”

关门前,我隐约听见了苍华的喃喃自语:“…Garm么?” ***

Friedlich是这座城市内只此一间的咖啡馆。 确认过招牌之后,我便走了进去。 挂在门口的铃铛发出了悦人的清脆响音。 “欢迎光临。” 于是,很快就有侍者迎接客人。

看起来今天的客人相当少,除了几位常客……显得有些萧条。

“……客人?” “嗯?啊,请问店长在吗?” 「是睡眠不足吗?怎么有些恍惚。」 “店长他正在楼上,不过现在正有其他客人——” “谢谢你。” “诶?不、不用谢。”

沿着内厅里侧的楼梯走上二楼,店长的房间就在拐角的不远处。 正欲敲门,厚实的箱子却从里面被打了开来。 “!” 在我面前的是一位修女,年青,并且盛气凌人。 「教会的……代行者!?」 不禁暗暗咋舌。对方是货真价实的修女,和普通的那些只是穿着修道服的女人完全是天壤之别。

陌生的修女,就这样从容的走出房间,表情、神态,乃至视点都没有丝毫的变化。与其说是波澜不惊,倒不如说是目空一切更为合适。 “……”迫使自己不将过多的注意力集中于对方,暗自戒备。 最终,还是不动声色地擦肩而过。

“噢,这不是Kuhn先生么。”尔后,一个莫约四十多岁的男子热情地向我打起了招呼,“真是稀客啊,您怎么来了?” “Lucas,刚才的那位修女是谁?”稍有些面色不善。 “嗯?”拥抱的举动中途停止,“啊……她叫Diliyanuo Belize,是教会新派来的修女。您也是知道的,原本的那位修士在五个月前已经死了呢。” “她来这里做什么?” “城西市郊的那座教堂,也不能就这样让它空着不是嘛。” “……”

“算了。”确信Lucas不会再向我透露半句之后,我也选择了转移话题,“呐,Lucas,‘Blood-BEelzebub’这个代号,你听过么?” “唔,确实听过。据说他已经死了。” “…你能确信?” “这个……我并不能确定,毕竟只是传闻。” 似乎是在敷衍我。继续深究也不会有结果了呢。 “Lucas,我想看现在滞留在江海市的所有境外人士名单,可以么?” “当然,请稍等。” 说罢,Lucas便将放在桌子上的一个文件夹递了过来。 “Kuhn先生也对这个有兴趣吗?” “……”

Lucas无意间用了“也”字。 「还有这份资料也是,仿佛事前就已经准备好的一样。」

记录并不太厚。 因为杀人案的关系,游客们多数都已经回国了。留下的,除了因公出差的商人之外,就只有受到大使馆方面保护着的重要人物。还有,写在名单最后的赫然是刚才那位修女——直隶于梵蒂冈的神职人员。

“没有偷渡客的资料呢。”我稍有些抱怨。 “实在抱歉。” “不,还是要感谢你。钱稍后会汇给你,账户没有变吧?” “没有问题。” “那我先告辞了。”

“噢!对了,Kuhn先生,”突然,Lucas叫住了即将离开房间的我,“Kuhn先生,您之前特意委托的,有关戌之刻的情报……我想您对这个会有兴趣的。” 从办公桌的抽屉里,Lucas拿出了一封黑函。

火车站旁随处可见的廉价宾馆里,正在进行着不怎么愉快的对话。

“你迟到了。”满脸不爽的青年打开了门,压住了自己的火气,低声说道,“到底有什么事要和我谈?夜寂文,你浪费太多时间了。” “抱歉抱歉,”另一个带着眼睛,看上去文治彬彬的青年走进了房间,并随手锁好了门闩,“稍微有点事,拖住了。” “……馨姐呢?她去哪里了?” “我让她去做点事前调查,”被唤作夜寂文的青年走到椅子前坐了下来,“所以就我们两个来谈谈吧。” “什么意思,有什么好商量的?这次的部署和行动都由你来指挥,我只是个支援人,你只要给我命令就好了。” 夜寂文像是很无奈的耸了耸肩:“只怕到时候不用我给你命令,你就会自己跳进为别人准备的陷阱里面。”

几刹那间,就只剩下沉重的呼吸声。 “别装傻了,夜昊岚。你也应该清楚这是为了谁而特别派遣的‘任务’。假如夜馨没死,同样的事还会再出现第二次,第三次……情况会比现在更糟。或许这次你能保护她,可不代表你下次还会有这个能力和机会。” “闭嘴!”被戳中了软肋,夜昊岚露出了苦恼的神色,“…为什么,非要她死不可?” “理由就只有那个而已。”

沉默着说不出话来,夜昊岚的表情从苦恼变成了绝望。

“什么办法都没有吗?” “…抱歉了。”夜寂文站起身准备走人。 “连夜御轩都没能做到的事情,我不认为你能办到。若是要憎恨,就去恨那位至今依然生死不明的‘兄长大人’吧。”既是讥讽,又似调侃,夜寂文留下这句话后,就离开了房间。

“……我的任务是支援,我会好好的完成自己的任务。馨,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去做。”面对着空无一人的椅子,夜昊岚喃喃自语道。

*** 「就算把我话说到那份上,他也不见得会听劝。这样下去,等写报告的时候会变得有点麻烦。」 在走廊里的夜寂文向着楼梯的方向走去。

猛然间“咚”的一声闷响……钝器狠狠地砸中了后脑,一阵晕眩。 左手被抑制到了背后,肩膀钻心的疼,还被揪着后领摁向墙壁,结果撞倒了头,满脸的劣质墙灰。 “唔!” 被制服了。在短短的瞬间,变得动弹不得。

“…你、你是——!!?”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呢。” 袭击者就这样轻易地将夜寂文丢进了身后敞开着的那扇门。

因听见动静而出来察看的夜昊岚,只见到了隔壁房间的门正好被关上的景象。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