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宝骊文学网 > 小说库 > 修炼告急:主人的生气日常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5日

《修炼告急:主人的生气日常》精彩章节目录_许许诩小说免费阅读

修炼告急:主人的生气日常

作者:许许诩分类:武侠小说类型:神仙妖精

 她聪明伶俐,博学多才,能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自以为属于自己的人生,却逃不过命运的安排。  她天资超凡,武艺超群,能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痕,小小年纪便成为神一般的存在,却还是没能守住想守的东西。  一个从出生便要步入死亡,一个生来便肩负着拯救天下的使命,两条不相干的轨迹相交后,注定了悲剧的结尾。  两人从小相识,成为了彼此最强的依靠,在经历了重重困难,自以为能摆脱命运时,上天却给了她们一个重击,让一切重回原地。  女一智商值在线,女二武力值在线。  [双女主,轻男主的剧情,爱情较少,不过两对都非常专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三月,初春。

落云城仍旧霜雪纷飞,寒冷刺骨,只因位于仙界与魔界的交界处,所以气候变化比起人界要更加缓慢。

银装素裹的屏栏江边,大红的披风显得格外耀眼,披风的主人苏河,是落云城的城主夫人,因即将临盆,出行时免不了一干丫鬟婆子跟着。

道路上,一辆装饰精致的马车就着她们前进的速度,不疾不徐的前进。

“夫人,天气严寒,我们早些回吧。”跟在后面,着锦衣的老妇人建议道。她身材壮硕,相貌平平,脸上虽然没有多少褶皱,但满是沧桑之感,饱经风霜。

“奶娘,再过几日我便要临盆了,你说陌哥能回来吗?”苏河没有回去的意思,她今日心神不宁的,眼皮一直跳个不停。

奶娘点头回应,“少爷会回来的,他这么爱夫人,怎么也会回来陪着夫人把孩子顺利生下来。倒是夫人,这么冷的天,别给冻着了。”

“我当年就是在这里遇到陌哥的……当时他着急回府,因为走的匆忙,将我生生撞倒在地,之后……”苏河一边走,一边回忆着与风陌的点滴,满含爱意。

回过神,已然走出数丈开外。

苏河隐隐感觉腹部有些胀痛,遂说:“我们回去吧。”

“是。”

静谧的河道,忽然传出一声婴儿的啼哭,前脚刚踏进马车的苏河顿住,转头看向奶娘,“奶娘,你听,什么声音?”

“好像有孩子在哭!”奶娘回答道。

此时,一个眼尖的丫鬟指着某棵树后露出的红色衣角道:“夫人,那里,那里有个孩子。”

苏河在奶娘的搀扶下下了车,这个时候,那名眼尖的丫鬟绕到树后,把孩子抱了过来。

孩子的脸被冻得发紫,跟中了毒似的,啼哭的声音也不正常,断断续续,像是被摁住脖颈,要是再在这寒天里冻上一会儿,估计活不了了。

“这是谁家的孩子啊?”苏河满脸疼惜的抱过来,伸手在孩子脸蛋上一探,很是烫手,再这么烧下去,怕是有性命之忧了。

包裹孩子的是一块五颜六色的布,但这五颜六色,并不是织出来的,而是由许多碎布缝制出来的。奶娘以此推断,这是一户穷苦人家丢弃的孩子。

奶娘:“夫人,这孩子再这样下去,怕是命不久矣。”

苏河已经是一个三岁孩子的母亲,现在腹中又育有一子,母性的柔光让她对怀里的孩子多了几分怜惜。

“奶娘,我想把孩子收做养女。”

奶娘认同的点头,“夫人真是菩萨心肠。”

“既然是在屏栏江边捡到的,那就叫苏屏吧。” 

九年后。

落云城,焚书阁。

一个小小的黑色身影躲在昏暗的角落里,借着透进来的点点光亮,翻看手里破旧的书。焚书阁是落云城的禁地,里面封存着一些魔族的心法和有缺漏不能修行的法术,还有其他门派的心法也被收录在此,因为怕引起不必要的事端,所以放在了焚书阁封存,以备不时之需。

“屏儿,时间到了,快快出来。”守焚书阁的老奴冲里面喊道。

苏屏听到声音,随手扔下手里的书,从窗户翻出去,关紧窗后再绕到正门处。

“柏叔!”苏屏一颠一颠的跑过去,抱住柏叔甜甜的叫道。柏叔是焚书阁的看管,也是落云城中少数几个待她好的人,有什么好吃好玩儿的,都会留给苏屏。

“哎呦,我这把老骨头可不禁撞喽。”说着,柏叔抱起了苏屏在怀里。

“今日看的有点久,可是找到什么好方法了?”柏叔问。

苏屏眸子暗淡下来,柏叔就知道答案了。“没事,不灰心,还剩这么多书呢,我们慢慢看。”

落云城以武为尊,崇尚强者,武术冠绝天下,可偏偏没有仙缘,法术不行,有史以来法术最高强的,也只是修炼到渡劫阶段,而这个只差一步就能飞升上神,到达大乘的风陌,埋葬在了九年前的长鹿之战中。

“这么晚了,羽儿肯定饿了,柏叔,我去给她送饭。”说完,跳到地上,一溜烟跑了。

“这丫头,总是这么风风火火的。”柏叔看着她消失的背影,宠溺地说道。全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背影。

“咳咳……”听到背后的咳嗽声,柏叔转过来一看,立马跪地道:“老奴拜见城主。”

“平身。”苏河冷然道。说完,越过柏叔就进焚书阁去。

“娘亲,雪儿也要去。”身后,一个绑辫子的小丫头跑过去,拉着苏河的裙摆撒娇道。

“雪儿乖,娘亲很快就出来。”苏河摸摸她的小脑袋,柔声说完,走进焚书阁。

不一会儿,焚书阁的门“碰!”的一声被砸开,苏河略带怒气的出来。

“方才可有人进去过?”苏河历声问。

柏叔一听,慌忙跪下,“城主明察,老奴……老奴不知啊。”柏叔抖得跟筛子似的。

“不知?”苏河走了两步,“书架上的书,明显被动过,你说你不知?”

柏叔猜想,定然是苏屏那丫头太过粗心留下了痕迹,这才被抓住把柄。不过好在还没查到她头上。

“许是……老奴进去打扫的时候中碰到了,还望城主责罚。”柏叔跪拜道。

苏河蹲下身,“看着我的眼睛发誓。”

擅闯禁地是死罪,看了里面的东西,更是罪上加罪。万一里面的东西被传了出去,定会给落云城带来灾难。

柏叔攥紧拳头,不论怎样,都不能让苏屏出事,他抬起头,直视着苏河的眼睛,“老奴看守焚书阁的过程中,不曾见过任何人进去。”

“娘亲,苏屏不是经常往这边跑吗,会不会是她?”风清雪稚嫩的脸庞望着苏河,眼里却没有一个十一岁孩子的天真单纯。

苏河转过头看风清雪的时候,柏叔身体明显一滞,风清雪见后,眼里闪过精明,了然一笑。

“城主,苏屏小姐就是游玩时路过此地,来陪我这个老头说说话,怎会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柏叔袒护道。

“是与不是,去问问不就知道了。”风清雪眸光一闪,看着柏叔说道。

此时的苏屏,到厨房取了菜肴正在修炼室与风清羽一同用膳,对于将要到来的风波丝毫不知。

“这可是奶娘专门给咱们留的,羽儿你练功这么辛苦,多吃点。”屏儿把肉菜全部推到风清羽面前。

“屏儿,你今天一大早去哪儿了,一直不见踪影。”风清羽边吃边问。

“我去了……”苏屏刚要说,就见修炼室的门被推开。

“拜见城主。”苏屏起身行礼道。风清羽看她们一眼,不做理会,继续吃饭。

“羽儿,见到娘亲怎能这般无礼。”风清雪看着妹妹提醒道。风清羽直接无视她,连看都不看一眼。

“羽儿。”苏屏轻声示意她道。

“风清羽拜见城主。”风清羽这才站起身,朝苏河行了个十分敷衍的礼,坐下继续吃饭。

苏河见风清羽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心里气极,但也无可奈何。风清雪则是怨恨的瞪向苏屏。

“苏屏,今天你去了哪里?”风清雪先声夺人,满不客气的质问道。

风清羽斜她一眼,“一整日都与我在修炼室修炼,请问大小姐有何吩咐?”

“谁人能证明?”风清雪不死心的追问。

“我。”风清羽道。

“娘亲,你看她,怎能如此袒护一个奴婢……”风清雪指着风清羽对苏河撒娇道。

“什么奴婢!风清雪你再给我说一遍!”风清羽一拍桌子叫道。

“放肆!羽儿,怎可如此跟姐姐说话。”苏河教训道。

“我没有长了一张会说话的嘴,你是不是又要把我关起来?”风清羽冷笑道。

“你……”苏河指着她,半天没有说出话来,“羽儿,你要知道,我不止是你的母亲,我还是城主,你怎的就是不能明白啊……”苏河眼里含着泪光,心疼自责的看着风清羽。

“多谢城主大人教导,风清羽自会记在心上。”风清羽绕过饭桌走出来,恭敬地跪在苏河面前,行了个大礼。

“冤孽呐……”苏河说完,黯然伤神的离开,落寞的背影看在苏屏眼里,也有几分可怜。

“羽儿,城主和大小姐是你的家人,怎么能这么跟她们说话呢?”苏屏责怪道。

“将自己的孩子关在笼子里放到城外,不给吃喝,这就是家人该做出的事?我的家人只有你,别人,一概不论。”说着,风清羽盘腿坐到榻上,“屏儿,待我修炼至元婴,能闯过绿林谷,就带你离开这里,去人间。”

苏屏点点头,她已经偷偷规划好了路线,也想好了躲避妖兽攻击的方法,只等风清羽了,只是,她们再也等不到这个机会,因为不久后她们两人便会被分开。

——

铩羽殿内,苏河单手支着头,双眼紧闭,旁边是气鼓鼓的风清雪。

 “娘亲,肯定是苏屏从中作梗,妹妹才会这般态度,还有焚书阁,肯定也是她去的,不然她每天这么勤快的往那边跑什么。”风清雪分析道。

“好了,这件事到此为止,以后不要再提了,还有,屏儿没你想的那么坏,别老这么针对她。”苏河疲惫的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