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宝骊文学网 > 小说库 > 小王子在别处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23日

《小王子在别处》精彩章节全文免费阅读_凤皇湉湉小说

小王子在别处

作者:凤皇湉湉分类:青春小说类型:青梅竹马

易谌,我想起那天下午夕阳下的奔跑,那是我逝去的童年。很多时候我会遗憾曾经的不告而别,它让我们错过了很多原本的可能。但它也同时让我们在彼此那里都变得深刻。但近来,我渐渐地明白,原来,深刻,并不等于接近现实。我的小王子,他在别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2016年6月高考结束后)

“念念,十二点系统就关了哎!你再问问周嘉怡,代码给你发的准吗?哎呀,你干嘛不回程宫消息让他教你啊?非得自己死撑吗?”言岚一圈一圈在屋子里踱步。

电脑前愁眉苦脸的谢念闷闷回答:“嘉怡发过来的是图片,没有不准的道理。程宫?我怎么会去问他?你想得出来更馊的主意吗……言——岚——!你怎么还没去学校?你赶紧……”

“念念……老娘没什么话说了,今儿周六……”

哦,周六啊。

眼前闪过程宫棱角分明的脸,剑眉星目,一颗淡淡的眉心痣,琥珀色的瞳孔,清冷深邃的气场,以及永远的疏离感和距离感。

独独她却能从他狭长的眼尾、浅浅的梨涡和弯弯的卧蚕中,窥得他的细腻和温柔。那种温柔似乎是只有那些内心足够强大的人才能从心底里由爱而生出的暖。她知道,程宫的内心是足够坚韧、足够有力量的,他给得起温柔。

给得起?温柔?谢念想着想着又笑了一脸的咸咸的泪珠。那张俊逸的脸凝视着别的女孩子也很温柔,蜻蜓点水的一吻也很温柔,佳人在侧的背影也很温柔。

程宫,我学不来宽宏大量善解人意的女孩,我的本能就是决绝地推开你,保护好自己。

又是一阵胸闷气短,谢念看着电脑屏幕上翻滚跃动的文字,深呼吸,深呼吸,眼前又渐渐蒙上一层黑雾,攥着椅子扶手,紧紧地抓着不动,那阵黑雾果又如她所料般渐渐散去,世界又重回清明,她的眼睛里残存着几颗随着目光而动的星星。

模拟填报志愿,谢念的手心急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她就是模拟失败,也绝不去问程宫。

对了!俞皌在苏大读艺术设计,都已经是高考的过来人了。一个电话打过去,俞皌很焦灼:“妹妹,大哥是保送生。靠咱爷爷手里的推荐名额来的,没填过志愿啊。”

谢念越来越觉得这个大哥认得亏。

当初就不应该因为那些愧疚和怜惜,认下这个大哥。虽然有事儿时大哥总是能一改不着调的风范,明里暗里地帮她,但是,但是!这个混蛋,居然!告诉程宫,她要考川大!

是了是了,俞皌、宋唯希和程宫是作为威海“冉冉升起的新星”,从小一起长大,情比金坚得很。自己不分先来后到,竟以为他能替自己保守秘密?

就是一个潜伏在自己身边的间谍啊!这个大哥没白认,撮合起她和程宫来,那真是一套一套的。

大哥你的所作所为,让我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啊。这还是那个冲动暴躁,游戏人间、时刻处于崩溃边缘的俞皌吗?这还是那个为了克制住自己念头,故作机智地把茶几挡在窗户边的俞皌吗?

自从认了大哥以来,他的消沉面、挣扎面谢念再没有见过。

可无论大哥怎么想,程诺怎么想,言岚怎么想,自己高中表白墙上评出来的“最登对情侣”榜单怎么想,谢念都清楚地知道,没可能了。

就算是易谌,作为当初谢念最困难的六年里唯一的光,作为当初的谢念最想要珍惜的人,作为从来相信她爱护她伴随她的像亲人一样的人,她也一样能在受伤之后面不改色地推开他,从此再不对他抱希望。

何况是程宫?根本没有信她护她伴她一路走来的程宫;仅仅是在自己最好的年纪、刚刚懂得爱的时候,恰好遇到的程宫。

-----------------------------------------

我不会把心向一个人第二次打开。

当我敞开胸怀等程宫来的时候,他留给我的那一幕就像短刃精准无误地扎进了我毫没设防的心窝。

我自己并不是纯正的富家千金,但六年来毕竟在即墨见过了太多的万花丛中过的贵族子弟。原来程宫与他们也并无不同。还是我高估了他的爱情、他的信任、他的忠诚。

于他而言,我是他在青春期荷尔蒙分泌旺盛时的思慕对象,如果不是我,也会是别人,我不是他的非卿不可。因而他能很自然地怀疑我和易谌,很自然地去吻那个女孩,很自然地说没放下我,很自然地要和我随心去走。可我再难回首。

——2016年夏谢念

-----------------------------------------

“怎么不会?那天,你不是在旁边吗!”

言岚怔住,脑海里闪过谢念毕业典礼的那天。

她与谢念是从初中要好到高中的至交,高中两人不再同班,谢念在加强一班,言岚在平行九班,后来大家升高二时言姑娘立志奋起,留级高一。

与两人而言,班级之隔无碍,年级之隔更是无阻。谢念曾笑着说,这叫做距离的风会熄灭假爱的小火,却会使真爱的烈焰愈烧愈旺。

半年前言岚父母将言岚接回成都。谢念的毕业典礼言岚在学校请假,跨越大半个中国回即墨市第一中学参加。

刚到即墨一中门口,言岚一眼找到了大门口作为一班学生代表来接家长的谢念。谢念普通话说的好,样子也好看,且她毕竟装温柔时也能让人如沐春风,因而一班家长会要接家长向来是她领师命拿了班牌,选两三个男生打下手分批次把家长送到会场。

言岚一向想象不出谢念所描述的她的小学时代,因为从初中认识谢念起,谢念这个人就与单亲、穷困、闭塞、外表开朗而内心自卑等词语完全不搭。

谢念给她的感觉是和美的家庭、优渥的条件、由内而外的开朗性格,言岚更想象不出谢念所描述的她曾经那种窘迫的神情。

然而那一刻言岚想象到了。

准确的说是见到了。

谢念的背影站得笔直,黑白撞色的班服穿在她身上似乎要把她割裂。日头很大,太阳很毒,谢念猛地转身,收好表情,迅速拾起一抹微笑粘在唇畔:“一班家长?一班家长!一班家长请到这边,我们会将您送到一班观众席。一班家长?一班家长请到这边……”

如果不是言岚了解谢念,言岚几乎要以为谢念转身的那一刻脸上的气愤与窘迫是她自己眼花。

于是她看到了谢念身后一脸自嘲的程宫。

程宫者,即墨市第一中学男神也。程宫是即墨一中星坞文学社的社长,文学社社员将近二百,程宫是其中仅有的十来个男生里最耀眼的。那样长的好看到伤天害理的人再加上社长光环、加强班光环、年级学霸光环、气质光环、官三代子弟光环……程宫很自然的成为了“好像全校妹子都认识你”的人。

言岚不解,念念已经和程宫分手将近一年了,据念念说,已经分手的两个人现在见面也各干各事,搞不懂程宫到大门口找正在忙着的念念干什么。

言岚正打算上前给谢念安抚和惊喜,却见程宫一步跨到谢念身前:“谢念!你凭什么这么对我?”

“凭什么?凭我知道你根本就不喜欢我!你所谓的喜欢,有多少不是青春期荷尔蒙作祟?只是因为恰好是我出现罢了,即使不是我,也会是其他女孩子不是吗?我也不喜欢你,我可能也仅仅是市侩地发现你条件优越,也刚好对我的胃口罢了。可即使不是你,也会有其他的人。我们都不是彼此认定了的人。程宫,高考结束了,高中结束了,我们比这更早的就结束了。你还没醒过来吗?”

“你……在大学,还会遇到比我更好的人吗?”程少爷果然是自负了太久太久。

谢念弯弯唇角:“我……小学就有遇到。”

“嗯。我知道了。”程宫过长过黑的剑眉,琥珀色锐利的瞳孔,此时如同覆上薄冰的视线像极了漩涡,陷了旁人更陷了他自己。

-----------------------------------------

如今的念念在她的高中同学看来,也许是142分的理科语文学霸,也许是声音柔美有腔调的播音天才,也许是主席台上叱咤风云的领誓人,也许是新概念作文获奖者、星坞文学社的顶梁柱,也许是样貌好、性格好、才情好、眼光好、家境也不差的难以企及的女生。

但只有易谌见过念念幼稚的时候,见过她还没有任何气质的时候,见过她傻傻的闭塞的贫瘠的,和大千世界没有一点联系的时候,见过她窘迫无助的时候,见过她虽然最最狼狈但也最最快乐的时候。

有时候人的出场顺序真的很重要啊。

程宫如果比易谌更早出现在念念灰暗的儿时,也许一切都不一样。程宫的背景比易谌更加光鲜,程宫对念念也不见得比易谌差,程宫的样貌较之清澈暖人的易谌更显得霸气有味道。

程宫样样都好,只可惜他不是易谌。在念念最黑暗的那段时间陪在她身边的易谌,从此在念念的心里都占有一席之地的易谌。

——2016年夏言岚

-----------------------------------------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