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宝骊文学网 > 小说库 > 迷思的校园大爆炸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3日

《迷思的校园大爆炸》精彩章节目录_明治小田君小说

迷思的校园大爆炸

作者:明治小田君分类:悬疑小说类型:战斗

十分平常的早晨,凭空的校园大爆炸,导致40人死亡!...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人行道上,【他】一边入神地读着特快型报纸上关于【暮阳高中大爆炸】的头条,一边缓缓地蹲下来。马路上【呼呼——】的车声,人行道上经过的聊天声,都被他的耳朵拒绝在外。

【这是怎么回事啊?难道是恐怖袭击吗?】

【他】一边读,一边思考着。

【他】对面是一家名为【思念】的面店,左右各立着一家鞋店和干洗店。面店的门面只有十步大,然而,室内装潢明亮、配置整洁,厨房虽然与座位区隔着一面玻璃,但是视线畅通,可以看见厨房里有序的厨师和助手的工作。

座位区有六张桌子,各自是四座席,其中最靠近门口的一张上,面对面坐着一对便装男女,似乎是附近的上班族。靠近厨房的那张桌子上,坐着两个穿着暮阳高中校服的男生。其中一个留着浏海长到足以使眉毛若隐若现的发型,另一个是成熟中透露着稚气的充满朝气的短发。他们是区伯里和良田。

桌上放着两碗面汤,肉丸、香菜、面条在面汤里浸润着。筷子夹着半颗丸子悬在空中待命,因为区伯里正在嚼着口里的另一半丸子。

区伯里吞下嘴里的唾液和食物的混合物之后,右手中的筷子依然停着一动不动,接着,筷子上的丸子掉进汤里,喷出几滴汤液,落在桌面上。

“……”

区伯里被吸引过来注意力,瞳孔下移,然而只是下移而已,却面无表情。

“……”

夹着面的良田,停下手中的动作,任由热烟腾腾升起,他同情和理解地望向那颗刚刚掉进汤里的半颗丸子。就算不看向区伯里的脸,良田也知道,区伯里现在的心情。

在那个盛载着汤、面、半颗丸子的碗脚处,滴下几颗液体。液体自由地被撞散在桌面上,不久,液体相互重叠,把液体由几滴,连成一片。

区伯里的右手轻轻颤抖着,筷子几乎握不稳,就要掉下……

区伯里自下眼眶以下,直到脸颊、嘴角、下巴的部位,都是泪水。然而,区伯里依然毫无表情地盯着前方的空气……

一张白纸的餐巾,递进区伯里的视野,打断了他的沉思。区伯里抬起头来,看见向自己递过来餐巾的好友良田。良田微笑着。区伯里听见对方温柔的话语。

“别太伤心了……相信菜菜子也不希望你这样。”

区伯里左手接过纸巾,很快擦干了眼泪……

最开始的时候,只是想活下去而已——————

是十年前?还是十一年前?总之,在记忆深处,菜菜子是个像妈妈一样啰嗦的女孩子。哦不……没有见过妈妈的区伯里,根本不能解释【像妈妈一样啰嗦】这个词组的概念。所以菜菜子的啰嗦,说不定是她独一无二的啰嗦呢。

【你们干什么?快给我滚!】

在贫民窟被打倒在地的小区伯里,以为自己就要被打死。然而,拳头却迟迟没有朝自己的身体砸下来。接着,小区伯里就听见了菜菜子那支柔软的嗓音。

小区伯里抬起头来,看见欺负自己的两个坏蛋,正往远处逃命中。

凭自己一个人打倒了两个小坏蛋???而且是凭身为女生的身体?

小区伯里后来发现,菜菜子不只是多管闲事而已,而且很强。贫民窟的普通小混混甚至不敢靠近她。

——跟这个女生在一起,我早晚也要遭殃吧?

偷偷地这样想着的区伯里,尝试过离开菜菜子这个女强人。然而,他的想法被阻止了。

【放心啦,伯里,菜菜子怎么可能欺负你这个同伴嘛!】

小良田这样自信满满地说。

就算是被这么开导了,区伯里依然不相信菜菜子是好人。直到将要进入小学的那天,孤儿院的院长这样对小区伯里、小良田、小菜菜子说,

“菜菜子平时表现优秀,有机会进入贵族小学。区伯里和良田平时老是打架,只能进入普通小学了。你们有什么想说的吗?”

“可是菜菜子也打架啊!她打架比谁都厉害!”小区伯里把菜菜子的罪行披露到一半时——

菜菜子从后方用手臂将小区伯里的头锁在腋下,冷冷说,

“住口。”

小区伯里努力挣扎,可是无法挣脱,他“呜哇哇”地叫着。

“但是,院长。我不要去贵族小学。我想跟区伯里和良田一起去普通小学。”菜菜子淡淡说。

“可是,贵族学校明明已经把录取信发下来了,而且还是我当时努力跟他们谈判才争取到的,为什么你……”

菜菜子仰起头,冷冷地盯着院长。那时的小良田,看到一张冰冷得不像小孩子的脸,同时听到同样冰冷的嗓音:

“别说得好像我有得选择一样。”

院长竟然无言以对,是听懂了还是听不懂,只有院长自己知道,接着,他又听到,

“因为这个白痴离开了我就无法生存啊。”

指的是夹在腋下的小区伯里。

院长明白了。

为了照顾自己的同伴,所以选择了在一起。也正因为有得选择,所以才别无选择。

“放开我,你说谁是白痴啊!?”小区伯里惨叫着。

“区伯里就是个迟钝的白痴!”

“哈哈哈……”无法插手的小良田只能欢笑……

因为,今后又能跟菜菜子一直在一起。

三个人一直在一起……

小面店中,在舒适的装潢的支持下,整个面店内部让人心情轻松。

已经擦干泪水的区伯里,这时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没想到一个大男人竟然在公开场合流泪了,还一点都没有自觉。

“抱歉。良田……也觉得我是个迟钝的人吗?”

区伯里把情绪稳定下来问。

“怎么突然这么问呢?”

“像这样子不知不觉地流泪,果然有点迟钝吧??哈哈。”身为好友的我竟然……实在是……不好意思吖……

“不。”良田坚决说。

“区伯里是个一旦对某件事情执著起来,就会对这个世界其他事情都视而不见的人。会不知不觉地流泪,也是因为你对菜菜子的事情太过执著的缘故。不是吗?”

执著?

“所以啊,区伯里虽然成绩差,不擅长运动,人际关系也不怎么样,但是,打游戏却很在行,特别是益智类游戏。就是因为执著和专注的关系啊。比如上次一起玩的那个叫密室逃脱什么的……”

成绩差、不擅长运动、人际关系也不怎么样……> _ < 这些负面评价仿佛化作几支利箭刺在区伯里后背上。

“玩游戏也能算是优点吗?游戏根本不是现实吧?”

“但是,假如区伯里把游戏里面的推理能力运用起来的话,对现实也是不小的帮助,比如破案、侦探、做数学题什么的……”

“诶……没兴趣……”

也不是说针对特定的破案侦探数学题没兴趣啦,而是根本对这个世界很多事情都没有兴趣。

喜欢的事情不多,讨厌的事情却不少。

“相比之下,”区伯里一边吃着面汤,一边说,“良田的优点比较明显。虽然成绩差、运动差这点跟我不相上下。但是良田的人际关系好像还不错。”

“什么叫跟你不相上下?我比你厉害很多耶!”

“不过,致命的缺点在于,没什么远大的志向。

“是个只要看到别人的笑脸,就会很满足的胸无大志的男人。”

——留着精神涣发的发型的良田,有着温柔的眼睛。尽管内心有着不为人知的痛苦,但是在待人接物中,良田努力展现着他可靠的一面。脸上常挂着的是,标志性的笑容。而且是帮助了别人受人感谢之后的笑容。

”什么嘛!我好歹刚刚还在夸你,你竟然专挑我的缺点讲啊!太不公平了吧?”良田反击说。

“因为,即使别人拿良田的缺点来讨论,你也不会发脾气的,不是吗?良田就是这样一个好人啊。”

话峰突然从专挑缺点转成揭示优点,良田反应过来的时候,脑袋微微一热红了脸……

“……干嘛突然说这个……”

良田努力掩饰说。

“呦,你们也逃出来了吗?晚自习什么的真无聊到死啊。”门口传来一个熟悉的嗓音。

良田抬起头,看见两个同样穿着暮阳高中校服的男生和女生。

男生校服的衣领有一道绿色的镶边,是改装版的衬衫,女生校服的衣领则是有一道粉红的镶边。发型竖起,双眼放射着耀眼光芒的男生是保利特。戴着黑边眼镜,有点腼碘地跟在身后,并且留着马尾、浏海像蕨类植物的长叶一样垂在两个额角的女生是睫思。

“那个……你们好,哦不,该说晚上好才对……”她有点语无伦次地打招呼。

区伯里和良田无语地仰望着她。

“不用特地纠结这种事啦,睫思,放松一点。”保利特努力消除尴尬的气氛。“我们可以坐这儿吗?”

指的是四人桌上,除了被区伯里和良田占据的两个靠墙座位之外剩下的两个靠通道座位。

“当然,别客气。”良田自然地招呼说。

坐下之后,很快点了餐。爱说话的保利特,双眼放光般说,“学校真不人性化。白天才发生那种事,晚上竟然还若无其事地要求学生上夜自修。正常的学校应该会让学生中止学业,避免遭受危险才对。不是吗?”

他的视线指向区伯里,区伯里只是沉默地吃着面。接着,他视线指向良田,良田自然地接下了话题:

“这么说也有道理。但是,学校大概不希望学生因为这件事被影响学业吧。”

“总而言之,我就是受不了这种学校。”保利特自言自语一般抱怨起来。“说不定,下一个爆炸的班级就在今晚也不无可能啊。”

保利特随意地把右臂当成支架,下巴靠在右手上,这么说道。

这是什么意思?

——区伯里和良田的视线集中到保利特脸上。

“近来这座城市一点也不安全,你们不觉得吗?而且北郊区似乎有恐怖分子。这次的教室爆炸事件,说不定跟那些恐怖分子有关。”

什么??

区伯里和良田盯着保利特。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