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宝骊文学网 > 小说库 > 总有套路得人心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2日

《总有套路得人心》精彩章节目录_鲸鱼玖玖小说免费阅读

总有套路得人心

作者:鲸鱼玖玖分类:古言小说类型:宠文

我走过最深的路莫过于你的套路!满是套路的世家小姐趣斗心机深沉的王爷,一场大战即将来临,请各位看观做好准备。作品更新时间:前十五章采用不定时更新但每周六必更一章。十五章以后才去日更(23:30以前)如若无法及时更新的会发请假条。...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所有的世家小姐都说缘分是最美好的事情,但在我看来缘分就是渔夫撒网的时候发现网破了,买糖葫芦的遇上了暴风雨,耍猴的被猴耍,你发现老婆和隔壁老王有意思!等等最后那点有点跑题,反正就是灾难现场。为什么我要嫁的人不是我喜欢的人而是讨厌的人呢!天妒英才啊!苍天捉弄啊!哎呀呀不能喊了,再喊就要被那家伙听见了!”

本来呢两家结亲家里的族老们总是要见上一面的,但是对面是皇亲国戚言言家充其量不过是端着乌纱帽的小家族,这天差地别自然是没得说。所以至结亲的前一刻他们都不曾见过面。照言言的性格本来是死活都不肯答应这样的结亲的但家里死乞白赖的她也没了法子。不过就这样怎么能让言言屈服呢。在结亲的前一天她偷偷的联络上了在“道上”混的一些狐朋狗友,让他们在结亲的当天搞些乱子她好趁机逃跑,至于这捣乱对象的真实身份自然是保密的。

结亲当天言言在镜子前细细打扮这,一身鲜红的嫁衣衬的言言本就白嫩的皮肤更加的娇艳,粉嫩的薄唇在胭脂上轻轻抿下渲染上嫣红,两腮有点微醺的红从晶莹的皮肤下透出来,宝珠凤钗环绕发髻。纤细的手指捻起桌上的却扇遮住面庞,远远走来竟不知所见了哪位仙子。往常的言言都是大大咧咧没得章法的但是这一扮上新娘子倒有点仙气飘飘。这好似仙女的样子让人见得十分向往,当然仙子是不可能的————言言为了防止今天行动失败早早的在大袖子里放了各种迷药还有一套男人的衣服,所以一边的袖子总是鼓鼓的感觉有什么快掉出来了。走到门口迎亲的并不是景王爷而是他的表弟镇北将军,这镇北将军虽然样子俊美但身上的肃杀之气难消总让人害怕。

言言看着这娶亲队伍的阵仗庞大担心截亲的人怂了胆子不敢来,不过她想道上规矩一诺千金,刀山火海也得闯,总不至于坏了道上的名声吧。果然送亲队伍走到主街上一群人涌了上来,其中一个往天上撒了一大把的碎银子,百姓们看着纷纷冲了过来一下子就把整整齐齐的队伍给冲散了,就算矫健的镇北将军也是无奈之极。言言见情势大好趁机从袖子里掏出男装换上,抹了妆拔了珠环合着嫁衣一起塞进了布包,束好发髻从后门溜出混入人群。言言一早便想好了这样只能算匪徒截了新娘与宫家也就脱了关系,虽然毁了女儿家名声但是他可以永不变回女儿身从此流浪江湖四海为家,想想便是快活恣意。待言言一走远便有人发了信号所有的人都从簇拥的人群中俨然而去。

言言背着沉重的包裹一路狂奔,一时跑出了城到了郊外。这时镇北将军已经发现新娘不见脸色实在难看,嘟囔道:“完了完了,这个二哥非生扒了我的皮不可。”他立刻组织全部士兵搜索全城,一炷香过去了一无所获,无奈只能把这个消息传给肖景。

言言把玩着手里的玉佩优哉游哉的在林间闲逛,突然远方一阵马蹄传来,言言心里一紧立刻闪进了树林。言言远远地观望着声音的来处,来人身形高大挺拔应该是个男子。紧接着身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一下子竟到了百米之内。那人厉声道:“出来!”言言吓得一个激灵慢慢的从树后走了出来,说:“兄台有何要事?”那人眉头紧蹙闷声说:“你就是那小贼!”听到这话言言才看仔细了来人的脸,这个脸好像是上次撞到的有健壮胸肌的男人。言言心想:打不过啊,怎么办,大小姐笔录有言————打得过耍流氓,打不过溜得快,跑不过认怂快。言言立刻双手抱拳举过头顶:“公子饶命,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公子,望公子饶命。”说着就噗通一声利落的跪在了地上。男人一看一时惊奇这人上次还理直气壮这次怎么……男子说:“我并没有要拿你见官我只是要问你有没有见到待着宝珠凤钗穿着嫁衣的女人从这经过。”“你是景王爷的手下!”言言脱口而出但觉不对立刻补充道:“这弄的满城风雨的众人皆知。”虽然言言及时补救但是男人还是对他产生了怀疑————他觉得这人一定知道些什么,于是一个箭步凑近言言笑着说:“见了两次面也算有缘,请问兄台姓名?”这一凑近男人发现言言的耳垂部竟有细小的针眼。

言言笑着说:“我叫宫……龚义。”这一结巴让男人更加笃定自己的怀疑了,男人偷偷一冷笑说:“哦,龚义啊。”拱手又说,“在下肖景。”“肖……肖……”言言结结巴巴的吓得不轻。肖景调笑道:“怎么兄台认识在下。”(肖景毕竟是个王爷一般平民只知景王爷不知真正名讳)言言狠狠的咽了下口水湿润了嗓子,故作镇定的说:“不识,只是肖姓是国姓一般人不会是这个姓的,一时震惊一时震惊。”肖景说:“兄台怎知我一定是这个肖而不是萧条的萧呢?”言言被堵的语塞不知从何说起,现在言言满脑子就一个想法————溜之大吉。言言干笑两声道:“兄台看你有急事不如你先忙,我……我们有缘再会!”一说完言言便猛一转身,可是一只脚还没迈出手便被人紧紧的抓住了。言言回头笑道:“兄……兄台……还有何事?”肖景一脸游戏的说:“我确实有急事,不过更急的是我的未婚妻子逃走了,家中父母又催得紧,我看兄台有几分姿色不如扮作我的娇妻骗过父母。”言言一听这话脑子一片嗡鸣:竟没想到堂堂景王爷竟好男风!本就白嫩的脸上一阵青白色说:“兄台我并无此爱好您还是另寻良缘吧。”肖景本想再欺负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家伙,不过时辰不早了若被父皇和母后知道那宫家便是大罪了。肖景突然收住了游戏的神色黑下了脸,说:“宫言言你有完没完,你是想让你宫家灭门吗?”

言言原地一震明白自己身份被拆穿了,这下到理直气壮了:“什么王侯将相,只要我宫言言不想嫁的人没人能逼我嫁!”肖景看着这小东西竟觉得有几分可爱,但立刻回了神说:“你难道不顾你们宫家上下百口人吗!”言言气愤道:“要不是因为这个,我早就撕碎了诏书远走天涯了。”肖景步步紧逼,说:“那你是嫁还是不嫁!”言言大声道:“嫁!”言言又说,“为什么不嫁?我宫言言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没有怕过,我宫家大大大小姐怎么会怕你这么一个小王爷呢!”肖景听着竟一时没收住笑了出来,心想:这小家伙是哪来的胆量,竟觉得他一个当红王爷比不过她一个朝臣之女,真是又可气又好笑。言言说完后其实也觉得自己有点过了,可能是以前习惯了。(以前只要有人敢欺负言言,言言就会大喊我堂堂宫家大小姐会怕你等,一为壮胆二么她也确实这么认为。所以这次么是说遛嘴了。)但是人么气势不能输,说出去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只能这样了。

肖景坐在马上将言言一把拉上了马。马匹飞奔进了一家驿馆,言言疑惑问道:“为什么先来这?”肖景上下打量了一番宫言言说:“你就想穿成这样和我成亲,我可不想让父皇母后还有朝臣们以为我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听肖景这么一说她看了一下自己确实现在的样子完全是个玉面小生的模样,而且还算男子中有些姿色的确实不好。肖景说:“妆容什么的是来不及了但是钗环和嫁衣必须穿戴好,否则堂堂王妃这幅模样太过丢脸!”言言把腮帮子吹的鼓鼓的像极了河豚,满肚子的怨愤。肖景看着言言这幅模样经露出了宠溺的笑容,但在发现言言炙热的眼光后立刻收了回去,说:“快去换。”言言虽见过貌美男子无数,但是这么冷峻又帅气时而又会流露出温暖神色的还真是绝无仅有、绝无仅有,一时之间看呆了。听到肖景的声音突然如梦初醒,接踵而来的是更加愤怒的说:“好!我去!”

言言刚刚走近房间脸颊热乎乎的,她想来一定是被肖景这个腹黑的臭王爷气得。言言迅速的换了嫁衣整理了发髻。当言言从房间走出来时肖景竟看呆了。本来言言的五官就是极为精致的,扮的男妆英气十足。肖景没想到女妆的言言是截然不同的一番光景,虽然没有任何妆容,但反而显得可爱又恬静还有几分俏皮。肖景拿起茶案上的红盖头一把盖住了言言的脸。言言被狠狠的一砸骂道:“干嘛!”肖景说:“不入新房不得掀盖头!”这命令的口吻简直让言言想把肖景就地掐死,可是有打不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