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宝骊文学网 > 小说库 > 今天的我也在逃避妹妹的追杀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1日

《今天的我也在逃避妹妹的追杀》精彩章节目录_铃兰花毒小说在线阅读

今天的我也在逃避妹妹的追杀

作者:铃兰花毒分类:校园小说类型:百合

顶撞神明的我被惩罚前去拯救无数的妹妹们,可是这种一拳就能捶死我的妹妹是在闹哪样?我明白了,这就是那个吧,大逃杀对吧?一定是这样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上学的流程对于我来说并不算轻松,即使在昨天妹妹已经带领我找到了学校的路线。

已经太久没有上过学的我根本就没有任何开学的记忆,我甚至不知道去了学校之后应该做什么,好在有着妹妹的提醒我将学校早就要求预先买好的制服穿在了身上。

“织佳不去学校吗?”

在我还没有醒来的时候妹妹就已经提前做好了早饭,在我享用完一顿美食准备直接空手出门时,妹妹赶紧上前拦住了我,并将一个侧面还挂着可爱玩偶的书包递了上来,感觉就像是电影中给丈夫递公文包的妻子一样,这样的感想一经生出后我便立即察觉了不对,向着自己身后的妹妹询问了起来。

看她的样子不仅没有换上学校相应的制服,也没有出门的打算,甚至连挂在自己身前的围裙都还没有取下。

“姐姐在说什么啊?”

妹妹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困惑,她歪着头有些不解地看向了我,“我不是一直都没有上学吗?”

“一直都没有上学?”

我将妹妹的话重复了一遍,事实上我现在并不能很好地理解她的意思,一个正常的女孩子到了读书的年龄怎么可能不去上学呢?

“是啊,一直都没有上学,因为学校很可怕。”

妹妹并没有因为我的奇怪问题产生别的想法,而是向我解释了起来,“姐姐难道忘了吗?我只要去学校就要受到欺负,所以最后姐姐就要求我不要再去了啊?”

——找不出应对的话来,事实上我有些被妹妹的话镇住了,作为一个姐姐甚至没有在日记中提到过这种事。

随意决定自己妹妹的人生的这种行为,难道在她原本的姐姐眼中是什么不值一提的事情吗?

“我知道姐姐是为了我好,所以事到如今姐姐不需要再动摇的,再说了等姐姐从学校回来不是可以亲自教我读书识字吗?”

眼前的妹妹好像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在说些什么,或者说她根本就不明白自己曾经的姐姐对她做了怎样的事情。

——最终,我还是一句话都没能说出口,尽管愧疚之情就快将我的头骨冲破了。

我没有资格替妹妹做什么决定,更没有资格代替原本的姐姐去更改决定,对于她们两个的过往我提不起勇气去理解,更提不起勇气去改变。

就这样我整个人浑浑噩噩地踏出了家门,并用手机给当前的地图定位截了一张图。

我害怕回程的时候会迷路,实际上我在烤肉店时也做了同样的事情,毕竟这里并不是我真正的家。

好在我的记忆还算管用,很快就找到了我今天应该前往报道的学校,残破的铁门没有任何的变化,就好像在拍摄恐怖片一样,更为微妙的是学校门口没有看到任何的人影,就好像是我记错了时间一样。

“羽、宫、诗、音!”

正当我想要踏入学校查看一下到底是什么情况的时候,身后便传来了一个犹如恶鬼般的声音,或者说哀嚎。

在加上学校本身就有些阴森的氛围,让我整个人都在原地呆愣了几秒,随后才反应了过来,对方口中所叫的正是我现在的名字。

待我有些僵硬地回过身后,才发现对方的确和恶鬼没有什么区别,披散下来的头发几乎将整张脸都遮住了,让我完全看不出来人的样貌,好在从声音和体型还能辨别出对方的性别,不过看她的样子似乎和我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有着什么间隙?

看起来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也并不是将所有事情都写入了日记中,至少眼下这件事就根本没有提到过,这让我又想起了妹妹并没有上学的事情,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在写日记的时候到底是以什么为标准的,除了那个至今搞不明白的游戏外,其他事情好像在她的心里并不是那么重要?

“抱歉,你是?”

完全不知道对方名字的我,只能尴尬地朝来人回以了一个微笑,事到如今也只好重头开始认识,如果能就此将双方过去的不愉快彻底抹平的话,对我来说也并不是什么坏事。

“你这家伙,故意的吗?”

似乎是被我的话所激怒了,披散着长发的女生连一开始故意拉长的尾音也直接放弃掉了,“对我做出那种事情,最后还忘得一干二净,羽宫诗音,我记住你了,好好享受你的学园新生活吧,不要死的太早了。”

不不,这种事情不需要提醒,如果真的能够就这么死掉对于我来说恐怕算得上是一件好事。可惜的是我在早晨起床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用日记本存了一个档。

我可不想在死了之后从起点重来。

“所以现在可以先将名字告诉我了吗?我还想要以后和你好好相处。”

这样的行为并非挑衅,而是我真正的想法,我并想在这个对我来说完全未知的世界中随便树敌。

“好好相处?”

披头散发的女生嘴里发出了夸张的声音,就好像是在嘲讽我一样,“你该不会忘了我是因为谁才变成这副模样的吧?”

“抱歉,尽管想不起来过去发生了什么,但如果是我做的不对的话我想对你说声抱歉,并不是想要祈求你的原谅,如果可以的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弥补过错的机会。”

“羽宫诗音!”

我的发言并没有让眼前女生的怒火平息,相反的她看起来好像更加气恼了,“我不需要你的道歉,更不需要你弥补什么!”

——所以说我才觉得这个年纪的小孩很难相处,如果是与我置气的话好歹也告诉我一个置气的理由吧。

“沐禾,给我记好了。”

然而,一开始并不打算告诉我名字的少女,最后在路过我身旁的时候,还是咬牙切齿地说出了自己的名字,“要是下次再忘掉的话我会杀了你的。”

现在的小孩子动不动就喜欢用这种话来威胁别人吗?难不成她没有考虑过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个死不掉的家伙?

望着率先踏入学校大门的古怪少女,我有些恶意地想道。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