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宝骊文学网 > 小说库 > 黑环之塔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1日

《黑环之塔》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初X50小说

黑环之塔

作者:初X50分类:魔幻小说类型:战斗

她于祈愿中诞生,在杀戮中沉沦。被称为慈爱与救济之女神的她,直到最后,也没能理解何为爱、何为拯救。亲眼目送着折断的羽翼,化作黯淡的光辉在苍穹盘旋,任凭身体坠落,向着那绚丽的凡间——如果化身为人,能否理解爱为何物?这样想着的她,闭上了双眼。...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踏出教堂的大门的时候,天色已经黯淡下来。 视野里是一望无际的方形建筑,棱角分明、错落有致,寂静的街道上没有丝毫声响,笼罩在一片橙色的晚霞中,散发出寂寞的气息。

传说中的学院研究区,就是这样一个毫无生气地方。

根据地图推测,这里应该坐落在一片森林的中心,沿着正南方走出学院区,就能看到一条林中商道,不远处就有马车驿站。从那里回到学院,大概要花2个小时。

我一边照着地图缓步前进,一边整理着今天的情况。

根据少女的说法,我在教堂里整整睡了六个小时,那么晕倒在这里的时间应该是中午一点左右。也就是说,我是在正午出现在这个研究区的。

…但是,那之前的记忆便是一片空白,为什么会来这儿,如何到来,全都想不起来,强行去回忆,大脑就会隐隐作痛。再往前回想,只能勉强记得上床睡觉的场景。

也就是说,我是在睡着后被动的手脚。

虽然不知道对方通过什么方法将我搬运过来,但是可以确定,研究区的游荡都是我在催眠的状态下无意识的行动。

那个对方是谁…?

为什么要这么做?

脑海中已经有了一个答案。黑白级别的魔法师,精神系魔法专家…一切似乎都合情合理。

但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自己…似乎忽略了一个重要的地方。 那是从一开始就伴随在少女身上的违和感,但是不管我怎么思考,也想不出什么结论。

说到底,目前掌握的信息还太少,采取行动必须小心翼翼。首要任务,应该是调查清楚少女的身份。要得到她的情报,得从这个研究区入手…

“……别动。”

“!!”

思考被一声细小的声音打断。

下一秒,我才感受到脖子处传来的一丝冰凉。 一瞬间意识到自己的处境,我赶紧举起了双手。

完全没有感觉到……

靠近身后,拿刀架向我的脖子,这一连串的动作,没有发出丝毫气息。声响、杀气,甚至连魔力源的靠近,我都完全没能察觉。

隐藏魔力的方法有很多,用特殊魔法掩盖、模仿环境魔力,这之中绝大部分我都能在一瞬间破解,这是自诩为隐秘系专家的我的得意之处。

然而今天,我已经在这个研究区被打了两次脸。

“为什么出来了?”

背后的人再一次出声。我这才注意到,这是女性的声音。跟教堂里的少女不一样,是不带丝毫感情的,冰冷的声音。

“………”

或许是因为没感受到杀气,即使被刀架着脖子,我的思考也格外冷静。她问我为什么出来了…从哪里?那座教堂吗?

也就是说,这个人知道我进入了教堂,而且认定我不应该这个时间从里边出来吗?

那么十有八九,她跟这座教堂有关联,并且一定意义上跟那个黑白的魔法师有关系。如果是这样,我的回答也很明了了。

“是那位所长…莉特.芬丝蒂露派我出来的。” 我努力回忆起少女的名字,一字一顿地说道。

听罢,背后的人沉默了。

不一会儿,脖子处的冰凉感消失了。对方似乎挪开凶器后退了两步。

看来是正解。

我赶紧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转过身去,看到的是一个覆盖着斗篷的身影。

身体跟脸庞都隐藏在阴影中,只能勉强从身高来判断,是个年纪不大的女性。但是这装扮…看上去也太可疑了。

虽然在这种地方出现的我也很可疑就是了。

对方似乎打量了我一眼,没再说什么便转过身去,见她作势离开,我赶紧出声挽留。

“喂,你……”

可是她并没有理会,眨眼的功夫便消失在视野中。仿佛幽灵一般,来无影去无踪。

这是真的…如同字面意思上的消失。不用吟唱的传送魔法?还是用什么手段隐去了身姿?

……这家伙绝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我摸了摸还留存着些许痛感的脖子。

学院研究区……真是个充满怪物的地方。

这样想着,我朝着预定的路线加快了脚步。

——————————————————

回到学院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夏天的黑夜总是来得很晚,即使过了八点,也能在路上看到不少游荡的学生。一天的课程基本结束,宿舍门禁之前,大部分学生都会选择在室外打发时间。

——本应如此才对。

“咦?”

踏入学院的瞬间,我察觉到了异样感。

没有人…

学院北大门连接着广场,在我的印象中,这里随时都是一股热闹非凡的景象。

但是现在,没有人。

街灯依旧开着,喷泉也没罢工,明明应该是最热闹的此刻,却连一个人的影子也看不到,整个广场寂静无比。

在我的印象中,只有出现院级的特大事件时才可能发生这种情况。所有学生被强制聚集,或是施行宵禁。这是极少…可以说根本不会发生的情形。

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学院发生了什么吗…?!

背后流出了冷汗,我提高警觉加快了脚步。

“啊,这难道是桑尼同学?”

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将我的动作打断。

转过身去,看到了一位一脸惊讶的老师。大概是因为我在学年里小有名气,他仅仅从背影就认出了我。

“博格老师…”

我勉强回忆起他的姓氏。

虽然没上过他的课,但这个人在魔力学科方面的造诣颇深,人又年轻,在学生中人气很高。

“桑尼同学…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他一边朝我靠近,一边发出疑问,“现在还没有通知复课呢。”

这一次换我一脸惊讶。

回来?复课?

“抱歉…我不太明白你说的意思。”

“咦?你难道不是回老家了吗?”

……

不对劲。

两人之间的对话显然不成立,这八成是建立在情报差异的基础上。 我既没有回过老家,也不知道什么复课,从博格老师的反应来看,原因应该在于我没有掌握本应拥有情报。

“现在的西区,是停课了吗?”

我反问到。

“不,整个学院都停课了哦。咦,你会不知道吗?因为你一直不在宿舍,学年已经判定你回去老家了。”

“……”

停课。而且是范围大至整个学院的停课事件,这绝不是听后能够一笑了之的情况,要知道,这个学院本部,本身就是这个国家的首都。其市民,也就是容纳的学生人数达数十万。这种规模的停课,难以想象其背后牵扯了多少东西…

“原因呢?”

我追问道。

“原因?”

“停课的原因是什么?”

博格老师变得匪夷所思,“桑尼同学,你也太专注于自己的课题了,发生这么大的事情都没有听说啊。”

虽说我的确曾有过为专研理论而好几周闭门不出的情况,但也不是与世隔绝。而且最近…并没有感觉到会演变成突然停课的氛围。

大概是看到我一脸疑惑的表情,老师叹了口气,“是因为学院长被关押了。现在的学院,学院长一派跟元老会一派正战得不可开交,整个上层几乎处于瘫痪状态,不少师生也纷纷站明立场。在这件事整顿完毕之前,复课大概是不可能的。”

也许是嫌麻烦,可以听出他的解释精减了很多东西。但光是这些内容,就足以让我惊讶得说不出话。

魔法学院毕竟是一个庞大的魔法师组织,内部之间存在观念分歧和利益冲突是理所当然的。据我所知,代表了学院历史与根基的元老会跟实际进行行政管理的学院长一直关系不好,但是一下子发展到了一方被囚禁的程度,是我完全难以想象的。

听起来也太荒唐了。

但这位年轻的教师看上去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感觉也不像是在说谎……那么,仅仅是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整个学院就突然陷入瘫痪了吗?发生得 如此迅速,一定有什么重要的转折点…

“为什么学院长会被关押?元老会的权力还没有大到能够无由地对那个人动手吧。”

“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我只是一介讲师,并没有接触上边事情的机会。”

“可是……”

“桑尼同学,”正想追问,博格老师打断了我,“我本不应该跟学生透露这么多的。现在的学院正处于极度混乱的状态,有很多不怀好意的外界势力趁机渗透了进来。如果你能不添乱就再好不过了。”

“……”

说得这么直接,也就是说根本不信任我吗。

“虽然不知道你突然回学院是要干什么,但希望你能待在宿舍安分地等到风波结束。” 这么说着,他拿出怀表看了看时间,似乎想要结束跟我的对话。

看起来从他身上是得不到更多情报了。

“我明白了,博格老师。” 我向着这位年轻的男教师鞠了一躬,“那么我就回宿舍了。”

“恩,最近哪个地方都不太平,桑尼同学你也要多加小心哦。”他笑着向我挥了挥手。

多加小心…

最应该小心的就是你这种家伙吧。

我在心里想着,默默地转身离去。

这个人…从一开始就一直在试探我的立场,看样子在这场政斗风波里也扮演了某种角色。而他的任务,大概就是就守在学院门口监视出入人员,一旦认定某人处于敌方立场,便不会轻易放他进入。

因为我的学年顺位偏高,这些人都阅读过我的资料,才这么简单放过了我吧。毕竟在学院看来,我只是个一心钻研学术,没有主张的高材生罢了。

事实的确如此。

放在平时,外界不管发生了什么我都不会感兴趣,只要不影响我的作息就完全没问题……但是这一次,我不得不在意。

因为事件已经发生在我身上了……学院瘫痪的同时,我被人催眠送去了研究区,这不可能是巧合,两件事情必然存在某种联系。而这背后,肯定还有某种计划和阴谋……

也就是说,我已经陷入事件中了。如果什么都不做,只会任人摆布。

我绝不能坐以待毙。

——————————————

大概二十分钟后,我到达了目的地。

由于半路上的遭遇,我并没有乖乖回到宿舍睡觉,而是径直来到了离得最近的西区第七图书馆。这里跟中央图书馆不同,是学年管辖区的附属设施,一天24小时都不会闭馆,但是收藏的内容基本相通。

通过特殊的术式记忆书本内容,保存到魔力池中,再通过特定频率向外传输,在其他纸张上再现出来。这项学院发明的技术被称为符号投影,虽然只对文字适用,也已在世界各国推广开。

也就是说,在这个小型图书馆中也能阅读中央书库的东西。

踏进大门,便能看到幽幽的灯光。为了保护书籍,图书馆里禁止明火,自然不能使用油灯,取而代之的是珍贵的蓝荧石。所以到了晚上,馆内的采光并不好,访客自然比不上白天。

即使如此,今天也过于冷清了…

按照博格老师的说法,不少师生因为停课,为了避免被卷入纷争都暂时离开了学院,而剩下的人也大都不愿意晚上出门吧。

所以,这个图书馆被我一个人包场了。

“还挺吓人的…”

小声咕哝着,我快步走了这栋阴暗的建筑。

要弄清楚我目前的处境,必须从现在的环境开始了解,学院究竟发生了什么?跟研究区有什么关系?那个黑白级别的魔法师到底是什么人?

大都都是无处可寻的情报,现在的我只能在书库种寻找蛛丝马迹——也就是撞一撞运气。使用符号投影系统的搜索功能,把今天遇到的情况整理出关键词依次查找,在庞大的资料量中追发现有意义的内容。 怎么想都是个大工程。

但这是我唯一能采取的办法了。

————————————

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我在阳光的照耀下睁开眼睛。

“好热……”

这是身体发出的第一个感想。

这个岛国的夏天气候变化无常,虽然晚上还算凉快,太阳一出温度就会飙升。虽然平常都会用简单的魔法恒定体表温度,但一旦睡着就容易中断,所以我把宿舍的床安置在了阴暗的角落。

不过今天,我似乎并不是从床上醒来的。

擦了擦口水,我从桌面上蹭起身,张望四周。这里似乎是……图书馆阅览室的独间。

对了,我昨天查阅东西看得太晚,直接在这里睡着了啊。运用桌上的这台投影工具,搜索书库中的资料,虽然比直接找书方便了很多,但也要消耗大量的魔力作为驱动。 现在的我就因为魔力用得太多,整个人都疲惫不堪。

不过,收获还是有的。

经过一晚上的努力,我已经掌握了不少重要的情报。其中最重要的,便是关于少女…那位外表是个少女的大魔法师的信息。

学院的魔法师被分为七个等级,而黑白级是超脱于这之上,不会在人世中露面,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人物。

等级决定了一个人在学院中的地位,而根据一些不确定的情报,黑白级的地位与学院长相当。虽然不能明面上干预管理,却能在背后影响整个学院的政策。也就是说,拥有这种身份的那位少女,不可能没有参与这场学院分裂的风波。

关于她的具体信息,自然没被记录在书库中,但我发现了不少相关的内容。

首先是那座外表是教堂的研究所,少女称其为“斯库埃尔第三大魔导术研究团”。虽然这个研究所的资料理所当然地被隐藏了,但我却找到了相关魔法的信息。

“斯库埃尔第三大魔导术”,也被称为“旧世之神的净化”,是传说中毁灭了上一次人类文明的禁忌魔法。斯库埃尔依据文献跟自己的想象,写出一大堆术式理论妄图还原那个“净化”世界的魔法,虽然至死也没有成功,但还是有不少组织接管了这项研究——其中就包括了学院。

研究的具体内容自然没有查到,但既然被称为神的魔法,区区人类怎么可能轻易达成,所以那栋研究所大概处于更加虚幻的定位。

然后就是,那个少女的名字——莉特.芬丝蒂露。刚听到时我就觉得熟悉,其实这个“芬丝蒂露”并不是被记录在案的姓氏,而是一位神明的名字。这位神明被叫做“慈爱与救济的女神”,其信奉组织名为“女神教”,大都存在于一个远东国家,而且数量稀少,非宗教人士没有听说过也不奇怪。

虽然没有证据,假如这位莉特.芬丝蒂露是女神的信奉者,又正巧在研究所谓“神的魔法”,便让人不得不联想到芬丝蒂露女神与这个禁忌魔法的关系。也就是说,她不仅是怪物级别的大魔法师,背后还有宗教组织的支撑。

这样危险的人物居然成为了学院的高层……学院是真的想达成那个魔法吗?毁灭人类文明级别的魔法对他们究竟有什么好处?

答案很简单,他们只是想把力量握在手中罢了。而且如果我没猜错,掌握了这项研究的应该只有学院的一方势力…或者说整个研究区都处在那一势力的手中。在两个势力明确决裂的这个时点,少女找到了我,即是说我已经被卷进某个阵营里了。

“………”

分析了这么多,也只得到了一个不确定的结论。但是我不能处处处于被动,直觉告诉我,只要走错一步,都会面临灭顶之灾。

我摇了摇头,努力让大脑清醒。虽然身体的疲惫还没有消去,不过我也没时间坐在这儿休息了。

少女派给我的任务是“去凯尔特镇买回乌贼饼”,这个指示不可能仅是字面意思,但其中的深意再怎么想也猜不出来,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关上房间的蓝萤石灯,我叹了口气,便站起身推门而出。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