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宝骊文学网 > 小说库 > 齐少偏偏要宠我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20日

《齐少偏偏要宠我》精彩章节目录_芊念小说免费阅读

齐少偏偏要宠我

作者:芊念分类:总裁小说类型:豪门世家

妹妹离奇坠亡,父亲和后妈为了家族利益将她嫁给素未谋面的齐家少主。为了调查妹妹的死因,她只身入虎穴,可是...等等,这只“老虎”怎么和传闻的冷血无情完全不一样?夜深,齐宅,齐元白宠溺的看向怀中的苏梓安,“老婆大人,俗话说做戏做全套,你看我们是不是该生个宝宝给岳父大人看看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苏梓安挽着齐元白的手,走近宴会厅,一出现,便吸引了宴会厅中所有人的注意。

一身纯白色的礼服,让她看起来如同堕入尘世的仙子,头发被盘起,露出雪白纤细的脖颈,上面的红宝石镶钻的项链璀璨夺目,却丝毫不显俗气。

作为齐氏总裁的齐元白众人自然认识,虽然他甚少出现在社交场合,但是俊美的外貌却让人影响深刻。让他们好奇的是齐元白身边的女子,虽然外貌气质出众,却是他们从没见过的。

丝毫不在意旁人的目光,齐元白低声对苏梓安说道:“等会文和集团的副总会来,我们打完招呼就走。”

“好。”点了点头,苏梓安回答道。

她之前还以为需要一直待在宴会里,没想到只是走个过场。

但是……

如果只是过场,齐元白为什么一定要让自己跟来?

答案很快就出现了,在和几位文和集体的高层寒暄完之后,一个娇媚妖娆的身体进入苏梓安的眼帘。

“元白,好久不见。”来人身着黑色的晚礼服,衬得肤若凝雪,酒红色的波浪大卷配上一双大眼睛,让她整个人散发出清纯的诱惑。

“段小姐。”对于她的出现,齐元白并不意外。

娇笑一声,段依娴嘟起嘴巴,带着几分撒娇的意味:“我们之间可是有婚约的,需要这么见外吗?”

闻言,苏梓安心中一惊,转头看向齐元白。

只见男人的笑容不变,对她说道:“段小姐真会开玩笑,只是当着我妻子的面这么说,我回去可是要遭殃的。”

“啊!?”段依娴闻言,故作惊讶地看了看苏梓安,仿佛刚刚发现她的存在一样,接着低笑一声说道:“我又没说错,我们之间本来就有婚约。”

说着,见到齐元白的脸色渐渐沉下去,立刻补充道:“不过,我相信苏小姐并不在意的,对不对?”

作为段家的大小姐,段依娴从小到大过的是金尊玉贵的生活,自从两年之前在一次宴会里对齐元白一见钟情之后,就回家磨着父亲去齐家提亲。

段家虽然不像齐家那般是顶级豪门,却也差不到哪里去,因此多方衡量之下,齐元白的父亲齐宏维答应了段家的联姻。

只是这件事情,被齐家老太爷齐安国按下了。

但是从此之后,不管到哪儿段依娴都以齐元白未婚妻的身份自居,齐元白不愿意在这种小事上跟一个小女孩计较,因此也没有说话。

见他沉默,段依娴便以为是默认,行事更加嚣张。

谁知一个星期之前,齐家突然传来消息,齐家大少爷迎娶了江城苏家的二小姐。

这对于段依娴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哪里能甘心?

因此得知这次齐元白要带着他的新婚妻子来,便特意找人要了请柬,她倒要看看,一个小地方出来的女人,怎么就入得了齐家的眼。

“他婚前的事情,我不在意的。”将重音放在婚前,苏梓安的意思很明白,不管之前如何,现在她才是齐元白名正言顺的妻子,齐家的大少夫人。

没想到她会有这样的反应,段依娴挑了挑眉,继续说道:“听说苏小姐从江城来,想必很不习惯吧?人家都说新婚燕尔,可惜前段时间元白忙着和我们集团的合作,好几天没回家,我劝回去陪陪你,他也不听。”

原来婚后的那段时间,他和这个女人在一起?

“段小姐是文和集团的项目经理。”齐元白开口说道,像是介绍,又像是解释。

文和集团是段家姻亲文家的产业,知道文和同齐家合作以后,段依娴便专门进了文和上班,就为了能和齐元白多接触。

“工作比较重要,他以后还有很多时间陪我的。”苏梓安一听,便知道这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于是笑着讲话挡了回去。

连续吃了两个软钉子,段依娴有些忍不住了,开口就道:“这里可不是江城,元白每天那么忙,以后都不会有时间陪你的,苏小姐还是尽早习惯的好。”

闻言,苏梓安转头看向齐元白,笑着问道:“真的吗?那元白以后晚饭还是不要回来吃了吧?”

“那怎么行?工作再忙,也没有你重要。”齐元白低笑一声,在苏梓安的额头上印下一吻,柔声说道。

段家他不好得罪,因此让自己的新婚妻子出面,让段依娴知难而退是最好的办法。

众人何曾见过齐元白如此柔情似水的样子,一边感叹两人金童玉女十分登对的同时,也感觉到了齐元白的维护之意,只有段依娴站在原地,咬碎了一口银牙!

她咽不下这口气!

论家世论相貌,自己哪里不如这个小地方来的女人?!凭什么最后嫁给齐元白的是她,而不是自己!?这么多年,齐元白从来没有正眼看过自己,却对她如此温柔维护,她怎么可能服气!

这个女人一定是用了什么手段,才让齐元白答应娶她进门的!否则以苏家这样的小门小户,齐家怎么可能答应这么婚事!

她段家比起苏家好了千百倍不止,她更是比这个姓苏的女人适合齐元白一万倍!早晚有一天,她要把齐元白抢过来,出了这口恶气!

结了婚又怎么样?!还可以离婚!

在这个圈子里,婚姻是最不让人在意的东西!

看着段依娴慢慢被人淹没的身影,苏梓安没由来的心中一跳,正要说些什么,只觉得耳边一阵温热,接着一个低沉温柔的声音传来:“做得不错。”

她一抬头,便对上了齐元白带笑的脸,不只为何,在这样的气氛中,她突然觉得有些热。

等到宴会结束回到别墅,苏梓安趟在床上想着今天宴会的细节,回忆着每一个和自己握手的人,最后终于翻身下床,从衣柜里面拿出一个首饰盒打开来。

这是她为数不多从江城带来的行李之一。

伸手从首饰盒中拿出一颗纽扣,苏梓安轻轻将它握在手中,仿佛在从中汲取力量。

片刻之后,她将纽扣摊开放在手心之上,在灯光下,那颗黄铜色的纽扣上,有着一块黑褐色的斑纹,赫然是一块干枯的血斑!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