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宝骊文学网 > 小说库 > 我的俢罗场已经客满了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18日

《我的俢罗场已经客满了》精彩章节目录_温我心寒小说在线阅读

我的俢罗场已经客满了

作者:温我心寒分类:校园小说类型:后宫

本书比较疯狂,反转较多,有虐有甜,入坑需要谨慎ヾ(´∀`。ヾ)我什么都缺唯独不缺妹子,可惜妹子喜欢的都不是我!三胞胎中只有我是男孩子,姐姐应有尽有我一无所有!我就是个学渣别撕我作业,全班凭什么就我天天留堂!老师大人平胸爱秀事业线,班.....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上课的铃声不合时宜的响起,我本想直接无视掉,但奈何被一只小手拽住了去路。

“好好,上课。”三姐把我拉回了椅子上后,目光又转回了那本关于精神分裂的书上,声音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傲慢。

对于三姐的话,我习惯性的有种认同感。

“将来三姐夫一定是个妻管严。”我只得按捺下心中的急迫,没好气的吐槽道。

当秃顶的数学老师走进教室时,我才庆幸自己被三姐拦了下来。数学老师是各科老师中脾气最臭的。每节课都要点名不说,还老是喜欢找学生麻烦,我就是经常遭遇数学老师“不测”的头号选手。

果不其然,在下课铃声响起后的那一刹那,我最不想遇到的事还是发生了。

“王梓节,你想跑哪去啊?你知道昨天的测验卷你做了些什么吗?不该错的全错!遇到不懂的就不能问问你姐吗?长得一个模样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数学老师那喋喋不休的废话让我更加的烦躁异常。要是有机会的话,我绝对会在他的地中海上弹上两下。

“体育课你不用上了,来我办公室把题目给我重新做上一遍,现在就过来吧。”数学老师拾着讲课用的大三角板,似乎打算等我一起走。

你算哪块小饼干?!我本来想这么说的,但奈何我是个被数学折弯了腰的怂弊。

“老师我上个厕所马上就来。”我找了个借口,实则想去八班要汤磊献的联系方式。

“去吧。”数学老师联想到我下课时的急迫也没为难我。

真是一波三折啊,我感叹着。好在从八班汤磊献基友那里得到了汤磊献的联系方式并没有费多大劲。只不过,离开时隐约听到汤磊献的基友用艳羡的语气对着旁边的朋友说道:“磊献那小子真是舍近求远,那么漂亮一个小学妹的暗恋没注意。非要惹的一身骚,平时也没见他有那么肥的胆啊。”

“明哥,明哥,那个是个男孩子,2班的,我认识。他和他姐是长得一模一样的孪生姐弟,还挺出名的。”

“男孩子岂不是更好?常言道只有男人♂才懂男……”

我心里发毛,生怕被来一个“男人♂间的邀请”,不由得加快了脚步远离了二人的目送。

来到办公室门口,我就听到了里面有着略微的争吵声。因为数学老师和班主任共用一个办公室的缘故,我心中有所猜测,并没有作声的凑近耳朵偷听。

“……说好的。”听起来是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他前面说了什么我没听到,但我想他应该就是汤磊献的父亲。

“现在没有三十万谈不拢了,我的女儿可是差点被你儿子墙间了”是个年轻女人的声音,应该就是段初语的母亲,名字我没记住。听徐惠说好像还是个绯闻缠身的大明星。虽然她是初语的母亲,但因为她出尔反尔的做法,我对她并没有什么好感。

“三十万,你怎么不去抢?我儿子说他只拍了视频,根本没碰过你女儿。何况又没拍到脸,蹲着尿一尿就能拿到十五万你还不肯知足?”男人的声音有些恼火。

“你又知道什么?我女儿现在见到男的都犯恶心。身心都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女人忿忿不平道。

听到了段初语落得的下场,悲愤交加才应该是我的正常情绪。但心底喷涌的却是一阵阵的快意?我并没有什么奇怪性癖,所以这种异样的违和感让我感到恐惧。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他们还没谈妥吗?”数学老师忽然出现在我旁边,嚇得我本能的后跳了两步。他笑着把手中拿着的两杯奶茶递给了我一杯,摆了个舒服的姿势就背靠在了办公室走廊前的栏杆上,地中海在阳光下有些熠熠生辉?

被数学老师一打断,我竟然记不起来自己刚刚在想什么,楞楞的看着手中的奶茶好一会,也没能记起。算了,应该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不然也不会忘记了,我对自己安慰道。

“是不是被我的奶茶感动到了?”数学老师见我没反应过来,居然也破天荒的开起了玩笑。

这莫非是什么昏睡红茶?我本来是想这么回复他的。但又觉得这样不妥,毕竟数学老师脾气那么臭,还好不容易开一次玩笑。要是了解了昏睡红茶的含义,还不把我腿打折?于是我通俗易懂的说道:“老师你更年期结束了?”

“下午放学你叫你姐先回去吧,不用等你了。”

我怎么会产生:数学老师其实可能很好相处,脾气也不是很臭嘛~的错觉?我自己都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

也没让我等多久,里面终于是谈妥了,班主任一路陪着笑的送走了这两尊大佛。数学老师因为还有课也走了,而我理所当然的是坐在了数学老师的办公桌和试卷错题斗智斗勇。

下午放学后又被地中海留了一个小时的学,我才在回教室的路上如愿以偿的拨打了汤磊献的电话,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

“你好,我是王梓节”我说道。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才听到了一个我有点耳熟的声音。

“王梓节?我知道了,王澪汐的弟弟是吧?她交代的事已经办完了,以后不要联系了。”‘嘟嘟嘟……’汤磊献的声音很不耐烦,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三姐指使汤磊献毁掉了段初语?我心里一片乱麻,却并不奇怪,好像我早就知情一般。

回到教室我却发现王澪汐并没有走,她看了我一眼,开始收拾起了书包。我回到座位,刚想质问王澪汐为什么要这样做,却发现她刚刚收进书包的那本她反复看了好几天的,关于精神分裂的书格外瞩目。就在刚刚我终于看到了那本书的书名:《治疗精神分裂》

我已经不需要再问了,显而易见的。王澪汐,是个精神分裂患者,我草率的下了定论。

之后我把所有和段初语相关的东西都藏了起来,也不准备再拿出来了,毕竟发生的并不是什么美好的童话故事。我卸载了Q,开始使用起wx,后来干脆直接换了一个手机。

我再也没有向王澪汐提过段初语这个名字,已经发生了的事情已经没有意义了。我开始厌恶起我自己,连带着也讨厌起与我相同的王澪汐了,我已经不想失去了,但又畏惧着她。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