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宝骊文学网 > 小说库 > 血炎草薙京的异世界之旅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18日

《血炎草薙京的异世界之旅》精彩章节目录_清风下的伯爵小说在线阅读

血炎草薙京的异世界之旅

作者:清风下的伯爵分类:玄幻小说类型:异世界

为了追踪卡瑟尔和莱恩·布劳德的行踪,阻止他们进一步破坏世界,血炎一行人不分昼夜地四次穿梭各个时空当中。不过在一次时空穿梭中,莱恩的突然破坏出现导致释放时空的海奥斯调整错了时空,血炎草薙京就这么莫名其妙被传送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这里失去了一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阳光照耀着熟悉的小花园,那么的温暖,那么的让人安心。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像噩梦一样,他不知道是自己又暴走了杀死了自己最想保护的人,还是自己在胡思乱想。这已经是第四次轮回了,这次还是灵魂在其他人身上死亡的。不过在死亡前他隐约看见了再度杀死他的是塞克尔。这次经历的事态都是前所未见的,他的人生就算在此终结也不奇怪。

血草:回、回来了……

紧握颤抖的拳头,血炎草薙京朝眼前万里无云的蓝天露出傻笑。看似空荡荡的走廊,盛开着鲜花的花园。每一样,都是罗兹瓦尔宅邸在第一天中午迎接刚刚成为佣人的血炎草薙京

还有更重要的——

拉姆:怎么了?布劳德?怎么感觉你疯疯癫癫的啊?

蕾姆:啊嘞,kyo,你怎么还和姐姐在这里?快来干活吧。不然主人要唠叨了哦——

双胞胎一同出现在血炎草薙京面前,双瞳注视着还没有恢复意识的他

身穿以黑色为基调的洋装,搭配白色围裙,头上的纯白发饰美丽非凡。修剪整齐的短发妹妹头分别是蓝色和粉红色,可爱的容颜还残留著稚嫩。

听惯的声音、熟悉的动作就在面前,获得第四次初相见的机会,让血炎草薙京的内心颤抖不已。想说的话多得像山,然而话语却像堵在喉咙似地说不出来。看到还活著的雷姆和依旧无礼至极的拉姆,感受两人理所当然接待自己的举动,难以压抑的感情纷纷上涌。

拉姆:布劳德,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蕾姆:kyo,怎么了?身体难受吗?

看到他按著胸膛低下头,双胞胎显得不知所措。两人忙靠近他,夹着他从两旁伸出小小的手掌想要触碰他。他在知会的同时,不容分说地伸出双手握住两人的手。

不理会因惊讶而僵硬的姊妹,感受手指的纤细和手掌的温度与触感后,血炎草薙京开口说道。

血草:啊啊……太好了……我现在挽回还来得及,对不起……我让你们遭受痛苦了……

蕾姆:不不不,kyo,这一定是什么搞错了!

拉姆:不不不,布劳德没有错啊,什么痛苦……

虽然自己突然的举动有点无礼,不过这个是传达自己感情最好的方法了。想说的话和想做的事都已经决定了。

血草:——我相信你们,让我们好好相处吧。

要和第一轮的世界一样,拼命、努力地面对她们。

除了稍微了解到未来的事,以及拥有或许可以重来的可能性以外,血炎草薙京的本质并没有改变,只是全心全力挣扎著活过眼前的状况而已。

这时,那个熟悉的长至腰际的银发、晶莹剔透的雪白肌肤,以及彷佛会施放魅惑魔法把人吸入其中的蓝紫色瞳孔,不食人间烟火的美少女——爱蜜莉雅。再度出现在了自己眼前,也许她不知道血炎草薙京拿着她的身体做了很过分的事情

爱蜜莉雅:因为闹烘烘的我就过来看看……kyo,观察的怎么样了?应该可以慢慢熟悉宅邸了吗?

血草:啊,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爱蜜莉雅:抱歉,我不太懂你在说什么。

比平常还要油嘴滑舌,爱蜜莉雅的美貌浮现了困惑的复杂神色。

血草:抱歉,说了奇怪的话。嘛,能这样就好了

爱蜜莉雅:嗯,kyo还真幽默呢……

虽然看似愁眉苦脸,不过她立刻朝血炎草薙京投以柔和的微笑。

在爱蜜莉雅的时间轴里,这是两人在王都事件过后的第一次相逢。曾在死亡边缘徘徊的他恢复健康,应该让爱蜜莉雅放心了吧。对此,他老实回应爱蜜莉雅的话。

血草:这次,我不会让塞克尔得逞了!

不是对其他人,而是说给自己听。

——来,推动故事吧。

让住在这间宅邸的所有人,都能仰望血炎草薙京所期待的朝阳。

第五次的第一天,罗兹瓦尔家的早晨开始了。

为了冲破在罗兹瓦尔宅邸的一星期,需要跨越的关卡主要有两个。

第一个就是取得所有人的信任,这一点他已经做的很好了,现在宅邸里面没有一个人不信任他。不过还得说明魔女诅咒的事情,这样才可以做到高枕无忧。要是无法通过她们的审视,他被杀害封口的可能性就非常高。

第二个就是塞克尔潜入宅邸的时间,在那一次他大肆屠杀宅邸成员时进入宅邸是半夜两点左右,只要在在个时间点做好准备迎接他来就不会有这么多伤亡了。而且塞克尔的实力没有准确估计过,这个他可能是某个平行世界的强者,所以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最重要的是第四次他在宅邸后面的树林里看见那两个人,不能确定他们是不是克隆草10号和克隆庵9号,为此他今天晚上还要去调查调查。

不管耸立的障壁有多高,都必须勇敢挑战。血炎草薙京这样定下了决心。

果不其然,这天晚上,罗兹瓦尔就向拉姆问起了血炎草薙京这一天的情况。

罗兹瓦尔:所——以,拉姆?就你看来,他的评价如——何呀?

说话依旧这样带着长调,打扮得像小丑一样的庄园主人。

面对双手在桌上交握,带著笑意的罗兹瓦尔的问话,拉姆歪头思索。迷惘该如何报告的态度,令罗兹瓦尔抬起一边的眉毛,像是看到珍稀之物。

罗兹瓦尔:喔——嗯,任何事都能当机立断的拉姆会烦——恼,实在是很——稀奇——的事呢。才一天,果然无法评断——一个人吧?

拉姆:那道到不是

虽然立刻回以否定,但内容却欠缺明快。手指碰著自己的嘴唇,拉姆带著些许疑虑说道。

拉姆:布劳德还是出乎意料的存在呢,所有工作全能而且还能做的很好,他是为数不多的高效佣人啊。

罗兹瓦尔:那可真是……是他主动要求现在的职务,实——在是叫人难以置信。

为了不让拉姆看出异样,血炎草薙京故意没有做好一些事情。虽不认为第一天就能看出成果或找到破绽,但让拉姆犹豫该如何报告也是个问题。

拉姆:关于布劳德,有好几个不可思议之处。

罗兹瓦尔:嗯嗯,所以我不是在——听吗?不管你在意的点是什么,都尽管说出来。

拉姆:工作能力超乎寻常,在重要的地方又敏锐过人。

罗兹瓦尔:敏锐过人,是什——么意思呢?

拉姆:其实真的是很小的事……在工作期间,他对宅邸的细微部分知晓得太过详细,像是用具摆放的地方,收拾餐具时放入柜子的顺序和排列方法,还有就是……雷姆和拉姆对茶叶的喜好。

罗兹瓦尔:——

听到拉姆讲述的内容,罗兹瓦尔的手指滑过下巴,以沉默作为回应。看到罗兹瓦尔的态度,拉姆先以「当然」作为开场白。

拉姆:全都是枝微末节的小事。用毕早餐后有简单带他参观宅邸并进行说明,有可能是在这段期间看过而记在心上……

罗兹瓦尔:要不是有太多的偶然……原来如此,还蛮——令人在意的呢。

任何事物可疑的开端都源自于微小的破绽,假若不是想太多,那么他有可能在进入宅邸之前就先调查过这间屋子。只不过,那种可能性很小。

拉姆:在王都保护爱蜜莉雅大人,可是他的功绩啊……那是为了潜入宅邸的手段……这么想太夸张了,毕竟要不是碧翠丝大人,他有可能会就这样死亡。

血炎草薙京被抬回宅邸的事,罗兹瓦尔还记忆犹新。虽然并非直接治疗,但碧翠丝没有必要帮忙血炎草薙京的企图,再加上拉姆也是从王都回来的路上才遇到负伤的他,要想瞒过两个人的眼睛怎么样都太困难了。

罗兹瓦尔:根据这些情况,想太多的感觉变得有——点强烈过头啰。

拉姆:在王都袭击爱蜜莉雅大人的……是『猎肠者』吧?有可能是和对方共谋,策划潜入宅邸里头……

大概是连自己都觉得可能性太低吧,拉姆的话有气无力,罗兹瓦尔也摇头否决。

罗兹瓦尔:不——对,这不可能,只有『猎肠者』和他联手的可能性,没——必要考虑。毕竟,如果——他们俩联手,那么kyo为什么要那样——那样杀死她?

拉姆:……说得也是

罗兹瓦尔:比起这个,还有其他在意的点吗?

听到罗兹瓦尔的催促,拉姆低垂眼帘。

拉姆:这个嘛,除去敏锐过头这一点……布劳德积极到叫人不舒服的地步。

罗兹瓦尔:什么?

拉姆的发言与其说是慎选字词,更像是在寻找可以形容的话,罗兹瓦尔为此皱起眉头。她也察觉到自己说的这句话不得要领吧,找不到明确词汇表达而著急的表情依旧,拉姆继续说道

拉姆:一直积极地啰唆个没完,即使工作失败也是笑个不停,不仅如此,他简直就像是在奋不顾身地讨好我们……

罗兹瓦尔:……你是怎——么想的呢?

拉姆:爱蜜莉雅大人说布劳德像小孩一样对自己的欲望很老实,认真到叫人无法讨厌……但实际相处过后却觉得跟听来的样子不一样呢。

面对简短的问话,拉姆简明扼要地回应。拉姆狐疑的地方,跟血炎草薙京短暂接触的罗兹瓦尔不可能会知道,但是,毕竟是长期相处的忠臣所言,罗兹瓦尔对她的进言点头回覆。

罗兹瓦尔:不管如何,他毫无疑问是个需要观察的人才。要在第一天就看清一个人,实在是——没办法。关于他救了爱蜜莉雅大人的恩情,必须确实回报也是——事实呀。

拉姆:若是有个万一……

含糊其词的拉姆,像是要探听接下来的答案。少女的表情不变,但能读取她内心所想也是因为相处了很久吧。罗兹瓦尔用黄色瞳孔凝视拉姆的软弱,然后轻轻地摇头。

罗兹瓦尔:这件事是必——须慎重处理的问题,身为姊姊的你要留意,可别让雷姆先——偷跑了唷。

面对罗兹瓦尔的指示,拉姆严肃地点头。

没有参与这次密谈的另一名女仆——雷姆偶尔会有揣测上意然后擅自行动的倾向。贸然行事只会误事,若是用可爱的斥责就能了事那倒还好。

但像这次的重大局面,她的独断独行有很高的机率会让事态朝不好的方向前进。

危险要防患于未然,尽早排除,但跟爱蜜莉雅的关系因此恶化,那可就笑不出来了。

拉姆:就拉姆来看,也觉得雷姆根本就不信任布劳德……是的,拉姆会注意。

罗兹瓦尔:麻烦你啰,现在可是重要时期……没错,是至今种种汇聚起来的测试时期。

靠上椅背,罗兹瓦尔用带著疲倦的声音喃喃说道。想对那样的他说些什么,但拉姆最后什么也没说地闭上嘴巴。就这样,沉默和夜晚的冰冷空气流过两人之间。用手摩娑脸颊,让轻轻闭上眼睛的拉姆抬起头。用另一只手梳理粉红色头发的同时,罗兹瓦尔闭上一只眼睛,用黄色的瞳孔俯视拉姆。

罗兹瓦尔:接——下来,你对我们来说会是什么样的存在呢……希望是友好的那一方?kyo,希望你是这样的存在……

——就像宅邸主人和女仆之间的神秘密谈结束那样。一直站在门口听着他们说话的血炎草薙京刚刚从树林那里回来。今天晚上可以说是一无所获,什么也没有找到。不过第二天他还会去找的,现在当前的是要告诉罗兹瓦尔关于塞克尔的事情。他拿好茶盘,敲了敲门

血草:打扰一下——

罗兹瓦尔:前进哦——哦呀,kyo,辛苦你了——

血草:没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

看着房间里的拉姆和罗兹瓦尔,血炎草薙京很想说出。可是他不知道要怎么开口,要是罗兹瓦尔把这件事当成玩笑就不好说了。犹豫了半响,他开口说到

血草:那个……有很重要要的事情要和你们说——

罗兹瓦尔:嗯?什么事情啊?

血草:是这样的——

十分钟后,他垂头丧气地走出了罗兹瓦尔的办公室。不出所料,罗兹瓦尔没有相信他说的话,把他的话当做了一个笑话。没办法他只能先去禁书库找碧翠丝

贝蒂:所以说,罗兹瓦尔不相信你说的吗?

血草:是的,他看上去根本不在意……怎么办啊?那家伙迟早要来的,如果罗兹瓦尔大人不相信那么就要重蹈覆辙了。

贝蒂:嘛,那个是理所当然的,贝蒂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也只会把那个当成笑话。

血草:也是——说起来贝蒂,你还记得是怎么被那个家伙袭击的吗?

听见血炎草薙京这样一说,抱着比自己个头还要大的书的碧翠丝慢慢放下那本大书。

贝蒂:贝蒂也不知道是怎么被他袭击的,那天晚上贝蒂准备要去睡觉,然后突然失去了意识,等到回过神来已经是在你那里了……

血草:毫无知情被袭击吗?很符合塞克尔的办事风格啊——遮蔽自己的气息袭击别人,这么一说罗兹瓦尔大人也是被他这样袭击的。

贝蒂:那家伙不简单,贝蒂已经栽在他手上好几次了,包括那一次爱蜜莉雅反常的那一次……

说到爱蜜莉雅反常的那一次,也就是血炎草薙京变成她的那一次轮回。那么那一次的死亡也有可能是塞克尔干的,说不定比前几次还要心狠手辣。

血草:唉,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要是这样放任下去——

贝蒂:诶,贝蒂想到了!贝蒂可以利用催眠的办法让罗兹瓦尔相信!

虽然听上去血炎草薙京不知道碧翠丝想说什么,不过这也是让罗兹瓦尔相信最好的办法了。

第二天。罗兹瓦尔宅邸的第五次攻略,第二天的早晨。这天他依旧按照佣人时间表安排的时间干活,这时罗兹瓦尔突然来找他了。

罗兹瓦尔:那个——那个kyo,有点事——想说

血草:哦,怎么了?

罗兹瓦尔:昨天晚上你说的那个——我居然梦见了!虽说——不能相信——不过都给我托梦了,那么不相信也还——是会那样嘛?

血草:是啊,您终于相信我了,那么——

罗兹瓦尔:嗯~嗯,kyo不用担心——我已经做好了准备——全力以赴等他来哟~

血草:那就好——

看上去碧翠丝的小把戏居然奏效了,不得不佩服她。虽然解决了眼前的这个问题,还有一个棘手的问题需要解决的,那就是之前在树林里看见的那两个人。今天必须要去找到他们!

早上在工作的时间,他借助轴的力量监视着树林那里,基本上没有什么异样。见没有异样,他也顺便看了看和自己一样倒霉的那个莱月昂的生活情况,才看了一半他就觉得有点看不下去了。

血草:这个家伙……什么都不会做,还很猥琐,又是一个**丝……要是他碰见塞克尔,不被杀个10多次才怪……

那些毕竟不是自己,他也没有在意。继续在厨房准备午餐,这时厨房外面的花园处,爱蜜莉雅望着他努力工作的样子,小声地叹气。

帕克:怎么啦?苦着一张脸。

爱蜜莉雅:就觉得闷闷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说不出口的爱蜜莉雅,苦恼著该如何将内在的困惑化为言语,可是话语却卡在喉咙深处,没能顺利成为语句而是变成叹息消失。守望著爱蜜莉雅的苦恼,帕克抽动自己粉红色的鼻子。

帕克:你是在意kyo吧?莉雅会这么担心别人,还真是稀奇呢。

爱蜜莉雅:不要讲得好像我不擅长跟人来往,我不是不擅长跟人来往,只是没机会跟人接触而已!

鼓著腮帮子,爱蜜莉雅对帕克展露出不会给其他人看见的表情。像爱撒娇小孩的态度和举止,是爱蜜莉雅对帕克寄予莫大信任的证明。接受这份信赖的帕克,也用沉稳的表情看著视同女儿的少女。

不管怎么样,帕克敏感地察觉到她表达不出的感情并点头回应。

帕克:唉,莉雅会困惑也是难怪,因为事情变得有点伤脑筋了。

爱蜜莉雅:伤脑筋?

虽然帕克的说话方式悠哉,但爱蜜莉雅没听漏话中透露的氛围,表情也随之紧绷。

基本上,不管状况多么险恶,帕克的态度都很一致,不知道这是精灵的特性还是帕克的性格就是如此。由于难以从他精灵式的发言察觉到严重性,因此听者的判断就变得很重要,亦即,一切端看爱蜜莉雅的判断。

在屏息以待的爱蜜莉雅面前,帕克悠哉地玩弄著胡须。

帕克:我可以感觉到,kyo一直在担心这什么。应该是为你好的事情,不过他好像更在意一些事情。

从头到尾,帕克的口气都不失从容。

傍晚,血炎草薙京和往常一样与蕾姆一起外出采购,地点还是那个熟悉的小镇。因为一直在想事情,以至于他站在摊位前发了半天呆。

蕾姆:kyo?

血草:啊……没什么……有点神经质了,我已经采购完了。

蕾姆:怎么了?一直看你心不在焉的,不舒服吗?

血草:哪里哪里,我经常这样的……

蕾姆:真是奇怪。

这时的蕾姆,看上去额外温柔。完全没有那一次凶恶的样子,但是一想起她挥舞流星锤的样子,血炎草薙京就忍不住打了个寒战。说着说着,突然一个身影从后面抓住了他们俩。

血草/蕾姆:!!!!

男人:别说话,老老实实和我走到那边的巷子里。

这个时候街上的行人很多,而且不知道这个突然出现的这个家伙的来路。血炎草薙京和蕾姆为不引起更大的纠纷,只好老老实实和那个男人走到一边的巷子里。到了巷子里,男人去下头上的头套,里面是一个有着和血炎草薙京一个面孔的存在。

蕾姆:你是什么人?找我们有什么事?

血草:10号?没想到居然是你们先出手啊!

说着,血炎草薙京手里已经燃起了血红色的火焰,好像随时都要发起攻击。一旁的蕾姆拉住他指了指另一边一个穿着蓝色燕尾服的男子。那个男人是有着和血炎八神庵一个面孔的存在,只不过他身上有着塞克尔的力量。这时那个男人看了看周围,扶了一下自己蓝色的头发说到。

男人:这是一个误会啊,14号——

血草:你怎么知道我的编号的?

男人:简单来说吧,我叫卡西姆,克隆八神8号。那边那个带你们进来的家伙是卡欧斯,是186号,我们俩都是反对古斯塔夫的克隆人。

一听是和自己站在一边的克隆人,血炎草薙京也放松了警惕。他理了理自己管家制服的领结说到

血草:你们也是反对古斯塔夫势力的人吗?看起来我们的目的一样呢——

蕾姆:等等……我有点不清楚你们在说什么……

卡西姆:那个是当然的,这位小姐,等会我慢慢和你解释——14号,难不成你也是和我们一样被带到这里的吗?还有你怎么还活着?

血草:哈!我一直都活着啊?要不是没有12号在,我早就死了……

卡欧斯:你应该是另一个时空的,你在我们那个时空已经因为火焰抽离死亡了……虽然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们俩也是好不容易才从古斯塔夫那里逃出来……然后就是塞克尔……

听见他们口中提到了塞克尔,血炎草薙京十分激动,看样子可以从他们这里知道些什么。

卡西姆:塞克尔很早就来到这里了,我们俩刚在这里定居的时候就已经有他的反应了——他还是老样子,帮助古斯塔夫在这里收集制作克隆人的样品,你应该知道被抓去是什么后果吧。

血草:当然知道,这个家伙(突然凑近卡西姆耳边说到)他已经杀了我三次了,虽说这个很荒谬。

出乎意料的是,卡西姆居然回答了他更不能相信的答案。

卡西姆:你算好了,我和卡欧斯被他杀了六次,关键好几次是因为这个家伙……

卡欧斯:看我干什么?再说还要纠结那些破事情吗?我知道是自己太莽了……

卡西姆:算了,说多了也心烦……嗯,看起来那一次实验给你留下了后遗症啊

血草:那个啊……的确,要不是因为12号救了我,我就不可能在这里。

卡西姆:也许我可以帮你恢复一下,我的数据库里面还有一些古斯塔夫的医疗方案,看在我们都是同道中人的份上。

说罢,卡西姆展开自己那只机械手臂,手臂里伸出了几只用来治疗的传输管和一些医用器材。看着卡西姆的这个机械手臂,血炎草薙京很震惊

血草:等等,你这个手臂……

卡西姆:古斯塔夫那个家伙把我变成这样的,那些等会再说吧……也想和你谈谈塞克尔的事情……

蕾姆:卡西姆先生,您这个……

卡西姆:哦,这个也算是一种治疗魔术吧,他在你们不知道的地方受到了不小的创伤—

蕾姆:那我也来帮忙——

血草:蕾姆……你这样真的可以吗?

卡西姆:没关系,这样还节约时间呢——卡欧斯,你注意把风,给我小心一点。知道了吗?

卡欧斯:好好——

在治疗血炎草薙京的同时,卡西姆发现了他身上有一个奇怪的气息。他没有给血炎草薙京说,而是一带而过直接帮他清除掉了那个奇怪的气息。有着蕾姆的治愈魔术帮忙,本来要花一个小时的手术,十五分钟就完工了。

卡西姆:好了,这样一来你基本上没事了。

血草:谢谢了,真不知道要怎么报答你。

卡西姆:没关系,我和卡欧斯只想把塞克尔赶回去,其他的就算了。

血草:这个我应该可以帮忙,因为我也受到这个家伙的屠杀。

卡欧斯:啊?也好,有个帮手也不错,但是能保证塞克尔可以绕开我们这边直接到别处吗?

卡西姆:嗯,塞克尔是通过寻找我们的气息移动的,要是能……

血草:先来罗兹瓦尔宅邸吧,说不定这次可以一举干掉塞克尔!

说罢,血炎草薙京把目前宅邸做好了迎接塞克尔的准备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听完了他的叙述,卡西姆点了点头。

卡西姆:这个可以,等我们先回去报道一下,等会我们就赶回来。

话音刚落,一道蓝色的光柱包围了那两个人。很快两个人的身影消失在了他们眼前。

蕾姆:那个kyo,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血草:先回去吧,具体的我在路上慢慢给你解释

在回宅邸的路上,他始终没有提到一点关于塞克尔是来袭击宅邸的话,也没有说自己被塞克尔追杀。只是编了一个善意的谎言,说塞克尔是看上了他们的宅邸,想来抢夺罢了。虽然蕾姆半信半疑,血炎草薙京也没办法了。他的水平只有这么多。

漆黑的夜晚,寂静阴森,外面的风阴冷的嚎叫着,时不时可以听到风吹树叶的沙沙声。第二夜的罗兹瓦尔宅邸显得额外恐怖,满屋充满惶惶不安的气氛,好像地球末日就要来临了。虽然蕾姆和拉姆依旧正常工作,但是不安的心情让血炎草薙京怎么也冷静不下来。

一边的小镇上早已一片漆黑,夜色浓重,如腐烂的尸体上流出来黯黑冰凉的血,蜿蜒覆盖了天与地。月光透过缓慢移动的黑云时隐时现,不远处巷道的转角边依稀站着一个诡异的人影……那个是穿着黑红相间的长袍,留着发辫的男人。他那红色的瞳孔望着天上那皎洁的月光,嘴角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一阵风吹过,男人的影子已经消失在了转角。

这时,血炎草薙京身上的轴感受到了什么,连忙对他说。

轴:那家伙来了!已经接近宅邸了!

血草:啊?这么快就来了?

轴:不止,他向着厨房那里去了!

听见塞克尔接近了宅邸,正在拖地的他一把扔下拖把。连忙向着厨房方向跑去,这一次,无论如何他都要拯救宅邸的的所有人。

很快,他跑到了厨房这里。此时的拉姆和蕾姆还在不知情的在洗碗。从厨房的窗户可以看见塞克尔正站在花园那里,目光朝着蕾姆这边。他想都没想连忙冲过去抱住蕾姆跳到一边

血草:危险!

在跳开的一瞬间,一个巨大的光柱向着蕾姆刚才站着的地方打去。厨房一半的墙壁直接被击碎,虽然跳开得及时,但是血炎草薙京还是被掉落下来的砖块砸伤了左手,左手血流不止。

蕾姆:怎么了……啊嘞kyo,你怎么了?没事吧!

拉姆:没事吧?布劳德!这怎么了……

血草:没事,皮外伤而已!

灰尘里,塞克尔慢慢走出来。看着两个双胞胎女仆观察着受伤的血炎草薙京,看见了血炎草薙京,他笑了起来。

塞克尔:没想到遇见了一个奇迹啊,你居然还活着——14号。

血草:塞克尔……

塞克尔:居然有了意想不到的力量,真是奇迹。看起来这里很不错,而且还有意想不到的——还有——

这时一个巨大的火球向着他袭来,塞克尔不慌不忙地展开一个次元门,将火球收了进去。紧接着罗兹瓦尔的身影出现在他身后

罗兹瓦尔:哦呀~这么不礼貌来——我的宅邸,是不是太过分了哟~

看着那个宛如小丑一样的男人,塞克尔笑了笑说到

塞克尔:哦,看起来我忘了这个宅邸的主人了呢。那么我也做一份回礼吧!哼哈哈哈哈……

话音刚落,罗兹瓦尔站着的地方突然窜出了无数的光柱。那些光柱就如充满力量的拳头一样,将还没有来得及展开攻击了罗兹瓦尔击飞。这时,一个由冰做成的大手掌接住了罗兹瓦尔。

罗兹瓦尔:唔……这可真疼哦。

爱蜜莉雅:赶上了——

塞克尔:看起来都到齐了吗?哼,也省的我到处去抓。

爱蜜莉雅:不会让你这个家伙为所欲为的!

血草:爱蜜莉雅!嘁……塞克尔,你的敌人是我!接招吧!噢噢噢哦哦——

血炎草薙京把火焰的力量集中在自己身体周围,以自己身体为中心向着塞克尔释放了一团团巨大的血炎团。霎时间,四周机会被血红色笼罩,炽热的热浪席卷着周围。但是这么多的火焰团居然没有伤到塞克尔一丝一毫。

塞克尔:很不错的攻击,不过太嫩了!

紧接着,一到巨大的光柱在一眨眼的功夫射出。打向了血炎草薙京,他将火焰变成利刃挡住光柱的攻击,但是还是没有办法挡住,眼看就要被打飞的瞬间。

蕾姆:不许你伤害他!

拉姆:不许你伤害布劳德!

一旁的拉姆和蕾姆也起身帮助血炎草薙京,蕾姆挥舞起自己那个流星锤打向塞克尔,拉姆也不甘示弱放出风魔法攻击塞克尔。

塞克尔:没用的!

塞克尔收起攻击血炎草薙京的光柱,猛一跺脚,四周突然出现了很强的压力。在场的所有人瞬间被这个突然出现的压力压到在地上动弹不得。

爱蜜莉雅:唔……重力魔法……

血草:可恶……

塞克尔:没事,不会疼的,我会用最痛快的方法杀死你们——嗯?

说时迟那时快,地上突然出现了无数的苍炎尖刺。塞克尔见壮连忙躲开,这时一个蓝色的圆球一下子打向了他。击碎了他身边的那个次元屏障

卡西姆:来迟了……抱歉了……

血草:没事……刚是时候!

卡欧斯:塞克尔——接招吧!

血草:噢噢噢哦哦——

卡欧斯和血炎草薙京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一举将所有的攻击打向他。但是塞克尔躲开了他们的攻击,将他们俩击落在地上。

塞克尔:没想到啊,连你们也来了——哼,真是难缠……

卡西姆:你觉得现在你再强还能与这么多人战斗吗?

塞克尔:不——今天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既然见识了这么多人我也可以向古斯塔夫大人汇报了——呐14号!

血草:什么?

塞克尔:我还会来找你的……到时候你要变得更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随着他的笑声,塞克尔的身影慢慢消失在了宅邸花园这里。

血草:等等,别跑……唔……

准备要追上去的血炎草薙京,突然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蕾姆:kyo!

爱蜜莉雅:kyo!

陷入沉眠,血炎草薙京感受著在胸口深处呼吸的温暖之物。这就是所谓的感情吗?现在的他终于了解了。每次看到爱蜜莉雅,每当和她说话,一和她的手指互相接触,他的心跳就会不断增强,为什么会有那个不知名的感情呢?

不管重复多少次,即使受了严重的伤,尽管十分痛苦,就算哭天抢地,纵使被绝望紧咬不放,为了她,为了爱蜜莉雅——为了和她继续走过每一天。

——血炎草薙京无论死多少次,都会为这份爱恋而活。

意识清醒了后,他已经被带到了客房这边。正在给他疗伤的卡西姆见他醒了,松了一口气

卡西姆:你终于没事了……你被塞克尔的毒攻击打中,差点丧命——

血草:爱蜜莉雅和蕾姆呢……

卡西姆:她们俩都没事,你就好好休息吧。我先出去了——

说完,卡西姆收起医疗工具,走出了客房。本想起来查看现在情况的他,觉得异常疲惫,以至于站不起身子来。就这样,他昏昏地睡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雷姆来到客房时,爱蜜莉雅正温柔地抚摸熟睡的血炎草薙京的黒发。悄然无声打开房门的雷姆,看到里头的爱蜜莉雅正要开口……

爱蜜莉雅:嘘——

看到爱蜜莉雅竖起手指贴在唇上的动作,雷姆便闭起了嘴巴。雷姆眯起眼睛,走近坐在地上、身体靠在一起的他们身旁。

爱蜜莉雅:kyo真是一个男子汉呢……现在却可爱得像一个小孩一样

兴致盎然地抚摸血炎草薙京,爱蜜莉雅向雷姆寻求认同。

蕾姆:嗯,kyo的确是那样……真是个坏孩子,等他恢复精神再来惩罚他吧。

盈盈一笑,爱蜜莉雅又回到玩弄血炎草薙京脸颊的工作。似乎没有要推开睡著的他、解放双腿的意思。雷姆如此解释爱蜜莉雅的态度,静静地俯视酣睡的他。天真无邪的睡脸就像是孩童一样,看不见紧张和认真。

蕾姆:看他睡成这样,都没力气去惩罚他了。倒不如说等他醒了表扬他一下呢——

雷姆仿效爱蜜莉雅,用手指轻轻触碰他的刘海后喃喃说道。简直就像对世界一无所知的婴儿般毫无防备,雷姆的嘴角微微上扬。

门外,一直心痒痒地卡欧斯忍不住想去偷窥一下。但是卡西姆拦住了他

卡西姆:麻烦你看看气氛——

卡欧斯:真是的,你太制度化了。这样也算告一段落了吧?

卡西姆:也是吧,希望他别来了……

此时的血炎草薙京,享受着不能用语言来描述的美好回忆。这样也好,这样一来他也算逃脱了命运的束缚,解放了自己,解放了那两个人——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