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宝骊文学网 > 小说库 > 婚谋已久:妖孽邪皇宠妻狂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18日

《婚谋已久:妖孽邪皇宠妻狂》精彩章节目录_子非鱼尔小说免费阅读

婚谋已久:妖孽邪皇宠妻狂

作者:子非鱼尔分类:古言小说类型:穿越

珠帘十里卷香风。花开又花谢,离恨几千重。新世纪的人自带逗比属性,偏却在权谋乌云,尔虞我诈里;儿女情长,恩怨痴缠,抵死缠绵。看我如何在异世里沉浮,如何谱一曲壮阔的爱情史诗。看多了影视、小说里的戏码,明知天家无情,却飞蛾扑火。也许,从见到你的第一眼,就满心疼惜。多情总被无情恼,道是无情却有情。八千里路云和月,也无风雨也无晴。如果重来,我宁愿从不曾遇见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厅里灯红酒绿,灯光交错时明时暗,舞池中每个人摇晃身姿,人影攒动,音乐震耳发聩,节奏鲜强,混合着其他的谈笑声,碰杯声,尖叫声...震得人觉嘈杂。今天是今年的最后一天,跨年夜。纪小茴被几个好友拉来疯玩,以此

结束今年的最后一天。酒过几巡,你来我往。

“你们这群孙子平时嚷嚷着酒量多的,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奶奶我今天撂在这,看看谁是这圈里一姐。今天连我都喝不过,回炉重造。来,来继续。”纪小茴喝熏了。说完使劲晃晃脑袋,视线里有多个重影,结果眼前拽着个陌生人一一一衣服规整,看起来有些微洁癖,那人一脸猪肝色,想走走不了。纪小茴还不要命地把酒杯往上凑,还不忘贝齿咬唇,发送一记电波。结果居然对个那人的鼻子豪爽一撞:“干杯!”这个不打女人的货使劲捏了几下拳头,忍无可忍,实在还是没打下去。然纪小茴死不悔改,觉胃不舒服,呕了几下,把此男的脸从猪肝色憋成了酱紫色,以为这纪小茴要吐,结果……纪小茴憋了回去。这男的吐了。

在混乱的酒吧里玩了许久,纪小茴精疲力尽,婉拒了朋友的邀留,步履踉跄的离去。一路上酒吧的桌子上,过道里,梯阶上横七竖八躺着形形色色的男男女女。路上纪小茴想起上次一朋友说自己胸小,胸哪里小了?碍于心中羞羞的羞耻心,还是不找别人检验,纪小茴自己大大咧咧地摸了半天得出结论:“你丫的胸才小,我一个胸砸晕你。”说完有捏了两下,啧啧称叹:“哇,果然胸器,啊哈哈哈...”

凌晨4点的街上,夜深人静,寒气渗人,纪小茴紧了紧身上的外套。二十几年,每当万籁俱寂,一股空落之感压上心头。“有心还是无心?”“咚,咚”天空里绽放出几束烟花,纪小茴楞在原地:“这PM2.5能不多吗?!明天环卫工人还打扫,水费不要钱啊?!”装作包租婆的样子。其实烟花十色,绽得美丽,星星点点又在空中凋零殆尽。一层光晕胧在脸庞,蝶翼般的睫毛灵动在眸光闪烁星眸上。突然纪小茴心尖刺痛,瞳孔剧烈收缩,巨大的疼痛感浸去四肢百骸,她能感到一股温热的液体自胸前淌过。纪小茴五指攥紧,指甲将手掌刺破,痛得本能去咬紧嘴唇,却感觉唇上覆着两片暖意。这暖意略过急切,狂暴,却又小心翼翼,像压抑深深已久的思念,将纪小茴的呜咽尽数吞去。本已疼痛入髓,为什么还能感受到唇上的温度,就像心尖淌过的温热的血。四周氤氲着一股特别的香味,抬眼,容了浩瀚大海的深眸,天工镌刻的容颜,一并隐匿于他顶上斗篷之下。光线昏暗看得并不十分真切。纪小茴意识渐渐模糊,眸光朦胧,脸颊划过一股凉意一一一谁的泪?

凌晨四点的街上,一个穿黑斗篷的修长身影,将匕首插入怀里的女人心上,又抱着她紧紧拥吻。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我是分割线~~~~~~~~~~~~~~~~~~~~~~~~~~~~~~~~~~~~~~~~~~~~~~~~~~~~~~~~~~

当今天下四分五裂,以重宇国,龙熙国,轩辕国为强,加之几多小国。天宇国临海,深信神灵,顺承天意,以保国家风调雨顺,百姓安居乐业。龙熙国居于内陆,物材丰富,较富庶,国家经济业发达,国人崇文,统治阶级广开言路,招贤纳谏。轩辕国国内多见戈壁,气候干旱,因国人崇尚武力,兵力较强,凭此势,常战以扩张疆域版图。其它小国家夹缝中求生存。有这些小国家是现今局势稍稍缓和,若没有,那三大国更加剑拔弩张。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终有一天某一国家会结束这分裂局面,兼并他国,最终统一天下。谁都想成为天下的王。面上处处笙歌,贸易繁华,一片祥和,底下却暗流涌动,波谲云诡,阴谋重重。

“吸”一阵压抑的吸气声:“疼。”男子眼里满是宠溺之意,冰雕玉刻般的手将女子被扎到的手指执起,轻轻吹拂。“傻瓜。”女子立马不乐意了:“是!你聪明,不然怎么想到用这仙人球收拾那个强抢民女的王霸呢。”男子听了尽是乐意。“我们今天就用这小东西,在你们这俗不可耐的公子哥聚会上整蛊他。”纪小茴眼里闪着邪恶的光芒,嘿嘿傻笑。男子宠溺地刮了下纪小茴的秀鼻:“你不懂。”“NND,男女授受不亲,你们古代这么开放的?”纪小茴心里嘀咕。心思飘远。

转眼来到这虞皇大陆十年了。说我来到这里的原因简直是可笑。一阵头晕,脑门疼,鼻子疼,嘴巴疼,一睁眼,全是土。“呀!”一阵刺耳的声音,“小姐你怎么还跌倒了呢?”纪小茴心想:“跌倒?这明明是狗吃屎好不?!”,“小姐?等等。”纪小茴纳闷,“先扶我起来。”“啊!”这回轮到纪小茴惊讶了。眼前这个估摸七八岁的少女头上缵这两髻,上着碧色初荷小袄,下罩藕色纱袄裙。“妈妈呀,这古色古香,难不成我穿越了?。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么想,小说里都这么写的。一直都好奇穿越,没想到我居然中彩票了,可是爷爷,难道留爷爷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在那边?”纪小茴在现代有个知识渊博的图书馆长爷爷,还是个大学教授。纪小茴在心里百转千回。稚嫩的一只手掌在纪小茴面前晃了晃:“小姐,小姐?”“一般表现奇怪都会被古人当成妖怪烧死,但这个小姐的事我都不知道怎么办。”纪小茴心里又打起了小算盘,突然灵机一动,“咝。”纪小茴扶着脑袋假装很疼的样子,“没办法,只有先假晕过去,在慢慢想。”想完,纪小茴就在少女怀里“晕”了过去。

纪小茴回过神,诗词会渐渐热闹起来,该来的都来得差不多了,诗词会上大家相互寒暄,可惜王霸还没来。纪小茴猫着腰把仙人球些塞在了王霸座垫侧,别人我怎么知道知道王霸的位置,我身边这么大个boss。纪小茴又悄悄遛回东方慕身边。“哎呀,太子能来我们榭客楼,小店蓬荜生辉啊。”身上衣着比有些官宦世家还富丽的中年人满面堆满讨好的笑意,恭恭敬敬地向东方慕作揖。没错,东方慕就是重宇国的太子。有他罩着我,我都快成混世小魔王。东方慕脸上挂着儒雅地笑:“乔老板不必过谦,榭客楼号称天下第一楼。”说到这停顿,直视乔老板眼底;“恐怕不只是……楼。”乔老板心里一触,掩饰道:“太子,诗词会快开始了,知太子不喜被打扰,我带太子去雅间吧!可不敢耽误了太子雅兴。”随后就在前领起路来,恭敬状。

我当然是跟着太子身后屁颠儿屁颠儿地上楼了。这榭客楼天下第一楼,这佳肴也是第一,早就馋着它了。到了雅间,东方慕一看纪小茴就知道她想什么,乔老板临走前吩咐他把榭客楼最好的佳肴都上上来。雅间隔窗就能看到一楼大厅,等菜上上来,边吃美食边看戏,甚好!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