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宝骊文学网 > 小说库 > 群主大人是条狗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15日

《群主大人是条狗》精彩章节目录_H丧小说在线阅读

群主大人是条狗

作者:H丧分类:都市小说类型:战斗

镜在回家的路上在桥上被不明的大叔和美少女以美色诱拐进了神秘的群体里,在发现诱拐自己的美少女就是群里的管理员,而诱拐自己的大叔是群主居然也是一条狗后,镜的生活开始逐渐崩溃脱离了原有的轨道。日渐崩溃、崩坏以及崩解的日常中,神秘群体犬舍与各种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城市里此刻正飘舞着漫天的雪花,不停的夺走正走在雪中与冰冷接触的肌肤温度,看着抱着箱子静静跟着自己的南宫栩镜就抬起头看向还要半个小时才能回去的家呼出一口泛白的热气。

“话说在前面,我可是一个有妹妹的人!所以你还是……”

听到镜突然开口说出惊人的话,南宫栩就一脸震惊的看向镜打断了镜快要说完的话:“你居然有妹妹!”

南宫栩那张震惊的脸让看到的镜苦笑着:“我有妹妹难道很奇怪吗?”在镜这样说之后,南宫栩就回想起镜不久前在酒池肉林自助餐厅里说过的话思考着:“因为你在那个时候不是说过吗?如果我有一个妹妹这种时候肯定会说哥哥今晚死在外面了吗?这句话换过来说,意思就是你没有妹妹了。”

看着南宫栩思考着得出的结论镜就无力的叹了口气:“我虽然是那样说了,但实际上我还是有一个徒有妹妹外表的野生动物的,因为父亲在母亲死后又找一个女人结婚了,所以我的家庭也不得不重组了,而在家庭重组后我就和那个女人的女儿成为了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妹关系。”

镜的话让南宫栩偷笑了起来:“真是复杂的家庭关系啊!不过没有血缘的兄妹关系一般不是让人很羡慕吗?会这样说…难道你很讨厌自己的妹妹吗?”

南宫栩的问题让镜仰天长叹:“这怎么可能会让人羡慕,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可不是全部都跟那些动画作品、文学作品中的妹妹一样,而我这只妹妹不巧也正是那种徒有妹妹外表一点也不可爱异常凶猛的野生动物,不…应该是战斗力被强化过的暴熊,会说出这种话也只是你这只猫的脑袋不正常吧!我也的确是稍微有点讨厌她,但是也没有办法,谁叫她现在是我的妹妹,总之你如果想要呆在我家里就先把性别换回来,到时候我也好解释原因,如果我的妹妹不肯接受,那我也帮不了你多少,到那种时候就只能请你继续呆在你的箱子里了。”

听到镜这样说南宫栩就笑着:“在意的居然是这个啊!而且你还真是一个愚蠢的人类啊!!”说着南宫栩就看向自己怀中抱着的箱子,从箱子的外貌来看,南宫栩怀中抱着的箱子差不多是一个能装下两个机箱大小的一般纸箱子,会把这种箱子当做家,只能说南宫栩的脑袋有着不轻的问题,或者说有别的特殊原因,想到这里镜就听着南宫栩继续接着刚才的话说下去:

“这个箱子可是我的家,这不只是一个单纯的箱子,而且我的性别和我住你家里有什么问题吗?这个性别不是更方便吗?以女朋友的身份难道不更方便吗?喵哈哈!”说着南宫栩就自以为自己很聪明的笑了起来,听到南宫栩的笑声,镜就忍不住以魔鬼般的手法趁南宫栩不注意的时候伸进南宫栩的兜帽里,用力的捏紧了南宫栩的两只还没有藏起来的猫耳笑着:“你想被我撕了做成手撕猫排吗?”

镜冷冰冰的话语配合着冰冷的天气让南宫栩看起来好像明白了什么一样的说着:“我明白了,真是对不起啊!”就在镜松了一口气刚放开南宫栩的时候,南宫栩接下来的话让镜的一整张脸都黑了下来:

“是我错了,没有女朋友应该很寂寞吧!平时都是靠自己的双手慰藉自己受伤的心灵吧!真是可怜啊!”说着南宫栩就以怜悯的目光看向了镜,看着眼前以怜悯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南宫栩,镜就像是被恶魔附身般的样子的看着南宫栩笑着:“我看你是不想活了,想让我来帮你解脱吗?我一点都不介意。”

看着被恶魔附身般的镜,南宫栩就感到尴尬的苦笑着,还没等南宫栩开口镜就给了南宫栩一击注满了爱的勾拳,令南宫栩发出了一声惨叫:“呜啊!”的一声抱着箱子倒向地面。

在冷静下来之后,看着抱着箱子安静的跟在身旁的南宫栩镜就无奈的说着:“你给我听好了,不管怎么样,我和妹妹是和父母分开住的,你只要不让我妹妹讨厌,住上一个月应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这样啊!”说着南宫栩就委屈的看向一边,然而还没过多久南宫栩就如同注意到了什么一样立马精神了起来:“等等!分开住……那也就是说…嘿嘿嘿!这不是典型的两人世界恋爱情节啊!就没有发生点什么吗?”

南宫栩邪恶的笑声让镜打个冷颤,一脸无语的看着已经恢复了的南宫栩:“你的脑袋里到底装的是什么?只是因为我们家有两套房子,这边上学比较近我才和妹妹一起住在这边而已。”就在以为南宫栩还会说出点奇怪的事情的时候,南宫栩却一脸悲愤的说着:“我还以为会发生什么充满禁忌和禁断的爱之剧情,没想到你居然是该死的钱畜!”

南宫栩的悲愤让镜无语的看着南宫栩:“你到底有多蠢啊?那两套房子是父亲从上一代继承下来的房子而已,而且我们家也不是多有钱,至少生活上是平静一般到让人想吐。”镜刚说着就感觉到自己的大腿被南宫栩抱住了,低下头看着把性别转换过来的南宫栩正抱着自己的大腿后,镜就一脸无语的说着:“你突然之间干什么?”

“当然是求包养了”说着南宫栩就一脸坦诚的抬起头仰望着镜:“你这个该死的钱畜包养我吧!这样我就一辈子不用工作了。”

“你是傻子吗?”说着镜就一拳打到了南宫栩的头上,令南宫栩放开了镜的大腿一脸伤心的说着:“我只是想一辈子不用工作就能美好的活下去而已!为什么会这么难呢?”

“我真是服了你了,只有一个月,这是仅仅只有一个月的契约,你应该明白的。”镜说完,南宫栩有点生气的抱着箱子说着:“我知道了,你这可恶的人类,明明都对我做过那样过分的事情了。”

南宫栩的话让镜感到有股青筋暴起的冲动:“能不要说这种让人误解的话吗?我会忍不住捶扁你的,而且要说家的话,你不是也有家吗?也没有必要特地住到我家来吧?”

听到镜这样说,南宫栩就无奈的看着自己抱着的箱子:

“这个箱子虽然就是我的家,但是箱子里可没有食物!而且如果箱子坏了,我施加的魔法本身就会被破坏,装在里面的家具全部都会爆出来的,我要是正在里面睡觉就很危险了,所以我的箱子当然是要放到安全的地方了,所以我就要住在你家里了。”说完镜就一脸无奈的看着南宫栩抱在怀中的箱子:“这还真是迷一样的逻辑,不过,这样一听还真是危险啊!还有你不是妖怪吗?妖怪用的不都是妖术或者法术之类的吗?为什么偏偏会是魔法?”

镜的问题让南宫栩傻笑了起来:“嘿嘿!这你就不懂了,即使是妖怪也是要与时俱进的,落后的妖怪可是会被时代淘汰的,落后的猫的毛皮也同样不会有光泽!”听到南宫栩说出这种话,镜感觉一阵无语,同时让镜心生疑问:“南宫栩…你真的是猫一类的妖怪吗?”

面对镜的疑问,南宫栩笑着解释了起来:“我当然是猫一类的妖怪了,也当然是猫科一类站在妖怪顶峰的王族之妖,不过因为情况有点特殊才沦落成今天这幅模样的,我既是身负南宫王族之血的妖怪又是拥有着不存在的妖怪之名的大妖,被封印的我现在就连以前千分之一的实力都没有,换言之现在的我只是一个十分弱小又无力只能靠卖萌为生的妖怪了。”

听着南宫栩颇有自知的话,镜就倍感无力的说着:“没想到你还挺有自知之明,那不存在的妖怪,不是本身就不存在的妖怪吗?那你又为什么会存在?”

镜的这个问题,让南宫栩感到高兴的笑了起来:“‘薛定谔的猫’这个量子力学实验你知道吗?”

南宫栩的问题让镜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但在掐了下自己的脸发现自己不是在做梦后,就还是不敢相信。

看到镜自己掐自己的样子,南宫栩就疑惑的问:“你在干什么?”面对南宫栩的问题,镜就苦笑着:“没什么。”

开什么玩笑,从妖怪口中居然听到物理学的东西,要说这不是噩梦还真让人难以相信啊!

想到这里镜就接着刚才的话说了下去:“那个有名的实验我当然听说过,那只被薛定谔装在盒子里不知道是生还是死的猫也的确挺可怜的,但是那只被薛定谔抓去做实验的猫和你有关系吗?”镜说到这里,南宫栩就感到一脸愉快的笑了起来:“当然有关系了!毕竟那只猫就是我的祖先,而拥有不存在妖怪之名的我和我族其实就是近代诞生的,换言之也就是现代妖怪,属于现代的妖族了。”

“现代妖怪?……居然是现代妖怪还是薛定谔猫的后代!!!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有这种现代妖怪。”镜说着就一脸惊讶的看着南宫栩,而南宫栩看到镜的表情后就感到满意的笑着:

“嘿嘿嘿,你惊讶的表情我很满意!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

在无语了一段时间平静下来后,镜看着南宫栩:“你的意思是说自己是近代诞生的妖族中的一员,那你的妖族到底有多少人?”

面对镜的这个问题,南宫栩就笑着伸出了两根手指说着:“那当然是只有二个了,我族可是代代只有两个的,毕竟只有一个可无法完成王族的繁衍,不过……”说着南宫栩的眼神就突然黯淡了下来,而随着黯淡下来的眼神,两只猫耳也一同无力的耷拉了下来,一整张脸顿时写满了充满高兴的绝望:“到了我这一代只有我孤身一个。”

而就在此时一个男人正站在旁边高楼楼顶上悄无声息的注视着镜和南宫栩对耳边的手机笑着说:“嗜热链球菌按时报告,没有出现问题。”

“我知道了,嗜热链球菌继续跟踪监视。”

听到手机中传来另外一个男人的声音,自称‘嗜热链球菌’的男人就注视着镜和南宫栩笑着:“明白,嗜热链球菌这就继续监视。”说完男人便关闭了手机,把手机放进了裤子口袋里看向南宫栩身旁的镜笑着:“真是可怜的人类之子啊!真是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去怜爱啊!但是我可帮不了你,毕竟这是我的任务。”

另外一边的大叔在回到家后就立刻打开了空调感受着空调带来温暖看向蓬莱:“那个时候,在酒池肉林店门口的时候蓬莱你说过,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简单是怎么回事?那个时候你想说什么?”

面对大叔的问题,蓬莱在想了想后就回答了大叔:“笨老爹不是有这样一个传闻吗?传闻妖龙戏一族和大江妖族的关系不错,你还记得那个时候雪女说过的话吗?她是受到委托才来到这里,而且是在镜走后不久很快就找到了那里,如果传闻是真的,妖龙戏雨连与自己一族关系好的大江妖族都请来了,做到这种程度,多半不是为了复仇,而是为了报恩!”说到这里蓬莱就用肯定的语气继续说着:“没错!戏雨肯定就是为了报恩才这样做的。”

听到蓬莱这样说后,大叔就笑着看向房间的空调:“现在才想到这里,我的女儿果然很笨啊!那么戏雨来这里复仇的传闻也不是空穴来风,戏雨如果一方面是来这里报恩的,那么另外一方面要来复仇的传闻又是怎么回事?”大叔说完,听到的蓬莱就愣住了:“诶!难道不是误会吗?”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