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宝骊文学网 > 小说库 > 冷傲仙尊:聘徒为妻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14日

《冷傲仙尊:聘徒为妻》精彩章节目录_易水流小说免费阅读

冷傲仙尊:聘徒为妻

作者:易水流分类:古言小说类型:相爱相杀

他是仙界至尊,一步一步踏着荆棘染血苍穹下,从不信命不认命。她是天地源神,注定为浩劫而生为浩劫而死,正是命…………可被封印了魔气,她便无法成真神。世间至强的神,被邪族杀的鲜血淋漓,伤的体无完肤,却坚持不肯破那层封印。成堕仙,毁蓬莱,造泼天杀孽,遭万人唾弃…………她拼命掩盖那个云梦湖的秘密,最后却什么都留不住…………他终是剜下她的琵琶骨,废了她一身灵力,丢进了东海,不曾回眸。守护和杀戮同行,爱恨与痴念交织,在风云涌动的乱世中,谁能守护住心底的一缕执念?...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距离那次天绝峰之战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月了,浩劫过去,普天同庆。

人间刚好是年末,爆竹烟花齐放,在这样的喜庆的氛围里,还有十天十夜的流水宴,因为镇国女侯和太医胡不归成亲。

护灵第一年,镇国女侯顾萌和神医胡不归喜结连理,灵帝大喜,赐胡不归一品官爵,世袭!

整个朝堂,整个灵国,唯一的世袭,在顾萌萌和胡不归的儿子身上。

可是帝王却一直没有纳妃,灵国百姓也明白了,帝王终究忘不掉那个至尊的女弟子。

虽然萧灵儿已经成了至尊之妻,可帝王的深情不曾改变,这让百姓们口口相传,无数的帝王爱慕仙子的版本,在说书人,街头小巷里流传。

护灵第二年初,边关叛乱,帝王再次出征,却没带将军陌玉,而是带了一个红衣少年……

王帐里,红衣少年半穿衣裳,露着香肩锁骨,柔若无骨的赖在了,正专心致志看竹简的年轻帝王身上。

“理理人家嘛!切……竹简哪有我好看?”子墨生气,却又不敢夺了姜玉泽手里的竹简。

因为不管是处理政务,还是军中大事,姜玉泽就跟老僧入定了一般,非要处理好了,才会搭理他,在此之前,姜玉泽只会看手里的竹简和奏折,雷打不动。

子墨转身,伏在了姜玉泽腿上,伸手一拉,就解开了他的腰带,结果他一抬头,姜玉泽把竹简翻了一面,继续看,目光平静如水,毫无涟漪。

恨恨的看了那竹简一眼,子墨就伸手摸入了帝王的腰身,好像是没有知觉,姜玉泽连汗毛都没有动一下。可是姜玉泽还在看,任由子墨怎么挑逗,他都是气定神闲。

结果子墨泄气了,满脸失望的说:“我还是回青灵山得了。”

“你若是这样随军,明日就回去吧。”姜玉泽拿着笔画了几个圈圈,手里的笔极稳,竹简都不曾乱一下,连看都不看那妖娆勾人的少年一眼。

结果冷不防被咬住了执笔的手,姜玉泽眼睛还在竹简之上,但是心思却跑到了黑发散开看不到的地方,眼睛里开始波涛引起的暗流涌动,眸子暗了暗,深邃起来。

“明日你就给我回去!”姜玉泽一目十行的看完了竹简,心里已经有了对策,抛了竹简,丢了笔墨,摁住了那颗黑发细腻的脑袋,熄了灯。

“嫁给我吧,做我海皇。”子墨轻声附耳过去,鲛人特有的声线故意放的婉转柔媚,让人心极容易被蛊惑。

“我不是胡不归,子墨,在我身下,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姜玉泽直接把子墨当成个女人,拿顾萌萌比他。

果然子墨哼了一声,撑起身来,跨坐在姜玉泽胸前,压着他的手腕。

“现在你在我下面了,做我海皇吧!你不想和我在一起吗?”子墨看到了模糊不清的脸上,突然摄人心神的眸子睁开了,一下子就让他弱了气势。

“是吗?”姜玉泽轻笑一声,翻身就压住了子墨。子墨不断挣扎着,却撼动不了姜玉泽的铁腕一丝一毫。

“你为何不愿,你就是不喜欢我,就连个名分都不肯给我,你走!你起来!”说着子墨就带了哭腔,委屈极了,像是在说一个十恶不赦的坏蛋。

“好了好了,我哪里不肯给你名分,我灵国皇后之位空了快百年,你若嫁给我,就是我姜玉泽的开国皇后,不行吗?”哪里不肯给子墨名分,关键是他不肯嫁,姜玉泽也没办法,总不能直接把凤冠给他戴上吧?

“不要,我海皇还空了两百多年呢!你怎么不嫁给我,做我开国海皇呢?分明就是你疼我,找那么多借口,有什么用!”子墨越说越委屈,就不停的落泪,周围的水汽就越来越多,把两人的被子都打湿了。

“不疼你,说这个话,不觉得自己良心痛吗子墨。”还不够疼他?

不纳妃娶后,连后宫都不要了,大军都开拔,子墨说不带陌玉他就不带,说让他随军就带他来了,说脚疼就背他,说口渴三十万大军就得等着他一个人,去拿了紫金葫芦给他汲最干净的水源来。

一路折枝摘花,花样百出,生生把三十万好好的汉子们折腾的够呛……

“你居然说我没良心!姜玉泽!你给我滚开,我回东海,你别压着我!滚!”

……

一个不肯嫁,另一个等着娶。

如此七年,皇帝出征了七年,平了整个原来的姜国疆土,打下了新的灵国版图,上至幽州城外的仙界天河,东至东海蓬莱岛外百里,西至魔界断方舟万里黄沙,南至仙界蛮荒界边,再也没有空白之处可以打下了。

空前绝后的灵国地图,把所有边界灰色地带清算一空,是九州大地成为过眼云烟后,最辽阔的版图。

灵帝姜玉泽带着一个鲛人,踏过了整个九州,开拓了四个边界,打下了灵国十三州。载入人间史册之首,上到过百老头,下到三岁孩童,无人不知灵国帝王,骁勇善战,任用贤能,废除世袭,开新气象,终生未娶,年过三十又一,崩。

本来平静的岁月里是极好的,偏偏没有波澜的日子太快,快的没有味道。

华阳宗,一颗黑色的鸟蛋在万起山的手里,他仔细的抱着,不大,只有他半个手掌的鸟蛋。

目送着八道黑白双翼的羽族男子离开,空气中强劲的气流还没散,有力的翅膀瞬间就带那人离开了视线,万起山抱着那颗蛋返回了屋子。

屋里是一双暗淡无光,却完整的黑色翅膀,足足有一丈长。虽然比起来刚刚那个羽族几乎是星辰皓月,但是万起山还是很满意的摸了摸那柔软的翅膀,将手里的鸟蛋小心的放置在上面。

“乖哦,师兄帮你杀了伏流长,拿回了你的东西。你看,该是你的就是你的,师兄现在是咱华阳宗的宗主了呢,等你出来啊,没人敢出来让你洗衣服了,没人欺负你了……”

一年后,华阳宗上的宗主房间里,多了一个三岁女孩儿,在一堆破碎的蛋壳儿里,怯生生的看着一脸呆滞的万起山,最后被抱了起来,那男子摸了摸她的后背,然后笑了一声。

没有翅膀,不是羽族,只是普通的妖了,真好。

东海龙宫,守着水晶之上的沉睡的玄武神兽,已经有三年了,姜穹已经成为十七八岁的少年。

突然响动的声音,让姜穹立马回头,一个慵懒的玄衣青年,伸了个懒腰,然后对他微微一笑,绝世倾城。

小黑一下子被扑过来的姜穹抱住,他愣了一下,神色缓和的拍着姜穹在不住发抖的身躯。

在七彩水晶波光流转的龙宫里,没有了鲛人王子墨,多了个凡人姜穹,还有东海神兽,玄武。

万里无云的蔚蓝苍穹之下,蓬莱岛上,却只有两个人。

“你说,这小黑是怎么想的,好歹也是神兽,怎么就看上了一个凡人,还是个男的,这让我怎么跟灵儿说嘛!真是!唉……”

“无妨的,姜玉泽不也拐走了子墨吗?这东海总得有人守着,只要姜穹在,玄武神兽就会一直在龙宫里,不挺好的嘛。”

“啊!你是说……子墨和姜玉泽,哎呦我的天哪,我的小心肝儿哎!”林罗如痛心疾首的捂住自己的心口,这子墨竟然真的,弯了?

“你的小心肝儿,不是我吗?嗯?”楚朗挑长的尾音,目光暧昧的瞅着一脸通红的林罗如,手指抚上了她的宛如云霞的脸颊。

慕璇被武炎拉住了手,他们看着清瑶离开的背影。她终是放不下心里的人,选择了入佛门,斩断情丝,却怕那也是忘不掉太虚宗青灵山上的那个人。

慕璇再婚,是和两仪教宗主武炎。两仪教和太玄宗,两个宗主的亲事也是惊天动地的大事,仙界纷纷祝贺,几乎所有的仙门都来了,除了佛门。

佛门净地,主持圆悟看着跪在佛灯下已经三天的女子,叹了口气,摇头走了,又是个痴儿。

可是最终清瑶还是留在了佛门,她洗净了纤纤玉手,舀水煮饭,一身尼姑衣袍,素净整洁,却还是被佳人穿出了几分出尘,长得太过美貌,即使没了青丝,脱下霓裳,也难遮那股沉鱼落雁的气质。

玄姬往生,看到姜玉泽和子墨的时候没有太多的波动。虽然玄姬一直以为姜玉泽,应该是个大好男儿郎,不该好这口的。

但是在鲛人用清凉婉转的歌喉,唱出酥媚入骨的歌声中,姜玉泽苦笑了一声,子墨在催他回去呢。

玄姬不自觉的打了个寒战,然后姜玉泽只能目送着,一脸恶寒和怀疑目光的玄姬被往生赶紧的拉走了,仿佛在待下去就会被歌声唱歪了一样。

而后刚缓过劲儿来的玄姬,又不可思议的看着龙宫中,层层叠叠的幔纱后,被屏退的宫人都不敢接近的房间里传来陌生又熟悉的喘息,居然是玄武神兽,在压着……她爷爷?

往生立马手脚麻利的,接住了晕过去的玄姬,赶紧离开了龙宫!

小小的庭院里,九白穿上了七彩鳞甲,被衬的好看极了,整个人都温润起来。

“哇,真的好漂亮啊!九红,这是什么啊?”九白不可思议的看着身上那七彩鳞甲,是在是太美了。

“这是鲛人王的尾鳞,九白,你可要好好藏起来。”望九蓝一眼就看穿了那来历不凡的鳞片,除了鲛人王子墨,没人能拥有它。

“好,好吧,子墨哥哥为什么不要它们了呀?这么好看的鳞片,他怎么不要了呢?”九白疑惑不解,他都爱不释手,那个子墨哥哥为什么抛弃了它们。

“因为啊,我王会成长的,这些鳞片就是他成长的痕迹,等他遇见了爱的人,愿意和他共度良宵,那他就可以重新长出新的鳞片了!”九红满意的看着光彩流转不歇的鳞甲,刚好合九白的身。

“哇!共度良宵啊。那我和你如果成亲了,你会不会也褪鳞片啊?”九白说完,看着九红突然愣神,脸上红的滴血,跑开了。

看着跑远的九红,九白也不去追,就痴痴的看着她,眼睛里有狡黠的光。他故意的,其实九白早就查过了,鲛人一生褪一次鳞片,只有在成亲洞房的时候,该注意的事情,才十六的九白早就背熟了。

“好小子,你就不怕我不让你和九红成亲吗?”望九蓝挑眉看着那个坏小子,等他怎么回答。他俩现在可是兄妹,尽管不是真的,也有个名头了不是?

“怕!哥,你说不让就不让呗,大不了你弟弟孤单一个人,就这么过一辈子了。到时候等你老了,我再欺负你不让我娶媳妇儿!哼!”九白抬起下巴,一脸无所畏惧的模样。

“呵!敢要挟你哥哥我,九白你给我回来,别跑!”

晚上,三个人吃饭,望九蓝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九红。”望九蓝看着低头吃饭的九红,抬起来脸,那枚泪痣,长得真是位置,和她娘亲一模一样。

“嗯?怎么了,哥。”九红看着望九蓝的视线有些散,应该是在想什么。

“我查到了你的身份,你们要知道吗?”望九蓝觉得这件事还是有些重要的,就放下了筷子。

“说吧,九红究竟是怎么流落街头的!”九白迫不及待的问。

“九红的母亲,是一尾鲛人,很多年前,被皇城最出名的玉栏干买下了,又被捧为一年一度,十里红廊的花魁,最后……”

“最后怎么了?”九白快急死了。

“最后被护国公买下,养在了府邸,然后整日不愿出门,被前来查看的护国公夫人,在水池边逮到了个正着!因为饲养鲛人可是天下大忌。”

“曾经前朝,就是因为大肆捕杀东海鲛人,结果引来了东海之怒,九州大地被东海水整个给淹了。乱世中,姜家人崛起,救下不少难民,组成了姜家军,不为打仗,就是救人,哪里有难去哪里。最后东海退水,众望所归的姜家人,就坐上了满目疮痍,百废待兴的九州王座,这才成就了千秋大业,有了姜家皇世近千年的基业。所以姜家的第一位君王,明令禁止饲养鲛人,发誓只要见到违禁者,杀无赦。”

“尽管过了这么久,姜国早就没有什么鲛人了,也没有那么严格的禁制。但是那个护国公,在自家后院饲养鲛人,整日不理世事,留恋鲛人女子,甚至为她建起好几座阁楼,均是琉璃瓦房,只为搏那鲛人一笑。”

“护国公荒淫无度,当时的姜国皇帝还是姜穹,姜穹为人光明磊落,眼睛里却揉不得一点沙子,皇家的话,言出必行。所以护国公的夫人知道,就算是自己的儿子,皇帝也绝对不会饶了他,甚至还有可能牵连甚广。按照姜穹的性子,恐怕整个皇城都要被掘地三尺,非用血溅皇城,来警告那些妄图挑战开国誓言的人。所以护国公夫人愣是杀了,当时跟着自己一起的丫鬟和奶娘,独自隐瞒下了这件事。”

“可是当时的她,才生下孩子,又得知丈夫荒淫,还杀了最亲近忠诚的两个人,导致心里郁结,然后一病不起。要不是她儿子还小,她当时可能就撒手人间了。可是也没能撑太久,姜玉泽三岁,护国公夫人呕血去世,那时候姜穹其实,早就知道了儿子的荒淫的事迹,只是隐忍不发罢了。老皇帝怕杀了自己的儿子,导致儿媳撑不住,但还是没治好护国公夫人的心病,只活了三年人就不行了。”

“当时护国公夫人去世,姜穹悲恸,就准备下手的时候,孙儿姜玉泽又高烧不退,那时候老皇帝已经心力交瘁了。尤其是,你们也知道,姜玉泽就是姜穹默定的下一任姜国之君,怕姜玉泽年幼,父母双亡的打击太大,最后只杀了那个鲛人女子,幽禁了护国公。”

“当时老皇帝也不想杀那个鲛人的,奈何鲛人求死。只托付了一个小丫头给他,说是故人之子,其实就是九红。鲛人逆天命而为,为了让自己的女儿不复她的老路,她先是用极天之术,破开了你的腿,让你和常人一样行走。然后又用了自己的魂魄为代价,把你的气息和面貌遮掩住,这样,就不会有人再捕捉你了。”

“姜穹按照女子遗言,将九红送去东海边的一户普通人家。但是没料到的是,那里突然崛起一股马贼,暗卫没看住,孩子不知所踪。姜穹大怒,本就身子骨不好的老皇帝,一下子就伤了心肺,居然生生被气的呕血而亡,但是他到了地府,用来生一世富贵安乐,向冥王借了五年寿数,硬是又撑了五年,把皇位给了姜玉泽,这才离开人世间。”

“期间又加上玄姬现世,天下动荡。姜玉泽十四岁就跑去了军营,十五岁就领兵,姜穹实在是没有太多精力去找那个鲛人的孩子,他也是强攻之末,硬撑着的那五年也是提心吊胆。姜玉泽也是争气,五年时间就在军队里成长起来,十八岁平息凉安侯叛乱。天下暂时安定,让姜穹省了不少心。但就是因为姜玉泽太过于耀眼,军中又无将才压阵,他反而离不开军队了,也让姜穹牵挂不已,最后姜穹借的命数尽了,都没能看上孙儿一眼,就魂归奈何桥。”

“老皇帝临死前,曾经写过一封密函。因为他猜到了那个弄:丢的女孩儿,很有可能是皇家血脉,但是姜穹最后还是一把火把密函烧了,没人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如今也没法查证,历史过眼云烟,九红生来坎坷,但是还好被九白找到,又解开了禁术。你是你们一族,唯一见到了你们的鲛人王的孩子,也不算上天太过于辜负了你。”

望九蓝看着九白抱着落泪的九红,那滴落在桌子上的,依旧是平平淡淡的水珠,没有成鲛人泪,也……是很好的。

九红就这样得知了自己的身世,在九白怀里,哭了好久。

全书,完。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