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宝骊文学网 > 小说库 > 艾玲普拉年代纪及厄尔斯诸王志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11日

《艾玲普拉年代纪及厄尔斯诸王志》精彩章节目录_罗德兰刑警总队小说在线阅读

艾玲普拉年代纪及厄尔斯诸王志

作者:罗德兰刑警总队分类:都市小说类型:战争

所谓人类的故事,而何者又能论及人类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放下了握住的表单,抬起左手,我掐着表,焦急的在四周来回走动着。看起来不小的空间内,三三两两的或站或坐下的零落的几个人。从后往前,看到的是标着日期的黑板,盛放着的分割整齐的沙盘,两边侧放着几架太师椅,近处不大不小的长桌上陈列的是茶具纸笔之类。窗外,花园中半绽放的向日葵摇头指向偏北的方向,日头是已然升到最高了,却好似差点什么。

「如果他再不来的话,是不是就可以宣布开始了?」向着主坐席发问,低头看向门外,不闻有踪迹,也不见有身影。

放手松开门把,提起公文,缓步上前,走到他的背后站立着。

「再等等吧,他上次答应我会准时来的。虽然他对于此也的确是个无关紧要的人物。」颇有风度的发话了,不管是对人还是对事都又细心又宽容的奥斯特罗大人。

清点了到来的各位,加上我也不过四位而已。名义上是决策会议,事实上就是简单的交流得来的情报罢了,真要照这样讲下去的话,四人倒还多了,的确是不需要五人的程度。

哈哈,有寡头政治的既视感呢。

尽管来人并不是管理领地的全部,而是大多数人对于决策并无关紧要,作为皇室直属和分封的王冠领地,大多数政策是不需要也由不得我们来负责的,直接托付给上面的决策层就可以了。仅剩下的属于我们的事务便是如何在瓜分土地的狂潮中抢占自己的那一份,以及为即将到来的皇选做准备。

So,我们所做的大多数都是些绞尽脑汁来挤掉竞争对手的肮脏勾当而已,说是这样说,但无论干出什么可都是出于对国家对人民着想呢。

……

走廊上传出稀稀落落的脚步响,是在木地板上随意践踏发出的跑动声,何等的无礼。

迅捷地强扭开门,发出哐当的碰撞声,他前倾的身体所夹带出的一阵旋风挂浮起门前的地毯,还半弯着腰,来不及喘气,却急忙站正发话了。

「我这压着点到的,应该没算迟到吧?」呼呼的喘息着,是我们经常迟到还不知悔改的厚颜无耻恬不知修的新晋卫戍队长——尤菲诺大人呢。

「那么,奖金我就先扣掉一半了哦。」吓唬似的撩拨他,我喜欢看他受刺激时哭笑不得的样子。

「拜娅!」才刚刚喊出本人的名字,怎么不继续了呢?是我们的尤菲诺大队长被自己呛到了吗?

「哈哈哈哈。」多次自我强调过,要矜持,但还是很没品的笑了出来。

「行了行了。」太师椅上的那位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坐下,「如果人都到了的话就可以开始了。」

向着正中的方向眨了眨眼,是向着奥斯特罗大人示意。

轻点头,他拍拍手,叫停了大家,道:「那就先从第一项说起。」接手拿出我理好的公文夹,检查仔细后挑出几件,平铺在桌上,「这是我从淮原的代表那里拿到的公文。」

「我这边也一样,是有关的文书。」师爷举臂复议。

坐落于「艾琳普拉」之上的,以易第志为中心向西并由海所隔开的大陆,被淮原山所分割的两块大地,也因此山所得名。在征服战争之中,以淮原执政为首的政权分的了由半个通古斯和随后攻陷的整个日本所组成的大块领地,并伴随着两块领地所携带的巨大领海,继而又在中原的权力斗争中逐渐掌握了中国地方江南区域的经济。

淮原之存在,也就是如此了。

「若是直接跳过上面的客套话,剩余的有价值的内容并不太多,总结一下的话就是希望我们取消对燕系的经济封锁,以及减少对晋系的军火倾售。」奥斯特罗大人端起茶杯,润了润嗓子,接着又道,「依我的看法,仍是想着让我们暂缓或放弃对关内的干预,以让其在沿海的经济不受侵扰。」

「你们都没有想过吗?」师爷又接着,像是要补充什么,他们二人的配合已然默契至似如双簧一般,「拥有目前的日本和领海的并不是淮原执政本身,而是其兼任的远东政务大臣这个头衔,而持有此二头衔的人早在今年二月的战役中失踪了。」

「现在的淮原地区并不存在一个实质上的有力的集权领袖,而是前任领导班子及珞契这个家族维持的一个摄政会议罢了。」奥斯特罗大人又在后面接应道,「况且原执政官其女按原本计划将于今年的十一月继承其领地和官职。」

「然而。」故意卖关子似的拖沓,是为了强调重要性。

「政务大臣这种级别的官职是不能由女性承担的,若是她真的继承了家业,皇室必将收回这个头衔,导致他们的家族失去所有在厄尔斯这颗星球上的土地。」这才是重点,前面的话也只是为了引出此语,「而即将失去土地的他们为何又会有干预沿海的实力与信心呢?!」

笔墨触及在速写纸上,发出哗哗的响声,与笔锋划过的风声融为一起,我需要将他们所描述和讨论的一切在短时间内记录并保存下来,这是作为一名秘书的责任。

「那位珞契家族的千金应该怎样称呼?」转头看向我,等待着一个确切的答复。

匆忙的翻找着准备的资料,在慌张中漏掉了几张书页之后,找到了。

「琼……玖。」战战兢兢的念出来了。

「对了。她正好于今年的八月,也就是一个半月前——遇刺了。」

「具体过程和起因结果我是一概不知的,但是就因为这一次的行刺,她的继承期限因养伤和恢复的原由理所应当的延迟到了明年的六月。」放下了手里的公文,歇了口气。

「明年六月……」低声思索着的是奥斯特罗大人的军务总长,略微发福的腹部在思考中上下起伏。

是叫加布里埃尔,对吗?

「这不正是皇选的举行时间吗!」可见我们充满元气的尤菲诺大人反应过来了。

用右手的指肚扶了扶眼镜,师爷又缓缓的说:「若是她赢的了此次的皇选,便可以以下一任帝皇的名义重新分封头衔并继承所有领土了。」

举手投足间充满了文人气,让我想起了曾经服侍的艾尔妲大人。

「你的意思是暗杀只不过是掩人耳目的幌子,是他们自导自演拖延时间的计策。」

「你猜对了。」领主大人敲了个响指,扶着椅背转了一个面,「加布里埃尔,你的想法和我一开始是一样的。」

「但直到我看见那个人的头部为止。向我递交文书的那位林檎先生与珞契家族签订了入赘的婚约,遇刺当天又是他表哥的生日,他作为家族新晋成员和原家族亲属不可能不到场。所以如果他提交的事发报告不是编造的话,他当天也应该是列席的,这也是为什么他的角几乎被连根切除了,应该是受伤后截除的。而据我对他们舛河民族的印象来说,他们和同为有角族的凯维族不同,他们对于角部极其重视,这代表他们的家族和人生荣誉,若是为了某些计策而自断双角是不大可能的事情。」

「这就能排除嫌疑了吗?为了集团的利益,他们那些人做出什么都不算作奇怪的。」我在一旁强调,防人之心不可无。

「你说的是,拜娅,但他们显然是想将这件事做为威胁我们的手段。」翻开公文的最后几页,被重重叠在底下,小心地抽出来,推到长桌的正中央,「这张照片是刺客在飞机场时监控的抓拍,虽然不知道最后是上了哪架飞机,但照他们官方的说法,是飞往上云的这一架。我可并没有在那一天收到所谓的通缉文书,他估计也没做准备,所以对于飞机的排查和机场的搜捕这两项他都是赖不着我的。」

「至于是不是摆拍,你们心里有数,反正我是不晓得。」

祸水东引吗?如果遭遇刺客这件事的确不是自编自导的话,那通过对证据的封锁来嫁祸别人并不是没有可能,然若是真的玩弄了这一出,而又用此事来泼他人的脏水呢?

而且现在从艾玲普拉至厄尔斯的转移是单方面的,正常的地球人在没有特殊的认证文件前是不能在两星球间自由调动的,所以刺客必定是艾玲普拉的本土人,那么淮原方面与刺客有联系而刻意做出的逃亡许可也不是无概率的事情。

那也太狠毒了,再朝这个方面想下去,会变成认为整个世界都充满了阴谋论的中二病的。

「今天也主要是讲这件事,为了疏导舆论,我可能要找电视台办点事。」起身,是要结束的意思,这已经是例行公事了,「其余的,包括是否会接受他们提出的条件,还要看师爷和财务总长稍后的结论了,先行散会吧。」

「拜娅,你去通知一下媒体,说我要组织见面会。」

「啊。我知道了。」收拾好材料,搭上门把手,待其他人都离场后,准备回办公室。

「尤菲诺,你明天早晨先去电视台那边维持一下秩序,我可能还要把上次没拍完的拍完。」

「诶?好吧。」

看他沮丧的样子,突然就很想笑。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