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宝骊文学网 > 小说库 > 时空寻夫:农女有田不愁嫁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11日

《时空寻夫:农女有田不愁嫁》精彩章节目录_萧筱檬小说免费阅读

时空寻夫:农女有田不愁嫁

作者:萧筱檬分类:穿越小说类型:神仙妖精

他醉心医术,她供给药田。他征战杀场,她供给粮草。他万众瞩目,她风华绝代!“王爷,你有想吃糖么,其实我超甜!”...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死二妮儿,你来干什么,是不是想讨好那个男人,让她带你做官太太?”宋老太看着来势汹汹的二妮儿,心里就不痛快。

“二妮儿,你快来帮着看看,这人是不是不行了。”

对于这样咄咄逼人的宋老太,小叔早已习以为常了。

“宝哥儿,你让她看什么看,她个赔钱货会看个啥。反倒帮了倒忙,害死了人,还得让你兜着呢。”

宋老太身宽体胖地守在西屋门口,对着宋柠栀就开骂:

“就知道你个赔钱货,哪里有便宜往哪里钻,怎么,才这么大就想找男人了,看你长得瘙样就知道是个不安分的,就应该把你没把家风带歪之前把你卖到窑子里。”

“你一天天的不是想卖女求钱,就是巴结权贵,家风就算被带歪,也算对得起祖宗了!”

“你个小不要脸的,敢顶嘴了,看我怎么抽你。”

宋老太抄底鞋底就往宋柠栀的背上抽去,宋柠栀一个转身,抓过宋老太的手臂,往后一推,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

“娘你没事儿吧。”

“不要脸的赔钱货,反了你了,现在还敢打人了,你个不孝女哦。”

看到宋柠栀眼中迸发出了的怒意,宋老太有些胆怯没敢再出手打她,脑子一转,坐在地上哇哇大哭起来。

“你个没良心的,我供着你吃,供着你喝,我还没老呢,你就敢打我,我要是老了,还不知道怎么样呢,我怎么养了你这么个白眼狼啊。”

刚刚这边的动静就有点大,眼下听着自家老娘又在哭诉,儿子几个跟孙子孙女都陆陆续续赶了过来。

张氏本就有些吃味宋老太平时对宝哥儿太好,现下看宝哥惹出事儿了,更是火上浇油:

“你幺儿不行,不还有大儿吗,别一天到晚心都偏到你幺儿哪里,现下知道谁对你好了?”

搞不清状况的张氏还大嘴巴。

“就知道你长了个歪心思,我还没死呢,你就惦记我们宋家的家产了吧!告诉你,有我在一天,你就给我夹起尾巴做人,否则我就让森哥儿休了你。”

“我还不是为你好,别把宝哥儿的气往我身上撒。”

“就你那点歪歪心思我还看不透,就跟二妮儿那赔钱货一样,一肚子歪心思,我怎么那么命苦啊,怎么就让老大娶了你这么个玩意儿,让老二生了那么一个赔钱货啊。”

一边说着,一边又哭了起来。

闻讯而来的阿娘,看着坐在地上哭的那么凄惨的宋老太,安慰道:

“娘,您先起来吧,地上凉,别伤了身体。”

张氏:“呵呵,就你会当老好人。”

“一个个儿的不让我省心啊……我这操心啊……伺候了老的,伺候小的……这一辈没想过福……”宋老太断断续续地又骂了好一阵子。

“二妮儿,赶紧跪下来给你奶奶道歉,求他原谅。”阿爹是个愚孝的,一看老娘哭的那么伤心,也不管是不是自己闺女的错,摁着宋柠栀的肩膀就让她跪下来给老娘道歉。

倔强的宋柠栀,从阿爹的眼中看到了怒火,可原主的对父爱的情感还在,心痛的感觉不只是怒火,更多的是替原主不值!

做惯了千金小姐的她,何时承受过这样的委屈?

虽然不甘心,还是跪在地上对着宋老太道歉道:

“奶奶,对不起。”

心不甘情不愿地握紧了拳头,泛白的骨节凸显了她此时内心对于这个家又多失望。

昨天晚上大姐明明说好给自己送衣服,结果人没了,她回去的时候,姐姐都脱衣服睡着了,还打着呼噜。

今天宋老太不明不白的训斥自己一顿,结果遇到了糟心的父亲不明不白的让自己给她道歉!

只有阿娘对自己还算不错。

忍!待报了阿娘的恩,我就远走高飞,宋柠栀闭上眼睛,平静了一会儿。

“娘!你们这都是在干什么啊!能不能别再这里瞎闹腾了。赶紧让二妮儿过来给他看看吧。”

刚刚宋老太跟连珠炮似的噼里啪啦的,小叔耳朵也被吵得乱哄哄的,这刚一停顿的功夫,赶紧拽起宋柠栀,就往屋里拉。

“宝哥儿,你注意点分寸,你好歹也是二妮儿他小叔,怎么能这么拉她胳膊。”

“宝哥儿,你不会看上二妮儿了吧。”

“说什么屁话!我家宝哥儿那是大富大贵之名,怎么会看上这个赔钱货。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否则,我让我家森哥儿休了你。”

“二妮儿,到你爹这边,这么大了,不知道男女有别啊!”

“你们都说些什么屁话,我是她小叔!炕上躺着一个受了伤的人呢,你们几个眼瞎是吧,等人死家里你们开心?就知道一天到晚惹是生非,怎么没一个过来帮忙的啊?”

宋禾宝身上散发出邪性的痞子气,一时镇住了整屋子的人。

宋柠栀也没再理会众人,抬腿蹲在炕上,伸手摸了摸穆北渊颈部的动脉。

看着对方身上满是横七竖八的扫帚印,微微叹了口气,这男人也太悲催了,被人追杀到处是伤,还没好呢,又被人打成重伤。

“怪不得娘说你不要脸,光天化日你竟然摸男人,你作践自己也要注意点影响。”宋林气得眼珠子都绿了,但是见小叔护着她,又不敢轻易上前揍她,只能在一边不停地骂她。

“小叔,帮我把他头抬起来。”

宋禾宝是看过昨天二妮儿怎么救人的,也没管众人的眼神,抬腿上炕抬手把男人的头抬起来,动作虽然有些拧巴,但还是很温柔。

众人从来只见过这个宝哥儿作妖,没见过他还能这么对一个人,一个个的惊讶的下巴都掉地上了。

装模作样的从袖子里掏出灵泉水,宋柠栀再次捏着穆北渊的下巴灌了进去。

宋禾宝是看着二妮儿昨天怎么救人的,他知道接下来要清洗伤口。

没有什么别扭的举动,脱下了对方的衣衫。

可脱下衣衫之后众人发现男子的里面穿的确实二妮儿的昨日穿的外衣,虽然撕扯成条,但是那件衣服太熟悉了,他们一眼就看出来了,再回想昨天二妮儿确实一个晚上没见到,心下都认为……

“好你个二妮儿,这么小就跟男人有染,你个赔钱玩意,大早上还惹你奶生气,是不是被你奶发现你那档子事儿了?”

宋林脸黑的跟锅底灰似的,这脸都丢姥姥家去了,抄起刚刚那个扫把就往宋柠栀身上抽去。

“他爹啊,兴许是个误会,听二妮儿解释啊。”阿娘性子软,但还是真心疼她的,抱着宋林不撒手,生怕这扫把打到二妮儿身上,自己却挨了相公几扫把。

“我就说她是个赔钱货,当初就应该把她卖了……”宋老太也火上浇油。

“够了啊!你们没看到在救人啊。一个个都瞎说什么,二妮儿名声太好,你们不痛快是吧。”

“都这个时候了,你怎么还帮她说话啊!宝哥儿,你不会真的被那个狐媚子灌了什么迷魂药了吧。”

“娘!你说什么呢!”

阿娘李氏被丈夫打疼了,松了手,宋林顺势狠狠地给了李氏一脚,抄着扫把就往宋柠栀身上抽去。

“你打她试试!”

小叔挡在宋柠栀跟前,双手叉着腰,怒火外泄,恶狠狠地放着狠话。

宋林也是个怂的,见小弟这么护着二妮儿,也不敢真的打他。

“都出去。”

小叔继续瞪着眼睛,放着狠话,但也没耽误什么功夫转身帮二妮儿把穆北渊身上的绑着的绷带一条条的解开。

众人被小叔宋禾宝的气势震慑住了,一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都没在说话。

小叔惊奇的发现,昨天被二妮儿缝合过的伤口,小的基本上好了,只剩了一个红红的印子,大的也基本上愈合了,开始结疤。

只是后背的疤,被人有抽裂开来,往外翻着,血顺着伤口往外流淌。

此时宋禾宝眼中只剩下震惊了,完全忘了什么男女大防,应该让自己的小侄女离开这个地方,自己帮他处理伤口才对。

宋柠栀也在心里暗暗赞叹,这灵泉的效果简直好的令人发指啊!而且,这线儿也看到了,省的抽线了。只是这效果也太好了,怕是不能再这么用了,被有心的人看了去,怕是要送命!

小叔从没想过是灵泉水的问题,还以为是缝针缝的好,暗暗唾弃自己乡下人,见识浅呢。

于是督促二妮儿道:

“别愣着了,赶紧给他后背裂开的伤口缝上!”

说罢,还主动用布条把穆北渊的嘴给堵上了。

宋柠栀用眼睛扫了眼楞在一边的众人没有动手,这个二哈小叔,怎么就这么张嘴把这事儿说出去了,这万一……

宋禾宝也不是个傻的,见二妮儿有些扭捏,瞬间也想明白怎么回事儿了。

暗自也骂了自己太傻,这种离经叛道之事儿,连自己都有点接受不了,何况这一家子没见识的人了,还不把二妮儿当怪物看啊。

“你们愣着干什么,赶紧去给这个人找件衣服,还有,我饿了,该弄饭弄饭去!在这儿杵着是能帮上忙,还是能看出个花来!”

众人见宋禾宝又开始犯浑,一个个的也不想触这个眉头,三三俩俩的往外走去 。

宋老太还想上前说点啥,就听见:

娘,这大早上您也累了,去歇息一会儿,让大嫂给您弄点东西吃去。”

一句话堵住了宋老太的嘴,也只能不太高兴的往外走去。

他们一走,宋柠栀也没再别扭,最快速度的给穆北渊做了缝合,生怕外面哪个不长眼的再次走了进来。

就在他们动手缝合的时候,穆北渊再次睁开了眼睛,一抹不被人察觉的愤怒光芒快速闪过他的双眸,转眼间,就变成了惊恐。

宋柠栀注意力都在缝合伤口上,没有注意到穆北渊的变化,另一个小叔完全被自己侄女出神入化的手法惊叹到了,崇拜之情溢于言表,完全变成了她的小迷弟,更没心思注意什么穆北渊了。

穆北渊的心却隐隐作痛,疼的不是身上的伤口,从小到大,这样的伤口简直就是家常便饭,他心疼的是小仙女这么美好,为何她的家人会这么丑陋。

她应该得到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为何会生活在如此不堪的家庭中。

心里为小仙女不值,也暗暗下定决心,以后定护小仙女周全,让她幸福一生。

“哎,我说二妮儿啊,你这手法可真绝了!你怎么就这么聪明,能想出这样好的办法,看这伤口,那么一个大口子,一天就好了。”

宋禾宝见没人了,忍不住赞叹道,一双勾人的桃花眼眨巴眨的,痞里痞气的说道。

“……”还好自家小叔奇葩,宋柠栀现在对这个小叔是越来越喜欢了。

见二妮儿没回话,宋禾宝黏黏糊糊地开口道:

“二妮儿,那个,刚刚我保护你保护的可好了,那你是不是有空也把你那个手法交给我啊。”

一边说一边用手肘往下怼,比划着那个手法。

“看你表现!”

“我刚表现还不够好吗?你这个人,真不知足呢。”

穆北渊看着这俩人又开始聊得火热,心里又有点不舒服了,假装悠悠转醒,腹黑地看到俩人就双手抱头,瑟瑟发抖。

就好像是习惯了被人揍之后,身体做出的应激性反应似的。

宋柠栀有些心酸的摸了摸穆北渊的头顶,安慰道:

“没事儿了,别担心。”

哪知道穆北渊一下子抱住了宋柠栀,头埋在她的肩膀,小声抽泣:

“坏人,坏人,打我,疼!!~~~~”

宋禾宝见这小子抱住了自家小侄女,怒火蹭地一下就跳了起来,揪着他的衣领往后拉。

但是也怕周围人看到,压低声音说:

“臭小子,你再抱一下试试,看我不打断你的狗腿。”

哪知道这腹黑的小子抱得更紧了,一边紧紧地往宋柠栀怀里钻,一边小声哭泣:

“坏人,坏人,疼!”

“小子你够了啊,你这样破坏我家小侄女名声,我发起火来可不是你能承受的了的。”

“小叔,你就别吓他了,你看把他吓得。”

宋柠栀本就是一个外科大夫,对待病人又认真又细心,更是不忍心有人欺负一个病人。

气得宋禾宝两只眼睛瞪得一般大,气鼓鼓地瞅着她也不说话。

俩人大眼瞪小眼谁都没注意到……

穆北渊的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笑容,眼神变得阴冷狠毒起来。

呵呵,总有一天……

带着他的小仙女远走高飞!

总有一天……

他会让欺负小仙女的人统统去死,欺负自己的人也统统去死!

“衣服送来了,给他换上吧……”外面宋林走了进来,一眼就瞅见这个陌生的男人正搂着自己的闺女,宝哥儿坐在一边看着俩人。

“二妮儿!你真不要脸,当初就应该让你奶把你卖出去。”

嗷地一嗓子,惊醒了炕上的三个人。

宋柠栀看了一眼小叔,宋禾宝也同样看了一眼二妮儿,傲娇的别过脸去,还哼了一声。

俩人那意思,一个说:现在怎么办?另一个回,刚你不还护着他吗,我才不管呢,哼。

但是宋禾宝也不是说真的不管。

脸上泛着混的笑嘻嘻,看着二哥开口道:

“二哥,不是你想的那样。误会,是个误会。对是个误会!”

“误会?都抱到一起了,还是个误会?”

“……”宋柠栀面前一群乌鸦飞过。

宋林的一句话声音非常洪亮,一嗓子就把外面的人都吸引了过来。

穆北渊腹黑的赶紧松开小仙女,假装很害怕地躲在小仙女身后,蜷缩着身子,双手抓住她肩膀上的衣服,露出胆怯有茫然地神情来。

阿娘李氏首先凑了过来,看到不争气的闺女到现在还护着那个陌生人,气得一巴掌扇到宋柠栀的脸上。

“不孝女,我平时教你的规矩学到狗肚子里了?”

本来宋柠栀是可以躲开的,但是想到自己躲开了,说不定这个巴掌就扇到身后这个男人身上,硬是自己扛了下来。

疼痛在脸上蔓延开来,没有注意到他身后低着头的男人,抓住她肩膀衣襟的手指骨泛白,眼神凶恶,似攻击人的野兽般。

“你这个不要脸的贱货,还没长大就知道勾引男人……”宋林还没骂够呢。

“那现在怎么办啊,孩儿他爹。好歹他是你闺女啊。”

李氏虽然不喜闺女如此作践自己,但是还是真心为她好,她心里的办法是把那个男人偷偷送走,趁着这事儿只有自家人知道,外人还没见过这个男人。

但是总有人不这么想,张氏就是其中一个:

“还能怎么办,既然她都做了,那就嫁了呗。”

宋老太也是个心思重的,她有着自己的盘算。

她可不是张氏那个蠢货,看男人的穿着就知道是个有钱的主儿,现下看起来人是傻了,但是不影响他家人有钱啊。

万一他俩成了亲,就算到时候,男方要悔婚,那也有大把的银子不是。

宋老爷子也缓缓地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躲在二妮儿身后的那抹身影,莫名地觉得非常熟悉。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