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宝骊文学网 > 小说库 > 绝色神尊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11日

《绝色神尊》精彩章节目录_儒雅随和丶银闪闪小说在线阅读

绝色神尊

作者:儒雅随和丶银闪闪分类:玄幻小说类型:后宫

冰神宫少宫主,天院凤凰阁副阁主,神洲第一美女程月寒,皇公天骄为她心折,魔女圣女羡恨妒忌…………可他是个货真价实的男人啊!冰神宫宫主:“等你到达天尊境,我就把你的真实性别昭告天下!”程月寒:“……”这是一个绝色少年为了恢复自己的真实性别而努力修炼的故事。书友qq群.....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虽然第一次是和一个才认识不到一天的女人不太好,可在楚嫣的卖萌攻势下,程月寒还是无奈的打开了瓶塞,将那他曾经十分渴望能尝尝的,被称为酒的液体倒入了口中。

酸涩中包裹着点点清甜,单从味道上比,和冰神宫的雪树果汁相差甚远,但在喝下去之后,却有着果汁无法比拟的回味感,总得来说,程月寒对酒的初体验,很是不错。

“这可是我们楚家独家酿造的百花酒,不仅口感醇厚,对激发心海也很有好处呢”楚嫣见程月寒喝下了第一口,嘻嘻笑道。

而就在程月寒细细品味着这一口酒的味道时,旁边的楚嫣已经将一瓶子酒吹了干净,又开了一瓶新的。

“月寒妹妹,你是为了什么才来天院的呢?”一瓶百花酒下肚,楚嫣的小脸上多了几分红晕,看上去煞是诱人。

“两位宫主强行决定的,不过目的是想让我多找到一条修行的道路,也算是为了我好吧。”程月寒的脸也红了起来,双手抱住瓷瓶轻轻抿着。

“修行么?多么有意义的理由啊,若是我和你一样该多好,出生在天宫,无忧无虑,没有任何需要顾忌的事情,随心修炼生活,将来找个情投意合的夫君,幸福美满的过一辈子。”楚嫣又是一瓶百花酒下肚,苦涩的说道。

程月寒很想告诉楚嫣,天宫的生活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美好,但见她这个样子,也没了解释的念头,反问道:“楚嫣姐,那你呢?”

“逃避婚约,很老套的剧情吧,可还真就发生在我身上了。”楚嫣痛饮了一口,接着说到道:“我出身北天楚家,虽然比不上天宫,可在北天洲这片区域也算是一线势力,我嘛,姑且也是个大小姐。可惜,家族中唯一的天御境老祖病了,为了维持家族的地位,父亲选择和北天洲一流山河宗联姻,让我嫁给山河宗少宗主,那个臭名远扬的纨绔。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我来到了天院凤凰阁,如果能拿到院长的一个承诺的话,我就能让院长出面,取消掉和山河宗的联姻,过属于我自己的人生。”

程月寒看着被自己的设想激动的红光满面的楚嫣,不禁感觉有些可怜。若是她真能拿到圣尊的承诺,解除和那少宗主的联姻,自然是分分钟的事情,可之后呢?她的家人,宗门又该如何自处?解除掉这所谓的婚姻关系之后,她就一定能自由么?

程月寒不知道,楚嫣可能也不知道,只是不愿意去深究罢了。

“月寒妹妹,我还剩一年的时间,最后一年了,帮我,帮凤凰阁夺魁,好么?”在干掉第六瓶之后,楚嫣终于醉了,断断续续的说完最后一句话后,便晕乎乎的趴在了程月寒的大腿上,睡了过去。

“好,我答应你。”程月寒轻轻柔的抚摸着楚嫣的脸颊,柔声道。

美女在男人面前总是有特权的,虽然程月寒不是肤浅之人,可若真将楚嫣的请求视若无物,他狠不下这个心。

喝干他这第一瓶百花酒后,程月寒将楚嫣横腰抱起,刚走两步,头晕的感觉袭来,力气和意识似乎都离他远去…………

中天洲,冰神宫宫主殿,程冰颜躺在床上,正准备休息时,突然想到了什么,侧头说道:“卓凡,月寒之前还没有喝过酒哎,要是在天院需要应酬喝酒的话怎么办?”

“有什么好担心的,我当年在神洲可是号称千杯不醉,月寒就算只继承我一半的酒量,也没有任何问题。”程冰颜身旁,叫做卓凡的男人很是放心的说道。

“也是,我的酒量就算比不过你,但喝趴秦镇那几个没什么问题。咱们两个的儿子,不说酒量冠绝神洲,排个前二十应该没什么问题,喝点小酒而已,影响不大。”完全放下心来的程冰颜进入了梦乡。

北天洲,天院凤凰阁,被一瓶百花酒干掉的程月寒抱着楚嫣的娇躯,躺在地上睡得香甜……

第二天,醒来后头痛欲裂的程月寒在看见自己怀里的楚嫣后险些吓掉了魂,检查了一下二人的衣物,确定自己没有失贞后才放心的把楚嫣扔到了床上,自己下楼洗漱去了。

王雀儿似乎早早来过了,在一楼的厨房里留下了两份早餐和备注条,程月寒不知道她有没有上到二楼,不过想到刚才自己房间里一地没收拾的酒瓶子,看来是没有,自己依旧是那个王雀儿眼中清冷的神仙姐姐,喝醉酒什么的,不存在的。

昨天才换上的衣裙褶皱的不成样子,程月寒干脆又从空间戒指里拿了条新的,他的空间戒指是最高级的那种,面积比这个小楼都大,里边得有一半装的都是云笙准备的衣物,程月寒就算一天一换,也能穿上好几个月。

而在他吃完早餐,洗了个澡,换了身新裙子,神清气爽之后,楚嫣才打着哈欠从二楼走下来,头发乱糟糟的,一副睡眠不足的样子。

“不好意思啊月寒妹妹,我酒量不太行,一不小心喝醉了。”楚嫣揉着头发,有些抱歉的说道。

“无妨,昨天看你睡得沉,我就把你放在我床上了,我在楼下睡得。”和秦龙图混久了,程月寒扯起谎来语气都不带变的。

“对了,月寒妹妹昨天晚上一直感觉有东西在顶我的腰,你的床是有什么问题么。”

“没什么问题,你大概是做噩梦了吧。”程月寒咳嗽一声,灰溜溜的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他发誓,以后再也不喝酒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