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宝骊文学网 > 小说库 > 狂怒之诗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10日

《狂怒之诗》精彩章节目录_布拉多尔猫小说

狂怒之诗

作者:布拉多尔猫分类:悬疑小说类型:战斗

他渴望平安,但世界不平安。他渴望光明,但世界不光明。深藏心底的怒火,当其爆发,必激起惊涛骇浪。世界背面的黑暗,将如何展现在光明的正面?他拿起号角,凝望高天,将他的绝望奏成一首宏伟的诗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面对陌生人的质问,沈昊苍觉得自己肯定还没有醒过来。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然后深呼吸。第一下,第二下。再睁开眼睛,自己肯定会回到现实,那人估计不会在了。

但是,事实并未如他所愿——

“你现在没有做梦也没有出现幻觉,”神秘人似乎知道他在做什么似的,自顾自地说道,“请你回答我的问题,我从你身上完全探查不到祝福的迹象,你怎么会看见那些景象?”

“……我,为什么会看见那些景象?”

为什么?他怎么知道。而且,祝福是什么?受祝者是什么意思?他到底摊上了什么事啊?

“是的,那是只有受祝者……或者拯救者才能看到的景象,为什么,你会看到?而且,你还受到了它们的影响!”

对方的情绪很明显不怎么平静。但是,他又能做何回答呢?

沈昊苍自己也是不知不觉陷进里面的啊。他自己搞不清楚原因,为什么还要来问他?他是一个受害者,为了找到失踪的初恋对象而前去那里,结果不仅落得一场空还差点付出生命的代价……

现在只要想起来都会后怕。

当然,面对这个可怕的人,沈昊苍本能地意识到自己不能轻举妄动。他抑制住自己想要一鼓作气逃出去的欲望,再次深吸一口气。

“不,很抱歉,我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我觉得我可能只是出现了幻觉,而且,”沈昊苍的眉毛抽动了一下,“我认识你么?”

那人沉默了一秒钟。这短短的一秒钟内,沈昊苍突然感到周围的气息发生了改变——这种改变即使是普通人也能察觉到,仿佛周边的一切怒火都在向那人的身上聚集。

“你很抗拒和我合作啊,市民。”

那人的电子合成音依旧没有改变语调,但沈昊苍听得出来,他的感情发生了波动。

白光一闪,沈昊苍感到自己的脖颈处隐隐发凉。

“要么给我一个令人满意的答复,”那人道,“要么死。”

沈昊苍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那人的机械面具下又隐藏着什么表情,沈昊苍自然而然地不得而知。但他十分清楚一个事实:那人的动作并没有变化,仍然只是坐在桌旁;但沈昊苍自己的颈项旁边,却无缘无故地多了一道血痕,血液从断裂的毛细血管处丝丝冒出。

一身冷汗浸透了沈昊苍的白衬衫。

……不好,如果不合作的话,可能会有性命之忧。沈昊苍的大脑飞速地转动着,尽可能争分夺秒地反抗正在变得冰冷的意识,思索着一个可能让他停止行动的答案。

“我真的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沈昊苍竭尽所能表现地诚恳,“我希望你能解释一下你的来意,否则就是私闯民宅了……”

唰。又一道血痕。

“管好你的舌头,”那人用左手的食指指着沈昊苍的脸,“我已经冒了极大的风险救你一命,按照规定目击者是必须被杀死的。但是出于我自己的原因,我抗拒命令,没有杀死你,所以,我希望在你要求我之前,先允许我要求你。”

“……好吧,”沈昊苍颤抖着手抚摸了一下自己的伤口,果然有鲜红的血在流出,“你能答应我,帮我找找叶夕彩吗?如果答应我的话……我就尽可能解释一下。如果不答应,我宁愿死。”

叶夕彩这样的女孩如果就这样下落不明,沈昊苍即使不作为她的男朋友,心里也不会好受。再算上今天遇到的怪事,他感觉自己已经快崩溃了。

那人没有回答沈昊苍的话,后者觉得他大概是默认了。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看得见,”沈昊苍长叹一声,“其实我根本不知道祝福是什么,我不知道什么受祝者大能者拯救者,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收到了叶夕彩失踪的消息!我只想找到她,我才……才遇到那种事的……”

沈昊苍紧紧抱着自己的脑袋,极力抑制着抽噎声和眼泪。他向来不向外表露自己的情感,如今怎么能轻易垮下来?

但是,那人好像因为自己刚才的威胁而后悔了。他的姿态变得不再那么紧张,而是稍微放松了下来,头也略低了一些。

好像在叹息的样子。

“这样吗……”那人好像在自言自语,“原来你什么都不知道啊。”

沉默许久,他才继续开口。

“那么你依旧有两个选择。我可以给你看真相,至少可以给你看一部分真相。看过真相以后,你将面临的选择是:放弃你从前的一切,加入我所属的组织;或者紧握你现在的一切,死在我的刀下。”

“这不就是意味着放弃叶夕彩么?!”沈昊苍突然大声道,“你默认了帮我去找她,而这种要求完全没有道理可言好吧?!”

“……”那人依旧沉默了几秒钟。

然后,用一种变了调的电子音说道:“你对我的质问,也包含在我要展示给你看的真相里面。它们是一体的。”

“这话是什么意思?!摘下你的面具,让我看看你的真面——”

“闭嘴坐下!!”

沈昊苍的衬衫被某种不可思议的力量凭空撕开,没什么肌肉线条的上身就这样完全袒露在了空气当中。

“你应该庆幸我撕裂的是你的衬衫,而不是你的五脏六腑,”那人的分贝变小了,“作为补偿我会给你买新衬衫的钱,在那之前你换件衬衫穿好。如果准备好了的话,凌晨一点在地下商场门前见面。”

“喂、喂……”

“你上学已经迟到了,旷不旷课看你自己。”

抛下这句话,那人的身影就在一阵开关门声后消失在大门口,当沈昊苍打开大门想追的时候,楼道里已经空荡荡的了。

只有楼道的顶楼窗上留下了一个能容纳一人的破口。

……

“你今天怎么迟到那么久啊?”

“不要管我。”

今天很多人都在问沈昊苍迟到的原因,但沈昊苍照例没给他们好脸色看。他们倒也识相,没再问了。只有一些比较“社会”的同学们看到沈昊苍这个样子,威胁他说晚上放学要堵他。

他才懒得陪他们这些白痴玩。

“喂,罗业敞,作业能帮我写么?给你二百块钱。”

“我去,只是帮你写个作业,用得着这么慷慨?”

“至今为止靠父母给零花钱的你怕是一次都没见过这种‘大钱’吧。”

放学铃响了,沈昊苍无趣似地把书包扔给罗业敞,从钱包掏出二百现金递到罗业敞手里。他倒不客气,收了钱就拿出书本,只是扔下一句“谢谢”。

倒也可以理解嘛。沈昊苍不知道自己是开心还是怎么的,总觉得嘴角在上翘。

沈昊苍拿出手机,打算随便看一下有没有未接来电或者邮件。但他却发现,自己的手机被黑客入侵了。

屏幕上一片暗红,就像LED灯的颜色,只是这种亮光在整个手机屏幕上显示出来,有一行蓝色的字在屏幕边缘飘动。手机的界面被完全锁死,除了那一行字以外再也看不到别的东西。

沈昊苍在心里默默骂了一声,肯定是那个黑衣服的人捣的鬼。

“记得我们约的时间吗?另外奉劝你一句,做好一百万分的心理准备。如果你崩溃了,我不会负责任。”

这人,脑子有毛病吧。

沈昊苍咬紧牙关,忍着想摔手机的冲动把手机重新收回了口袋里。今天的晚自习就不翘了,如果事情真的像那人说的一样的话,还是多享受一下平淡的生活为好吧。

……

有罗业敞代做作业,他也有了足够的时间在课桌前读他喜欢的小说。他是班里唯一一个没有同桌的人,原因是他向班主任申请过,如果自己身边有人的话,学习不会专心。

是啊,他肯定不会说是因为可以和隔着一条过道的叶夕彩直接对视,才不要同桌的。不过,当班主任在排座位的日子公布这个决定时,只有叶夕彩对他会心一笑。

他的心其实,已经感受到了温暖,只不过不太善于表达罢了。作为男生的他也不太善于思考复杂的事情,只是觉得这样挺好的。

他和叶夕彩,也就是在高中入学的时候认识的。从普通的同学,做到了好朋友,再做到男女朋友。初恋的对象是她,他觉得自己还蛮幸运的——毕竟两人一个冷淡一个热情,相性大概还是比较好的。

可能吧。

时间到了吗?他好像听到了晚自习解散的铃声。

沈昊苍合起自己手中的小说,收拾好东西,直奔校门。那些说要堵他的同学的下场也很可笑,翘课在操场上商量对策的时候被学生会抓了个正着。

果然,凭他们的水平,可没法在道上混。

果然,还是应该去找那个人吧。现在是八点半……离凌晨一点还早得很。这个时间回去,花三四个小时睡一觉大概没问题。

不过,晚上八点半的街道会这样冷清么?总感觉气氛再次变得奇怪了……沈昊苍的脚步迟钝地在地上拖着,身体莫名其妙地变得沉重了。而且,明明可以意识到不对劲的地方,自己却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实在是令人难以接受。

这时候,手机响了。

还是那个红底蓝字的界面,上面依旧只有一行字。

“我改主意了。现在马上脱离校园区,来地下商场。”

沈昊苍的脑中有很多问题亟待解答——他为什么知道自己在校园区?为什么卖关子、故弄玄虚?他是谁?他给自己看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但是想这些没用,沈昊苍还是第一时间抵达了地下商场。

这个时候地下商场还在营业,商业街的车水马龙让他稍微捡回了一点点安全感。但是,黑衣人没有出现。手机再次响起,这次的信息是:“我在阴影里盯着你。从现在开始,不要走神,全神贯注地从这里走到你的女友居住的地方。”

这是什么意思?沈昊苍不太明白,不过他还是按照指令抬起了头,望向那栋在夜色中依旧伫立的大楼。

……

“很准时地到达了啊。”从阴影中走出一个黑色的人形,机械的面具反射着金属的光泽,冷冽的路灯光照耀在他的身上,金属的扣环和各式不知名的装备闪闪发亮。

还真是高科技的行头,如果沈昊苍没见识过他的能力,还真的会以为他是在玩cosplay。

“也就是说你要给我看真相么?”

“我不仅要给你真相,”那人转过身去,用背影对着他,面对着那栋大楼,“我还要在月光和路灯光之下把真相碾碎给你看。”

没等沈昊苍回答,黑衣人就开始念诵玄乎其玄的英文咒文。沈昊苍能听懂,但正是因为能听懂,才令他出了一身冷汗——

“I'll be the blood of my blade...I'll be the fire within the seed... I'll come up from the hill of dead...”

(大意:“吾为吾刃之血,吾为根基之炎。死荫之丘通天立,吾等定将雄起。”)

黑衣人的声音愈发空灵悠远,好像正在通过周围的大气发音似的;而他的身体被黑雾所包裹,仿佛他所处的空间正被一柄利刃撕裂。正当念诵之时,沈昊苍身边的大地在震动,另外一团黑雾从数十步外升起,那是另外一个人形,一个娇小的人形……

一个只属于妙龄少女的身形,衣衫褴褛,邪气四溢。好像《指环王》中提到的索伦之眼,正在极其接近的地方,用难以抵御的灼热目光注视着他们,恐惧之感再次弥漫在二人之间,沈昊苍不由自主地后退。

而当黑雾散去,黑衣人的手腕闪耀暗红光芒之时——

沈昊苍不由得捏紧自己心脏所在之处的皮肤,因为他知道,他看到的是什么。

“祝福已激活。”

“感谢您,三创圣。”

黑衣人自顾自地絮叨着什么,在那从扭曲的空间中现身的人形面前,双手合十,做祈祷状。

“现在你可以叫我以撒了,”黑衣人微微偏过头来,“第四十八受祝者,代号以撒,欢迎来到倒影神谕的世界。”

但沈昊苍却并不在意以撒说了什么。他在意的只是,那暗黑人形的脸庞,那暗黑人形的身份……

虽然她无论怎么看都只是一具漂浮在空中的,毫无生气的死尸,被满溢着贪婪和罪恶之气的雾霾缠裹……

但沈昊苍认得她的脸,那张无数次将欢笑展现在他眼前的脸。

叶夕彩。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