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宝骊文学网 > 小说库 > 四個菜雞來到異世界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07日

《四個菜雞來到異世界》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得了中二病的狗小说

四個菜雞來到異世界

作者:得了中二病的狗分类:魔幻小说类型:异世界

“什么?我们……居然真的穿越了!”[超能力组]是一个专收奇怪案子的学校社团,而今天他們也因為委讬而去到一座森林中,并在山顶展开了调查。过了一会儿,正当大夥以为又白忙了一场时,花发光了,并转变为光球对着[超能力组]使用魔法,他們因此被传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么,都忘记了吗?两位可爱的公猪们~(微笑)”一睁开眼便马上看到替我把看到的那两个人消除记忆同时也是害我昏倒的犯人――安异。正拿着不知哪儿掏出来的鞭子轻轻地打在自己的手心后再拿起来在打在自己的手心,重复此动作。

“是的!!安异女王大人!”满脸恐惧的剎哉惊恐地回答眼前正拿着鞭子拍呀拍的女人,并在说完后以正座的方式磕头下跪,看来被打得很惨,令我不免同情他了。

因为其实剎哉的本性很善良,只要有问题问他他都会很认真的回答你,再加上做事也非常认真,对人温柔也擅长做着各种不同的家事,是个非常标准的好男人。但是他看到我被――了,所以安异打得好!

而另一个变态则是直接被绑在树上,嘴巴流着口水很高兴的昏厥去了,说他是变态并不过份,我觉得真的是名至如归。

看到我醒后安异消去脸上的微笑后担心的向我这边跑了过来,把鞭子塞进衣服里后伸手往我的额头上摸,确认我有没有发烧。

“嗯……没发烧,果然是第一次体验到兽娘独特的快乐时的不适应。”松了一口气的安异摸摸我的头,并且顺便从外套里拿出梳子帮我梳理了一下有点杂乱的头发。不过因为我目前是坐着的状态,所以安异摸一摸我的头后便迅速地跑到我的身后帮我梳头发……这家伙好像比我想象中还要快适应女生的身体,就像是从妈妈肚子里出生以来的身体一样,完全看不出来她之前还是个男人。真不愧是原本就很适合当女生的安异,适应度比一般人还要快了许多。

“嗯……好了!”检查真的没什么脏污后安异很满意的起身,并看了四周一下后便走到剎哉的面前叫他起来,拿了一颗糖果给他后便走过来也给我一颗,撕掉包装纸后自己也吃了一颗。

“补充糖分,免得等一下昏倒,在树上的变态就自己找食物吃。”一如既往的对气司不友善,不过我还是有看到她有偷偷的把糖果放在他的口袋里。嗯!傲娇。

“话说士赤你的发质很好捏,摸起来非常的滑顺。”往自己的嘴里丢入糖果后的安异满眼闪耀的看着我,兴奋的用手摸着刚刚她刚帮我梳理好的头发,并癡迷的流下银色口水。

“大―大大姊啊!!你的口水!口水!”我慌张的向着口水快滴下来的安异推开,并检查一下头发有没有真的滴到口水…幸好,没有沾到。要不然头发沾到黏黏的东西很难洗的!特别是我现在还是超~长发的状态,滴到的话我可能就要在浴室报到1小时以上了。

“嗯姆姆姆姆――!”安异不满的嘟起嘴巴,并一脸很想在摸的的表情靠近着我,显然是很想要我说出「可以摸」这句话,不过我可以像妳保证,我绝对不会说的,除非你拿苦瓜和我讨厌的事威胁我,不然我是不会说出来的!

“算了……总之胡闹就此结束。既然已经来到了异世界,就必须先确定附近有没有危险,不然等下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左看右看后的安异确认我真的没有要让她摸我的头发后,她才举双手投降不继续闹了,并转过头来用着严肃的表情看着我,慎重地开口说着。

“所以――先把变态给打醒再说!”说完话的安异立即冲到绑着气司的树木的前方,毫不留情的甩了气司几下巴掌,听起来非常痛的啪啪声响亮的传入我的耳朵里。

她绝对投入私人仇怨了!而且还是恨不得赶快处理掉的那种!…我决定以后别让安异不开心,不然后果可能会很惨烈,就像现在正遭受处刑的变态一样被打的两脸颊发红。

“噗!啊!呀!呕!呜!咕喀!别!在!打!了!会!死!人!啊!!!”明显被打到一下后痛醒的气司被超痛巴掌连续打了好几下,途中还可以听见气司的哀号声,不过我和剎哉都选择没有听见,因为这算是他们之间的事情,我们外人插手并不妥当。

在几分钟后的凄惨叫吼后,看起来非常满意的安异愉悦地露出微笑,转过头来对着我们说着“现在就去看看附近有什么吧!”

“等…等等啊……帮我松绑啊!――”完全被抛弃的气司用着好像快断气的声音对着快走掉的安异说着,并且在后面加了一句。“你这个老太婆!!!我他――”不知为甚么他骂人时都很有力量,明明刚刚都好像快断气的样子,现在却像是菜市场里在叫卖的大妈正大喊着推销自家的商品,而且看起来还可以在喊个1小时的那种感觉。

“蛤??你再说一次试试看。”还没把脏话飙出来的气司马上被安异的怒视当中直接卡掉,不敢再说下一句话。“你这公猪还想尝一下鞭子的滋味吗??”从衣服里抽出鞭子的安异露出恶魔般的表情盯着绑在树上的气司,一步一步地走到气司的面前。

“呃……”气司紧张地吞了口水,有点犹豫地看着前方的恶魔,不过几秒钟后他像是决定了某一件事情似的点了一下头,露出欠扁的脸庞对着她说“你这该死的死老太婆!我气司永不对恶势力低头!”

之后我和剎哉见证到了有如处刑般的现场,充满求饶与哀号和笑声的声音传入了我们的耳朵,真的很像公猪的气司发出了有如杀猪般的尖叫声此起彼落,而安异则是露出非常愉悦的笑容鞭打着一直在躁动的公猪――呃不,我是说气司。

“剎哉我们先走吧……等下他们会自己追上来……”我扶着额头转过身来,对着一样不想久留的剎哉说着。

“嗯,先走吧……”像是想起什么不好的回忆的剎哉用手呜着自己的嘴巴,用着「我绝对不要在体验那种有如死的感觉,安息吧兄弟。」表情看着气司,同意我的话决定先和我先走去看有没有东西。

“安息吧,气司,我们永远怀念你。”我露出悲伤的表情哽着泪和剎哉在双手合十向着气司一拜后直接转过身向前走去,完全无视着后面传来的阵阵哀嚎与求救和很豪放的笑容声,只想远离现场的想法令我们迅速地离开刑场。

在不知道穿越了多少的树木后,我们一再确定真的没有声音后我才放下心来座在草地上,安心观察着这附近的东西,在一旁的剎哉看起来也是这样子,只不过他的表情再那一瞬之间彷佛流露着藏不住的哀伤与不知如何是好的感觉,嘴巴在这瞬间也因为迷惘而放空着处于张开的状态,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好像在以前不知道哪时候有看过这个表情,我记得那时候好像在……

『锵啷啷啷』有一个沉重的锁链声在我的脑袋中响起,像是在封锁着某一件事情似的,是甚么事情?想不起来……为何我觉得他封锁的事情很重要?就像是有如手足般的重要事情――

『不行,还未到时机。』一个柔柔的声音突然打断了我的回忆,像是阻止我回亿般的声音让我的记忆逐渐像是老旧电影般的模糊不清,完全看不出甚么东西来。

这一定很重要!至少我现在是这么认为。

“怎么了吗?”我正想要再想起甚么的时候,已经恢复原来表情剎哉疑惑的看着我,并直接打断了我的思考。

“没……没事,我只是觉得这里空气非常的不错,我们之前的那个世界里空气都蛮混浊的。”我慌张的搬出一个理由糊弄一下,我总不能说你一瞬间的哀伤脸让我彷佛想起一些东西后被一个某种声音打断之后就通通想不起来又该死的被你打断吧!!

不过这里的空气是真的很好,彷佛有着力量般的感觉,感觉令人安心舒适,所以也不算是随便搬来的理由……大概吧。

附近有着跟我们原世界中差不多一样的植物,有着杂乱不长的小草,和直挺挺的树木,以及有点软度的土壤以及正在流动着的溪水。这让我想到之前老师放给我们看的贝爷野外求生-丛林的那个影片,现在这里的像极了丛林的里面,只差没有很多的生物在这里了。

“是嘛……”剎哉看着我淡淡的说着,走向一棵树后他伸出了右手摸了一下,确定不会怎么样后剎哉从地上捡起一根看起来非常坚硬的木棒往刚刚摸着的那棵树横劈了过去,就像是要把这棵树劈断似的。完全看傻的我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他做着这种意义不明的动作,不过应该是有它的道理在吧!毕竟剎哉是我们班的资优生,所以相信他准没错,大概啦!

在木棒敲到树木时,果不其然发出了非常坚硬的声音,并发出超大爆炸把剎哉手上的木棒炸开……等等!我看了甚么!木棒在敲到树木时竟然会爆炸!而且爆炸的威力好像可以把人炸成裂块呀!这是甚么品种的树啊!!我超想要拿来种在家里的附近防盗啊!!!!!

“嗯――是健康的。”剎哉安心的松了一口气,并直接坐在了的上休息……原来树会爆炸才是健康的,所以我们原世界的树木都是不健康的嘛!我知道这里是异世界,但也太超出我们的常理了吧!

我露出心很累的表情放弃吐槽跟着剎哉坐下,经过几次深呼吸后转过头来仔细的看了一下树木后,我才发现树的树皮上有着类似火焰的神秘图案,树干周围也漂浮着红红的光点,好像是有如精灵般地存在。

“吶,剎哉。树上那个是魔法吗?”不知道为甚么,我就是感觉他知道这世界的事情,而且一定不只知道一些事情而已,看他就好像没甚么太紧张的感觉,就像曾经来过的样子。

“嗯,是啊。小说动画不是都会有类似的东西吗?”看起来非常明了的剎哉肯定的告诉我,并在说完后再补上一句“就是类似魔法阵的那种东西刻在树上,而且从刚刚敲击的状况来看非常的强力!是个非常强力的法阵树”完全发挥在小说动画学来的知识套用在这个不明世界的剎哉一脸非常兴奋的看着眼前这棵树。

『嗯……他的确是知道很多事情,小说漫画的事情。而且这个中二感满满的流漏了出来了啊喂!你是多么的中二啊!』我眼睛死的看着非常兴奋的剎哉,叹了一口气候看着树上的火纹(树上刻着的类似火的红色图案,亮着红色的光芒),看起来还是非常的神秘――

“等等!”脑中突然闪过了一个想法的我,像是被吓到的小孩马上跳了起来,并直盯着刻着火纹的树木看“该不会可以这样……”

“怎么了?妳要做什么?”看到我跃跃欲试的样子剎哉露出好奇的表情看着我,并开口问着我要干嘛。“看我的操作!”我露出非常有自信的笑容跟着剎哉说道。

我拿起掉落在的地上的树叶放在我的掌心中,拿出我随身带着的笔直接照着树上的火纹画在我掌心的树叶上,虽然很难画,但却能感受到我手中的叶子变得越来越热,就像是有一把火在我的手上似的。

在我画完最后一笔时,我手掌中的树叶突然发出超高的温度,忍受不了那么高温的我赶紧把向前丢,过没几秒后便直接发出耀眼的光芒后爆炸。这威力我目测大概可以媲美手榴弹。虽然不及刚刚树上爆炸的那么强烈,但也差不多有它的七分实力了吧。

“果然……只要被画上这个魔法阵的东西(地方)就会直接爆炸,和我猜想的八九不离十,这个世界只要有法阵就可以直接发挥出那个法阵所蕴含的魔法,好像根本不需要咏唱的样子。”我把自己的猜测说给在一旁的剎哉听,剎哉则是惊讶得睁大眼睛,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用右手抵着下吧开始思考。

“所以只要记起来法阵就几乎无敌了吗?这世界真疯狂啊……”思考几秒后剎哉慎重地说出这一句话,眼睛时不时飘向这边的树林,好像在看甚么似的。

“你在看甚么?”我注意到了剎哉的视线后疑惑地跟着他看向每一棵树,这时候我才发现,除了火纹之外,还有其他的刻印“不是吧,难道那些都是不同的法阵吗??”我看着剎哉问着,看着这些法阵时我莫名觉得这些法阵我好像都曾看过,而且都还不止一次。

“恐怕是,除了本体火纹之外还有其他本体,就算本体看起来是火纹,但只要看旁边的刻印就能马上知道这里的每一棵树都拥有着不一样的法阵。”比我还要仔细观察的剎哉说出他的回答加上他的观察结果,真不愧是优等生,不管何时都非常的优秀。

“是嘛……那我就先在这实验看看如何把这些纪录起来,剎哉你要先走吗?”我轻松地从我的外套里抽出一本不大的笔记本,开始拿着木棒东敲西敲,就只为了看看法阵数个个的能力。“我要先休息一下~顺便等刚被放生的那两个人吧。”剎哉悠懒的打了一个哈欠后便找个看起来比较干净的地上拨一拨树叶后便直接脱下外套当被子直接躺下,如此流畅的动作让人不免觉得他好像常常留宿在外的样子,如果不是有困难就是想拥抱大自然……或者是想要作死。

我听到后轻轻地点了点头,继续用木棒敲击着每一个树木,果然与剎哉说的没错,每一颗树的特质都不一样。就拿有个火纹本体的法阵来说好了:有一个敲了之后就直接爆炸、也有一个是敲了后会隔了很久才爆炸、还有一个爆炸威力超大、直接整棵树燃烧起来的之类等等的,也有很多是混和型的,种类多到我要纪录都感觉没办法,所以只挑一些重点的纪录。

说到纪录,其实一开始我还蛮烦恼要怎么记录这点的,因为画完时就会直接发动法阵力量,除了有一些是要在敲一次之外的其他都会直接发动,并且会消除画的痕迹,简单来说就是一次性的东西。所以非常的麻烦,但这里的法阵看起来又很好用,不记录起来感觉就是会稳躺在这个世界了。

经过我无数次的危险尝试之后,我终于找到能记录起来的方法了……虽然说是找到,但其实也就我一直专注在如何记录起来,根本忘记发动的契机就是法阵的「完成」,所以只要差一点点不完成的话,他就不会发动这个法阵,也不会直接爆炸能好好的纪录起来了。

虽然用嘴巴说很简单,但实际操作起来却难如登天,因为若是要做到「快完成」状态的话,必须要完美无瑕。如果画超过的话,就会发动法阵;如果画的完成度少的画就会让画上去的图案直接消失,等于叫妳重画。

要让它保持不爆炸的状态并能记录起来的话,必须完成99%的状态才能达到永久不爆炸的情形,完全不行增减。

“我感觉画这个头发都要白了…”我叹了一口气吐槽这个纪录的难易度,并继续用着手一点一点地记录着。

其实除了本体火纹的法阵外,我也有试着发动本体不是火纹的法阵,不过和我预想的没有差别,它并没有发动法阵,而是乖乖地留下并处于黯然无色的状态,并没有消除痕迹。如果发动的话就会发光,不同属性的光芒不同,不过其实都不难了解,例如火纹的光就是红色、水纹的光就是蓝色的,浅显易懂。

“果然我的适性是火呀…”我有点失落的喃喃自语说道,因为我也明白一来异世界就有全属性适性太犯规了,我又不是哪个龙傲天的主角,倒不如说我有属性适性就该庆幸了,因为根据套路的话总是会有没有适性的人,所以有一个就该偷笑了,我绝对没有伤心!真的!

抛开这些令人伤心的事情,开始记录看起来有用的法阵,我虽然不能用,但其他三个人总会有人能用吧!所以多纪录多好处。

“嗯姆姆姆――借我看一下~”因为过了蛮久的关系,剎哉也直接起床跟我要了笔记本后自己安静地坐在原地看了起来,因为记录了很多的关系,所以理所当然有很多页,整个看起来就算会速读也要花个3分钟左右的时间。不过剎哉的速读能力非常的强,他只花了几秒钟后便将全部书里的法阵通通都记了起来,我想就是这项技能再加上速记的能力使剎哉成为了优等生的吧。

“你的记忆和速读能力还是一如往常的不合常理啊……”司空见惯的我无言地看着正看完笔记本的剎哉“没啦,我只是快速看书和瞬间记忆比较强而已,只要过一小时后就会通通忘光光了。”剎哉苦笑地回应我,并还给我笔记本后顺手地在地上也检个树叶放在手上,跟我一样从不知哪儿掏出来的笔直皆在树叶上画着法阵,看起来应该是水纹的样子。

“那样就比我这个瞬间记忆只有几秒钟的人还要强了……”我叹了一口气后对着眼前的剎哉吐槽,接到笔记本的我退后了几步的距离,因为我看到他画的水纹是属于很危险的那种,用树爆炸的危险度来做为比喻的话少说是他的十倍,感觉就算有着巨大的高楼大厦挡在前面只要一发就能移平的巨大威力。

只见剎哉在画完最后一画后,他的地板上突然出现一圈水龙卷风把人包住后他的周围也出现很多同样的水龙卷风开始往外吹去,小小的水龙卷风瞬间变成了大约有两层楼高的巨大水龙卷风,其中有些没被刻上法阵的普通树木马上被水龙卷风卷起后碎尸万段,当祂离开之后只剩下刻了法阵的树木以及我和施放者剎哉,其他东西全都消失无踪,完全不留下任何的痕迹。

“这招还是如此的凶残,如果我在敲树木时没幸运地第一个就找到超高防御力防护罩的话我马上就挂点了吧。”我不慌不及地在剎哉画完前马上就施展了超强力护罩,以防御刚刚那招的无差别攻击。说真的,还好我敲到的第一个是超强力防御罩,不然接下来地敲树就等同于找死了,那威力都不是普通人类可以承受的。

刚刚那个水龙卷风碰到我这个防护罩时非常轻易地就马上瓦解变成小分子消失在空气中,这个防护罩看起来有着分解、空间分离、以及吞噬吸收的能力,简直就是外挂般的防护罩,意外的我能开启它,不过只要越使用越感受到体力逐渐地流失,就像被吸收着的样子。

“啊…虽然早就知道了一定会有燃料,不过这也消耗太多了吧――”站在原地的剎哉因为体力不支而不稳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抱怨似的说着。

“嘛。我也是使用过很多次防护罩后才发现这个问题,不过这里的树都有生产类似苹果的果实,吃了会直接恢复体力,类似HP回复要的那种概念。”我无表情地对着坐在地上喘着气的剎哉说着,并在后面追加一句“顺带一题若是吃错属性的果实的话就会有吃到腐蚀苹果的感觉,而且不会补充体力。”我疲累地一边摘着果实吃着一边跟剎哉说明,随后丢了一颗蓝色苹果给剎哉。

“看你能使用水属性的水纹,所以大概是适性水吧。”剎哉点了点头后便在蓝色苹果的身上咬了一口,送进嘴巴开始咀嚼,我也再度咬了手中的红色苹果,甜美不腻的汁液在我的口中爆了出来,瞬间充满了整个口腔。因为我也不是的第一次吃,所以当然不会被超多量的果汁吓到,不过坐在地上的那个人就不一样了。

被甜美的果汁以及惊人地果汁量吓到的剎哉露出惊讶的表情,不过随后便转变为享受的表情,幸福地咀嚼口中的苹果后,便咽下大量地果汁以及一小部分的果实,满足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巴。

“这果实不错对吧?不仅好吃又能恢复体力。”我露出轻轻的微笑后也同样舔了舔遗漏着些许果汁的嘴巴,意犹未尽的在红色苹果的身上再度咬下一小块开始咀嚼。虽然我的确不是第一次吃这个果实,但说真的这果实真的会让人不自觉就一口接着一口吃,它就是如此美味。

“嗯。的确,现在身上果然充满力量,把刚刚失去的体力全都补充了回来。”同样认同着这是一种超强的果实,并继续咬着蓝色的苹果。我看着他猛嗑着苹果时,我才想起吃过多的话好像会不太舒服,想赶紧跟他提醒“等等!那些不行吃太多呀!”,我往剎哉那边看去,果然感受到不妙的剎哉已经面容苍白的呜着肚子。

“呜呜呜,不早点说……我的肚子好痛啊―!”明显已经吃过多苹果的剎哉双手呜着肚子后面有难色的在地上滚来滚去,“我先去拉一下!我受不了了!”说完后的剎哉冲向比较没有法阵的树的地方,开始灌溉着大地……我开始觉得这片土地很可怜了,毕竟我刚刚在纪录时也同样发生着同样的惨案……

说道刚刚上厕所时,我还是没什么勇气看变化过多的地方,毕竟小弟弟不见还是令我还蛮受打击的,就像一直以来的兄弟突然不见的感觉,嗯――总之就是看了会失落啦!所以我还没看过自己的害羞地方,不用问了。

感到失落的我继续拿起笔记录着这里的法阵,毕竟还有时间,安异他们也还没来,趁这个时间也可以好好地想要怎么运用这些法阵,不然一下子就要用苹果恢复的话苹果总有一天会没有吧,那么好吃又可以恢复体力,我几乎可以想象有人一定会一直忍不住吃苹果,然后一直跑厕所。

过了几分钟后,剎哉一脸清爽的走了回来,并愉快地跟我说着“啊~好几天没上的这么顺了~”看起来积了很多便便的剎哉对于把积在便便一次顺利排出的感觉非常的高兴……想不到剎哉有便秘,果然有时候不能只看人判断。

在我觉得世界不能只看脸时,周围的草丛开始微微地晃动,好像可以看到晃动的草丛那边有着甚么东西向着我前进着。不过我并没有非常的警戒,原因是因为我听到晃动着草丛的那头传来了我在学校常常听到的熟悉声音。

“逆这公猪,还不给我走的快点!”远远地,我便听到了安异的声音,看来他们也来了。“妳这―该死的――疯……噢咕!”我听到响亮的鞭子鞭打屁股一下的声音,随后听到气司的惨叫声,不知道为甚么,真的有猪被放血时的凄厉惨叫声……虽然小的没去过猪寮看猪被放血,不知道猪被放血时真的是不是这个惨叫声,不过我猜大概是非常凄厉又吵杂的吧,直觉是这么想的。

“蛤?叫谁疯女人啊??我说过要叫我女王,懂吗!?”安异与气司的影子逐渐地显现了出来,而从影子来看好像是一个人被骑着,然后用爬着前进背上载着另一个人,不用说我都知道爬的人是谁。

“谁要叫妳女王啊!―妳这――噢!―我叫!我叫!噢!噢!我叫啦!!噢!”被骑的气司被抽了几下后马上听话了起来,发出丢脸的求饶声“女――你这**!还真的期望我叫妳女王吗!别笑话了,如果叫的话我就不叫气司了!!!呸!”还是一如往常的唯一不对安异低头,并在地上吐了一口痰。

“是嘛……那么你就直接被我的鞭子抽到死吧!!!!”嗯!安异生气了,而且还是连我都没办法阻止的,超级暴怒。所以说做人不要太惹人讨厌,不然以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接下来我听到的便是死亡叫声(?)与笑声和鞭打声所演奏的协奏曲,完全不手软的安异「咻咻」的甩着鞭子抽她的坐骑(气司),而坐骑(气司)也一边流着泪一边惨叫着,不过我怎么好像看到他好像嘴角往上勾起了一个弧形,而且还我从惨叫声中听见了一点兴奋的声音……哇!原来是M啊!

在经过几分钟后,我和剎哉同样愣在原地不敢动弹看着完事的那两个人走了出来,他们两个表情纷纷都像是没什么事情发生的样子,只有看到气司的衣服有明显的鞭子鞭打过的痕迹,其他都和一开始来到异世界时的装扮一模一样。

『是说不要装没事啊!我们都看到了啊!』我无言地在心中想着,并慢慢地向他们两个人那边走去,在一旁愣住的剎哉被我摇醒后便也跟着我走到他们的前方。

看到我走过来时,安异微笑地用着两只手抓着我的肩膀,不知道为甚么,我怎么感觉这个微笑有阴谋啊!!“吶~士赤~你竟敢丢下我一个人~晚上我不会让妳睡呦~”安异用着抚媚的表情看着我,并用着右手抬起我的下巴。

“麻烦请手下留情……”我退了一步害羞地说着,安异只是放开抓住我的两手后,拍拍我的头后就转过身看着刻着法阵的树木。“这些是?”虽然没有看着我,但却能感觉到她再问我。

“法阵树,上面刻的都是不同的法阵,只要画到一个东西后就能使用,不过必须要看适性是不适合。”我看着一棵树清楚的说着,并在后面继续解释“最中间的那个是本体,适性有相同的话就能施放,没有适性的话就会失效无法施放,而有盾牌和+号的分别是防御性和治疗性的法阵,似乎不用适性就能用了,至少我都能用这两个属性的法阵。”我一一向安异解释着,气司则是剎哉在解释着。

点头表示了解后,看了几棵法阵术记在脑中,安异捡了一张树叶放在手掌心上,在自己的另一只手上咬了一个伤口后用血画了上去,本体看起来大概是治愈纹,安异应该是想画治疗法阵吧。

果然,当安异画完时法阵发出彩虹的颜色,随后立即形成了一只看起来很像是松鼠的彩色动物,落在了原本画法阵的树叶上后呆呆地看着安异。

之后像是闻到什么似的松鼠跑了起来,在安异的身子上四处乱窜,最后来到了刚刚安异咬破留下鲜红鲜血的手指旁,用着它的舌头小心翼翼地舔起一两滴流下来的鲜血,并舔了舔伤口处,过没几秒钟后,伤口就马上跟受伤前一模一样没有受伤了。

“哇啊―是你帮我治疗的吗?谢谢你呀~”安异一开始被突然出现的彩色松鼠吓到,让安异有点戒心的看着松鼠要做什么,不过在手上的伤口恢复过后安异才明了它是帮她治疗的,这时安异才放下心中的大石头温柔的摸着松鼠。

而手中的松鼠也非常地享受般地瞇起眼睛,蹭着安异雪白的手指,原来抚摸技术就是这样来的……不过安异小姐妳也太熟练了吧!这是摸过多少动物啊!

注意到我的视线的安异抚媚的笑了一下,并像是看穿我心中想法似的开口说着:“只要是原世界学校附近的动物我都摸过呦~但我摸过最棒的还是妳哦~士赤~”露出恶魔笑容的安异用着她的眼睛把我从上到下清清楚楚的扫描了一遍,令我不自觉得立刻一手遮着胸一手遮着下方“雪白又有弹性的皮肤、以及粉嫩的红唇、以及那楚楚可怜的样子,真期待晚上呢~”安异舔了一下她的鲜红舌头,妖艳的在我耳边旁轻轻地说着,说完便轻轻地对着我微笑着――我晚上惨了,贞操不保了。

治疗完的彩色松鼠舔了一下安异的手后便化成光消失不见了,这个动物治疗法阵系列应该算是所有法阵比较可爱的一个了吧,无聊的时候还可以跟松鼠玩耍……不好,开始想召唤治疗猫猫来吸了…刚刚在记录时常常叫它来陪我……我要忍住!

如同刚刚说到的动物治疗系列,这个算是本体治疗的法阵,不过它所衍生出来的法阵数量是非常可观的,至少我现在纪录的有100多种的法阵,毕竟世界上的动物还是蛮多的,所以那么多其实也不奇怪。

在旁边的气司则是使用着本体木纹的样子,发出原谅(绿色)的光芒照亮了这座好山好水的小树林后,在气司的前方突然窜出绿色的藤条以及巨大的树木,像前面冲了过去,大约半径1公尺的招式。看来气司和大自然很有缘呢!

然后在释放完后果然立马仆街,直接吃土。在一旁的剎哉见状后马上从树上摘了一颗绿色苹果,用了「水刃」这个法阵切了一小片后直接督进了气司的嘴里,然后一手他的下巴一手抓着他的头上下上下地進行人工咀嚼。

“咕呜呜!噗咳――噗呜啊啊!咕噜。”气司突然被督东西到嘴巴而吓到,然后被果汁呛到,最后还是喝了下去。

“这是虾毁!!!好喝啊!!!我还要吃啦,剎哉!”完全复活跳起来的气司就像是发现好吃东西的小孩般地摇着剎哉,眼睛也闪耀着刺眼的光芒,就像有一双手电筒的感觉。

“是可以啦,但别吃太多喔,会――”

“我开动了!!!”

“啊。迟了。”

在剎哉想阻止气司走上他的后路好心提醒时,气司已经用着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啃完了一颗绿色苹果,并顺手把苹果的心(果核)丢弃到地上,满足的坐在草地上剃着牙齿。

“等等,安异。先别吃,看看气司吧。”我拉着也想拿果实来啃的安异,指向那个坐在草地上不雅翘着二郎腿剃着牙的气司,安异也顺着我手指的方向。过没多久,熟悉的画面马上传入我的眼里。

只见气司突然脸色一变跳了起来,然后双手呜着肚子往旁边两侧看了看,脸色发青的拍拍剎哉的肩膀说着“我――我先去个――厕所―快爆了―!帮我跟她们一下―啊痛―”剎哉一脸明了的拍拍气司的肩膀后叫他赶快去森林解决。

“呃―谢―呜啊啊!忍不住啦!!”连话都还没说出来肚子里的哀号声马上令气司闭嘴冲向树林,途中我还听见了类似鬼哭神嚎的声音。我记得当时我好像没这么夸张吧……顶多痛到说不出话来然后冲去树林里而已。

见证到事情发生的安异一脸既茫然又惊恐的表情看着我,原本想冲出去的感觉完全消失不见,只是愣在原地说不出话来。看到她露出这个表情后,我马上知道我又要解释了,哀,当解释员真滴累。

“总之,吃太多就会这样,不要吃太多的话是个恢复体力的好东西,不过要吃对适合自己属性适性的苹果,不然会吃到类似腐烂苹果的感觉,不会恢复体力。”我大概的解释过后,安异才明了的点了点头放心地看着树上的果子。

“那……该怎么知道自己的属性适性呢?”知道自己不能乱吃的安异转过头来后直接丢来这一个问题,眼神很茫然无助地看着我。“呃…大概就是先试看看所有本体的法阵吧,若不合适性的话只会没发动而已,应该没太大的问题。”我抓了抓头讲解着,有点不专业导师的既视感,我想应该是我想太多吧。

“不过都先试小法阵就好,不然大法阵很常不分敌我,喏,笔和笔记本。总不能让血灌溉这片土地吧。”我拿起笔记本和笔给了安异,并稍微地解译一下我在里面做的注记大概的意思。

“嗯嗯,谢谢。”

我大概讲解一下法阵该怎么判断发动和没发动的情形后,便让安异直接拿张树叶开始找自己的属性适性。

“嗯……啊!这样算是发动了吗?”第一个画的看起来是本体金纹的法阵,画完之后散发着灰色的光芒照耀着安异的小巧脸庞后,在安异的前方突然从地上往上冲了出来灰色的柱子,看起来就像是水晶一般有着漂亮横切面的铁条…?啊!反正就是柱子般的水晶啦!

“嗯,这就是发动成功了,安异你还蛮幸运的,第一个就找到你的适性。”我笑着看着安异,并习惯的伸出手摸着她的头,不知道为甚么,这个动作我好像以前常常做过,但却在某一天后就突然没在做这个动作了……难道是我前世的的习惯动作吗……

被摸头的安异很开心地瞇起眼睛,像只温驯的动物任何抵抗都没有,只是单纯地享受温柔的抚摸所带来的舒服感。[作者内心话:我到底写了些甚么东西出来啊!!]

在简单的摸头后,我摘了一颗灰色的苹果下来,擦一擦后拿给正沉浸在快乐的安异。“给,安异。刚刚那下虽然消耗不多的体力,但还是吃一下比较保险,毕竟不知道何时会冒出怪物。”我用手轻轻地敲醒安异后跟她说着。

安异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苹果后,轻轻地在苹果身上咬了一口,不用说了,一样是让人痴迷的美味,安异也是被突然炸出来的果汁吓到,但没多久后便露出惊讶的表情,细心的品尝着嘴中的苹果。

在苹果被吞入肚后,明显很想再来一口的安异被我拦截了下来,指着刚刚气司冲出去的方向,摇了摇头。“我知道啦…但只要在一口,在一口就好了!拜托啦~~士赤~”安异泪水汪汪的看着我想要在一口,但我明白,通常说这种话的人到最后都会直接吃完,然后直接闹的肚子痛,我可是非常有经验。

“不行~”我抓住很想要拿苹果的安异,并露出不退让的表情看着安异。“呜呜”只见安异一副想哭的表情,并加上偷偷的抽泣声……犯规啊!!不过抱歉了,毕竟现在树林已经有人在拉了,不阻止的话等下树林成了臭味冲天的树林该怎么半。

“嗯――如果士赤亲我我就放弃…”

“嗯!?”

突然来这一手的安异脸有点娇红的看着我,我则是一脸震惊的看着她,毕竟这是恋人之在做的吧!这样真的好嘛!

彷佛感觉到我正在犹豫的安异露出有点邪恶但还是能看见娇红红晕的笑容看着我,并露出以往不同的娇羞表情看着我说“没关系的,我们这是同性间的初吻,异性间的初吻还没给,所以――放心和我KISS吧…♡”

“不行不行,这件事情要好好的考虑过呀!”我虽然有在那一瞬间心有了动摇,但很快的我就摇了摇头让自己的思维转为正常人的思维拒绝了。“真的不行吗?”有点娇羞再加上有几滴小眼泪挂在眼角的表情,与娇柔雪白的小手贴着我的身上,就像一只小猫趴在你身上的感觉――所以我说这种表情和动作犯规了啊!!!我――

“不行!”我最终还是清楚地拒绝了,不过安异看起来并没有放弃的感觉,反而是把娇羞的表情转换成妖艳地表情看着我“那么――我就要硬上了!”虽然我早就猜到了,但这未免也太有行动力了吧!

再度被扑倒在地的我被压在地上动弹不得,已经恢复不少体力的我驱动体内的力量想挣脱安异的束缚,我就不信满体力的我能被堆倒――当我这样想时的下一秒,安异用着非常快的速度拿起树叶用着笔在树叶上画着法阵,不到几秒马上就画完了一个法阵并发动,整个流程不到3秒钟,简直就是抄作业抄100年后才得的到的那种超级快手速,妳就这么想弄我嘛!!!?

过没多久,地上马上冲出一枝枝的铁―条(?)像是有生命般地将我的双手双脚捆住,冰冷的触感令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坚硬的感觉让我感受到这东西非常的麻烦,要破坏也没有手可以画法阵,可说是万事休矣、随人处置了。

“我早就料到妳会反抗了,所以从妳的笔记本里学了一些好用的法阵了。谢谢~”安异露出恶魔般的魅惑笑容看着我,并伸出赤红的柔软舌头舔了舔她同样很鲜红柔软的红唇,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感觉她的红唇好像比上一次袭击我时还来的朱红,也许是安异变得更性感的关系吧?―不对!现在我的初吻危险啦!我怎么还在想她是不是变得更性感了!

知道这种法阵造出来的铁是非常硬的我还是不会轻易地耗费体力去想办法挣脱这些铁条,不过这么下去还是会丧失初吻,所以赶快想出办法啊我!嗯――啊!

看到我并没有做出更多挣扎时安异虽然在一瞬间脸上表现着疑惑,不过马上便露出袭击人的那种妖媚的笑容一点一点地向着我逼近“如果妳不抵抗,那我来了喔~”

只见安异的柔嫩双唇将要将近我的双唇时,我露出苦笑对着安异说着“抱歉呢,初吻还是很重要的,所以就让我以这种方式表达拒绝吧。”,我话一落,我的右手所在地上画着的法阵便发着白色光芒后在我的双唇前不到0.1公分的地方形成了一片可以用肉眼看到的1公分白色透明墙,安异在亲上墙壁的前一秒像是吓到般地快速抬起头,露出极度不甘心的表情看着我。

“可恶!太大意了!”

“还好手碰地到地上,如果没碰到的话我的初吻可能就没了…”

“嗯姆姆姆姆!!”

安异不满的嘟起嘴巴,活像个充了气的河豚,非常的可爱,只差没有长满刺的防御武器而已。在确定真的亲不到的安异满脸不愿意地将地上绑住我的灰色铁条分解掉后往后挪了一下再从我的身上离开,站起身后双手插着腰看向刚刚气司冲过去的方向。

“所以现在要等那个笨蛋了吗?”像是觉得无聊般的安异走到了一个不太脏的石块前,拍了拍上面的所推积的树叶和一些灰尘后便坐在这块石块上,拿起一张树叶做着与刚刚一开始使用着治愈法阵时一样的事情,就是在另一只手指上咬了一个伤口后让血从伤口流了出来,在树叶上开始画着法阵,看那个法阵我便立刻知道安异要画甚么东西。

“安异妳真的很喜欢和动物玩耍呢。”我有点无奈地叹了口气,并苦笑的对着安异说着。“动物们很可爱,身上的毛也很柔软,就像是棉花糖一样的好摸……”安异一边说着,一边抚摸着刚召唤出来的松鼠的毛,用着非常熟练的动作搔着松鼠的下巴,就这样吸着松鼠,长达了蛮久的时间……等等!我记得这个治疗术不会持续很久时间的!

注意到我惊讶表情的安异露出疑惑的表情说着“我把旁边的刻印做了些微的改变,令它可以持续比较久的时间。我大概了解一下法阵的构造后大致重组了一下后便可以用出来了――这难道很难吗??”安异用着手指跟我说着改变的地方与延长刻印的画法后,继续转过头跟松鼠玩耍着。

“……短短时间就能改法阵……我都还不能做到如此精密的动作―”我有点欲哭无泪的感觉,毕竟能改变法阵必定要有一定的熟悉度,我曾这么做过,不过都因为时间不够的关系而以失败告终。所以安异可以看一下笔记本就发现了延长的刻印后改变着法阵这点是非常的困难的,至少对于我这个普通人是很困难的。

“是嘛……不过我为了延长时间所以有改掉些许的治愈能力,所以应该不会比原来的治疗法阵来的还要强力,顶多算是陪伴型的法阵。”安异苦笑着看着我说着,手还是继续帮松鼠按摩。你到底是多喜欢动物啊!虽然我也蛮喜欢的――

摇了摇头抛开些不重要的事情,转过头来继续研究着法阵。而在一旁的剎哉则是悠懒的伸个懒腰后马上就在地上呼呼大睡了起来,完全并不在意会不会有虫虫在他的身上爬来爬去,一看就知道是神人。

总之在气司回来前我们就是一直在做这些事情,没甚么好描述的,顶多就是我大概改良了一些法阵这件事情,其他就没有了。就这样过了几分钟……

“噗啊啊啊啊啊!!!!”就在我正想要拍一拍空地好让我睡觉时,不知道哪个该死的人发出超高音贝的尖叫声让我们全都清醒过来――我都要睡觉了啊!!!让我不个眠行不?

“哪儿!!”我们在场的三人纷纷被吓到,并全员转头到惨叫声的方向想要确定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不过却什么鬼都没有看见。

“赶紧过去看看吧。”剎哉和我们说着后便往发出尖叫声的声音冲了过去,我们当然也跟着他冲了过去,除了我一脸非常的不情愿以外其他两人意外的认真,好像知道这座森林有着非常不得了的东西似的。

在经过浓密的丛林后,马上到达了一个有些空旷的地方,周围有些的树木,以及很明显通往这里的一个空旷通道,里面完全没有树木以及障碍物,完全干干净净的一个巨大通道。不过在通道旁的树木比起其他地方的树木还要浓密,大概是树木自己让位的吧?嘛,天知道。

而空旷地方里有一只看起来非常黏又非常大只的……沼泥怪?

“史莱姆。”他们俩个异口同声地说着,并警戒的看着眼前大约一层楼高的史莱姆。别骗我没看过史莱姆!这只灰色的超大东西居然是那个RPG里送经验的新手怪物?这分明是高等级的BOSS好嘛!

再说了,史莱姆不是都是那种小小一只然后非常有弹性的那种吗?这只看起来完全没有弹性啊!根本就是一个会把你吃进去的生物啊!――夭寿!还真的吞着一个人!而且还吃到一半!那人还裸着下半身露出他那光亮的屁股,简直就要把我的眼睛闪瞎了。

“那是气司哦,看那掉落的裤子。”安异顺着我的视线看过去后看了那个被吞一半的人,淡定的说着。呃――所以已经翘了?夭寿啊!还没过一天就有人去到别的世界啦!我感觉我也差不多了。

“他还没翘,有看到史莱姆的体肉有在冒泡泡吗?那就是还活着的最好证据。”剎哉看到我面容苍白,抢在我前面回答了我心中的问题,并指向一坨灰色史莱姆的差不多中心的地方。我啥都看不见,只看见灰色流动着的类似非牛顿流体的东西,其他都没看见。

“嗯――总言而知气司还活得好好的对吧。”我看了看这个史莱姆的中心,一开始是露出仔细看的表情,接下来露出一脸茫然表情看着,随后切换成放弃的表情转过头来对着安异说着,有时候人生要适时懂得放弃。

安异像是响应我般的点点头,转过头来咬破自己的右食指,捡起一片树叶后做着要画下去的预备动作并紧盯着眼前的怪物。剎哉也抽出自己的惯用笔与安异一样在地上捡个树叶一样做着要画下去的预备动作。而我则是呆呆地站在原地,一脸茫然的继续看着这只的中心点有没有冒泡泡。

“那么――开始我们在异世界的第一战吧!”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