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宝骊文学网 > 小说库 > 深居我心已八年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7日

《深居我心已八年》精彩章节全文免费阅读_安杨小说

深居我心已八年

作者:安杨分类:青春小说类型:情有独钟

八年留给我的不只是伤痛。...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滚远点,以后别再让我看见你。”他的声音再次响起,跪在地上的人连滚带爬地点头,结巴地说“是...”

“认识他?”他的眼睛陌生又熟悉。

我看了看张胜,他仿佛是在告诉我别多管闲事,快走,但是我却打算救他,莫名的正义感油然而生。

“放了他吧。”我看着他的眼睛,仔细盯着一个人看的时候,我有点看不下去了,他望着我的时候有种深情。

“让他走。”他继续看着我,那种感觉很不自然。

“彻哥...”另外的一群小弟支支吾吾。

“没听到吗,让他走!”

说完,那些人们就听话地松开了张胜,“苏彻,有本事你冲我来,你别动她。”张胜这人怎么这么冥顽不灵,都救了他了,他还要怎样,英雄救美吗,那我不白救他了,他个没智商的家伙,果然有代沟。

对面的人突然笑了,只是一个嘴角上扬的笑,一个阴险的笑。

下一秒他一只手指卷起我的一缕头发,说“我怎么动我女朋友,是我的事吧。”

我吃惊地看着他,“你有病吧,谁是你女朋友!”

他完全没理我说的话,搂起我的肩就往小巷外面走,张胜原本想追上来,我听到他们又打他的声音,我站住了,他好像知道我接下来要说的话,“放心吧,等他们看不见我们了,就不会再打他了。”

“哦,……等等,谁是你女朋友,你把这事给我说清楚了!”我生气地推开塔楼在我肩上的胳膊。

他这次真的笑了,像阳光一样,可是下一秒他说的话我就尴尬了,

他说,“谁说那句话是对你说的了。”……

我气不打一处来,赶紧走出巷子,既然互不相识,那就从此各奔东西。

“诶,你别生气啊,真生气了?”他跑上来走到我旁边,一边说着一边看着我,“别生气,是我的错,说吧,让我怎么补偿你,机会只有一次啊!机不可失啊。”他真的挺搞笑的,转而我一晃眼,停在了蛋糕房的橱窗外。

“走。”他突然拽起我的手。

“干嘛去?”我呆了。

“进去看看啊,不进去怎么买?”他二话不说使劲把我拽进去,但我极不情愿。

“欢迎光临,要定做生日蛋糕吗?我们这里是可以现做的,而且是看着大师亲自做哦。”旁边有一个牌子,上面写着“新来蛋糕师,可免费观看制作全过程。”

“嗯,你喜欢哪种口味的?”他四处看着。

“蓝莓。”我小声地说。

“要一个双层的蓝莓...”没等他说完,我便打断了他“要一个小一点的就好了。”

“你不打算坑我一次吗,这么难得的机会,你这小丫头,是不是榆木脑袋。”说完他还敲了敲我的头,我顺势打了他一下,就被店员当笑话看了。

当拉开做蛋糕的房的窗帘时,我看到一位坐在轮椅上的女孩,很美,像画中的静物,优雅而端庄,她手中的食物和她一起融进了画里,我几乎看呆了。

我不曾想到这个美如静画中的女孩在多年后会和我有着怎样的联系。

可是那个苏彻好像并不在意这些,这个没人性的家伙,还四处走走瞧瞧,真不明白这里到底哪里值得参观,跟个小孩子似的。

过了二十几分钟,才终于做好,而他已经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睡着了,店员把蛋糕递给我。

“喂,醒醒,做好了,我们走吧。”还醒不了,我只好拍拍他,可是我才轻轻碰到他肩膀,他就突然睁开了眼并抓住了我的手腕,当时只有一种想法,好想打死他。

“喂,疼死了!”我瞪他。

“啊,”他松开手“对不起,习惯了。”

“走吧。”我举起手中的蛋糕盒。

“做好了?”

“嗯。”

“嗯...去哪儿?”

……忽然没话说了,是啊,我又不认识他,去哪……

“我要回家了,谢谢你的蛋糕。”

“我送你吧。”

“不用,我们又不是很熟,也谈不上是朋友,也许以后不会再见面了呢?就这样吧,先走了。”

他什么话也没说,也没有看我,大概我说的话很对,自己没话要说了吧。

就这样,我以为我们以后再也不会有交集,但是他却一直跟到我家门口,站在楼下,我对他说:“走吧,我到家了。”

“你喜欢吃蛋糕?”

“嗯...不是特别喜欢。”

“你过生日?”

“嗯。”我低下头,我感觉一个陌生人不用在乎那么多吧。

“生日快乐,这个给你。”他伸出手,把一个玻璃瓶子给我。

“谢谢,那我先上去了。”

“嗯。”

家里还是没有人,妈妈没有回来,打开房间里的灯,走到窗台那里向下望,他冲我摆摆手,转身走掉了。我就这样看着他走远,原来最后还是只剩我一人。

看着桌子上的那个玻璃瓶,收好把它放进书橱里……

上学去的第二天,上体育课的时候,我看到操场围栏外有人正看着我们,当大家自由活动的时候,我才注意到那个人原来是他。

“余满,有人找,你小心点,别被老师看到。”一个好心的男同学对我说。

“谁?”

“不认识,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找你,看起来也好像并不认识你,算了,你还是别去了,万一是不好的人呢,到时候就麻烦了。”

“没事,我大概认识他。”

等我慢吞吞地拉着朋友过去的时候,看到了他。

“你找我?”我小声问他。

“什么时候放学?我来接你吧。”他说着就要准备跳上栏杆爬进来。

“喂,你别进来,老师会看到的。”我惊慌失措道。

“怕什么,没事,看到又能怎么样。”他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胆颤心惊地看他跳下来,朋友近距离看到了他,晃着我的胳膊说:“好帅,他谁呀?你男朋友?”

“怎么可能,别胡说。”

“余满,别这样,好歹我们也是朋友,有什么话不能说的,你这样我真伤心。”

“喂,你快跟我朋友解释清楚,我不认识你吧。”我当时就着急了。

“解释什么,我觉得没什么好解释的啊,唉同学,你随便怎么想,我不拦你。”他一脸玩笑味的说着。

“哼,余满,你就这样对我,什么事都不和我说。”说完就走掉了,本来想拽住她的,却没想到被他拽住了,

“追什么,我这么大老远来看你,你却要追别人。”

“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我一脸不耐烦地问他。

“没事就不能找你了?”

“嗯,对,没事就不能找我,说完了吧,说完就放手。”我一脸冷淡地对他。

“如果我偏不放手呢。”

“你到底要怎样,我们很熟吗,能不能别再烦我了!”我真的生气了,我又一次对陌生人生气。

“交个朋友,我叫苏彻。”

“我不和你这种人交朋友,行了,我们快下课了,你赶紧走吧。”说完挣脱了他的手。

“余满?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遇见你之后,满脑子都是你,交个朋友咋了,我这种人咋了,看不上?”他冷笑了一下。

“不是,你别生气,我不是那意思,我们不是一路人,做朋友真的不合适。”看着他一本正经看着我的样子,仿佛像我做错了事一样。

“你怎么知道不合适,而且只是朋友,又不是男女朋友,有什么合不合适的。”

我怔住了。男女朋友...合不合适...

我当时只想着如何才能摆脱他,他自身仿佛有种能把人融化的能力,气场很强,很容易让女孩子深陷其中,所以我每次都很冷淡地对他,很肯定地拒绝,但他却总是不依不挠,仿佛必须要把我推到绝路上不可。

“喂!那位同学,你在跟谁说话?”,一道熟悉的声音把呆住的我拉了回来。我看到教导主任正凶巴巴地望着我们。

就这样,我们被带到了教务处。

“余满同学,你认识他?”

我看看他的表情,若无其事的样子,又看看上级领导们的表情,不可思议的眼神。

“我们不认识,就是随便问了她几个问题,诶,这样也犯法?”

“你看看,这还了得?学校监管制度已经差到这种地步了吗!”一个副校长说着,还在我们面前走过来走过去,恐怕气的他头都要炸了吧。

“如果你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就请你立刻离开我们学校,还有不要再骚扰我们学校的女同学。”教导主任看着那副校长的脸色,气的铁青,忙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

他仰着头,说:“你们学校垃圾,还怪别人?呵。”说完他就转身走了出去。

“气死我了,你看看你们的办事成果!怎么这种人还能进来!”副校长气的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这位同学,先请回吧,以后再遇到这种情况,要及时跟学校说明情况。”教导主任脸也挂不住了。

“嗯。”

我走出去之后,下楼梯的时候又看到了他。

“怎么还没走?”我问他。

“等你。”

“你赶紧走吧,我要回去上课了。”

“送你。”

他一手抄着裤兜,站在楼梯上微微仰视着我。

我从他身边走过,他紧跟着我。

等我走到教学楼的走廊里,同学们就已经炸起锅了。

“哇!好帅,谁啊这是?”

“咦,那女的不是余满吗,我去,学霸也开始有了春天?”

直到走到我们班教室门口,教室里的同学全都呆住了,一句话也不说。

我站在门口,说:“行了,要上课了。”

他绕过我,在一个人的课桌上随便找了个本撕了张纸,拿起笔写了点什么。

“有事打我电话,没事也可以。”他又开始阳光地冲我笑笑。

我攥着那张纸,说“没事你真的可以走了。”

他忽地贴近我耳边,“想我了记得打电话给我。”

随即走了出去,我想我脸红了,毕竟我头一次遇见这么不要脸的人。

回到座位,听见她们都说:“哼,学习好也就算了,迷倒我们校草学霸也就算了,居然还勾引校外的人,真不要脸。”

“你敢再说一遍吗!”那个在操场上陪我的朋友突然挺身而出。

那几个女的小声嘟囔了几句,就走了。

“谢谢。”我对她说。

“谢什么呀,我可是你朋友,最讨厌她们这种人了。”她叫方早早,我很庆幸我们相遇并且相知。

我冲她笑笑,回到座位上,她追过来坐在我面前,好奇地问我:“那个人到底是谁呀?”

“一个朋友。”

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出来的,就顺口了。

“朋友?!小满!你和那个人居然是朋友?!”她特别吃惊地问我。

“嗯...”攥着手里他塞给我的那张写有他电话号码的纸条,我感到了恐惧。从没有过的害怕,心慌,从那一刻就开始了。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