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宝骊文学网 > 小说库 > 无敌的我只想回家种田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7日

《无敌的我只想回家种田》精彩章节目录_玄机道人小说在线阅读

无敌的我只想回家种田

作者:玄机道人分类:古风小说类型:后宫

穿越本就一点也不稀奇,就算弗一穿越便被卷入席卷全世界的战争好像也很普通,随后开挂大杀四方、开个后宫啥的当然也很顺理成章。可是这些都不重要,这个独在异乡为异客的穿越者只是个想回家的可怜人。图文无关,懒得找封面,蓝胖子和姬友这不香吗?顺便,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红龙的鳞片实在不算薄,是以镰刀就算已刺穿了这鳞片,却也并没有入肉多深,红龙只是感觉到微微的刺痛,实际并无大碍。

可是这也是高傲的龙族所不允许的,高贵的龙族岂容卑微的爬虫亵渎?

以是红龙此刻却冷静下来,它已决心非但要将这只爬虫挫骨扬灰,就连生养这爬虫的土地也决不能放过,这贫瘠的土地就让它更加贫瘠罢。

红龙的神情突然变得庄重而虔诚,它缓缓张开大口,吐出几个艰涩难懂,亦绝不是人类所能发出的音节。

大黑已不是第一次和龙族打交道,他当然也不是头一回做屠龙勇士。事实上就算在草木皆兵,所有生灵勠力同心共同应付异域鬼的时候,也总难免会有那么几个为一己之私利与世人唱反调的,任何一个种族总难免会出现那么几个这样的同族。龙族当然也不会例外,所以在那个时候,大黑就不得不向龙族扬起屠刀。

也是在战争年代,大黑用了很多个相对平静的夜晚,初步学会了龙语,虽然他若是要想念出几个音节,也得凭借体内灵气辅助,但幸好他基本上都能听懂。非但能懂,而且他还尤其对龙语魔法相当熟悉,所以他很轻松地就辨别出这条红龙的发音,他知道它此刻正准备使用某个九阶的火系禁咒,只要它念完这个不算太长的句子,方圆千里内就能成为一片火海,等大火散去,便只能余下一片焦土。

九阶的魔法通常情况下当然是九阶宗师的杀招,寻常生物就算已达到九阶的程度,想要释放一回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而唯有十阶的大宗师和十一阶的亚圣敢保证自己能没什么影响,至于说那位世间唯一的十二阶圣人,他已生死不明,自不需要放在讨论的范畴内。龙族天生具有比人类要强大无数倍的魔法天赋,是以就算红龙只是一条九阶的巨龙,却也能依靠多年的积淀释放这样一个强力的魔法而不会有什么大碍,甚至说来,它只需要找个温暖而舒适的地方小憩那么几十天,自然回复的魔力就足够让它再来上一下。

大黑一点也不怕那个所谓的九阶禁咒,可是他绝不允许红龙糟蹋这片土地,所以他自镰刀刀刃上激起丈许刀芒,这回镰刀总算能刺穿红龙的颅骨,直深入它的脑内。

红龙虽有坚硬的鳞片、坚韧的皮肉,非但能扛住神兵利器,就连雷霆、烈火、疾风也决不能伤它分毫,可是它的脑终究也只是普通的脑,就算它能顽强地运转数十万年而始终保持年轻的活力,可是终究也和人的脑一样,并不能比生来就是为了保护它的颅骨更强横。

所以自这一刻起,它也只好成为一具尸体。

粗壮的四肢已失去了支撑这庞大身躯的力量,高傲的头颅也只能落下,落在地面上,上扬而直指青天的双翼亦只有无力地垂下。红龙的死非但没有半分如山般沉重的悲壮,反而有些萧索,就好像落日的余晖一样。

这具尸体盘起来犹如一座小丘,可是它终究也只是尸体,和其他的充满死气、断绝生机的尸体没有什么区别,就算这个尸体活着的时候是九阶宗师,不论在这天下的哪个角落,都一定能声名赫赫,但它死去后,好像和一文不名的普通人也没有太大的区别。这也许正是死亡的真谛。

大黑从空中落地,反手将镰刀插在腰间,蹙眉看着这具尸体:“有点大了,也不知要吃多久。也罢,也罢,姑且先收着罢。”

大黑扬臂,便在袖口前现出个玲珑的金色法阵,食指去是处一点,那法阵立即转起,生出惊人的吸力,便似有无形的大手握着不远处那红龙的颈子将它向法阵中拖拽,越发向前时,红龙那庞大的身躯就逐渐缩小,等到它的头颅接触法阵的那一瞬,它已变得寸许长短,旋即轻松没入法阵,消弭无踪。

大黑环视四周,见也没什么东西遗漏,于是定了定神,右足往前一踏,人便飞身而起,倏忽无踪。

待大黑离去大概半刻钟后,西北方有一列军阵向此地疾行而来,约有五百余众,俱着玄甲,擎长戈,阵列规整,步调划一,虽疾行若风,亦能神情肃穆,其势肃杀,看来必是百战之兵。

当先一骑枣红马,丈许高低,其形也神骏,奔而御风,飒沓若流星。马上坐着个身形娇小的女将,红衫内衬,衣赤甲,与枣红色的马浑乎一体,交相映衬。这女将腰挎宝剑,头未着盔,将柔顺的长发梳作马尾拢在脑后。她面容如春水般柔和,神情却如铁一般坚毅,催动**骏马向前时,杏仁般的眼眸始终只注视着前方,绝不会因为其它任何一个方向而分心。

落后枣红马约一丈远处,有一匹黑马,比红马明显大了一圈,却不是臃肿,反是健硕,马上的骑手是个足有一丈高低的铁塔般大汉,背负两条长枪,俱有七尺五六寸的长短,交叉负于大汉身后。这大汉虬髯如戟,目若铜铃,整个人也生得要比普通人更为健壮。他亦着玄甲,与身后步卒相似,却在右侧肩甲上镌有明纹,若流云之霭霭,玄甲质地像是也比寻常步卒高明了一筹。

这一行军士坚定地向前行进,直到女将看到前方不远处有一个数百丈方圆的深坑,她立即一拉缰绳,枣红马也旋即止步。

女将翻身下马,快走几步,来到深坑的边沿。

大汉一夹马腹,黑马便停,大汉于是跃起,重重落在地面,迈步跟着女将,这铁塔般的大汉比于娇小的女将,他简直像是随时能为女将提供荫蔽的树。

只在这个瞬间,本来流风般行进的玄甲士兵也停住,所有人如钉子般站在原地,各自间距相差无几。

女将这时弯腰攫起一撮泥土,仔细端详。

“错不了,就是那条龙的吐息。”

女将的声音如山间的泉一般清澈,可是语调却又如厚土般沉闷。

女将又仔细地看了看四周的土地,发觉部分地面微微下陷,隐约能看出龙的形状。

“看来它似乎在此地休息过一阵子,可是这一口龙息是怎么回事?不是捕猎,且不说这里原本就很少有动物,若真是为了捕猎,以它的速度,随手就能抓到猎物,根本用不上龙息。”

“难道说是发生了一场战斗?只有这一个深坑显示出战斗的痕迹,也就是说那头龙的动作应该只限于此了,所以对方多半是因为这一口龙息也化为灰烬了,因此对方应该不是什么强者,对于那头龙来说,应该是属于小爬虫的类型。”

“这深坑周围的土地还有余温,看样子那一口龙息距离现在应该不算久,可是那头龙到哪里去了?它上一次迁徙也不过是十九个时辰之前,如果只是一只小爬虫打扰到了它,它应该只会消灭对方,而绝没有为此这么快就再一次迁徙的道理,可是它现在的确已经不见了。”

“难道说那个东西并不是小爬虫,反而是那头龙都觉得棘手的存在,所以它那一口龙息试探出对方的境界,就不敢再造次,立即闻风而逃?可是对方难道就没能留下它?它虽然不是什么神龙,可也毕竟是龙,龙全身都是宝贵的财富,对方没理由放走它。”

“所以那头龙应该是被人杀了。能随意杀死一头九阶巨龙而没有自身战斗痕迹遗留的,恐怕至少是十阶中的顶峰,一只脚已经迈过了十一阶的门槛。”

“也就是说,我宋灵玉是被一个十阶大宗师,乃至十一阶的亚圣抢了战利品。真是有点不甘啊,可是这又有什么办法,谁叫我要杀头蜥蜴还要靠军阵不可呢?”

女将突然无奈地笑起来,却宛如冰消雪融。

女将转身,朗声道:“收兵!”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