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宝骊文学网 > 小说库 > 侯门娇巧世子妃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06日

《侯门娇巧世子妃》精彩章节目录_习习漂小说免费阅读

侯门娇巧世子妃

作者:习习漂分类:穿越小说类型:欢喜冤家

身为现代玉雕大师之后的颜如翡命丧地震,再醒来竟然成为了古代侯府的小庶女,前有正室夫人伪善算计,后有心机姨娘命她争宠,颜如翡选择刻刀一揣出门摆摊,自给自足才是正途!只是摆摊头一天就被人提了无理要求,更绝的是这人还该死的好看……宫无衣:“雕一个我的小像,我便放你走。”颜如翡:“……变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摆摊第一天,不仅没挣到多少钱,还倒贴五十两,颜如翡一边迈进家门,一边长叹一口气,挣钱不易啊。

由于是庶出,且生母是府上身份最低的,颜如翡和罗姨娘被分在紧邻外院的小院里,平日人来人往,吵闹不堪。

她一推开房门,就见罗姨娘板着脸坐在榻上,显然已经等候多时了。

颜如翡自顾坐下倒茶,也不急着出声,反而是罗姨娘忍不住先开口:“你跑去哪野了?”

“去坊市逛了逛,姨娘有事?”

罗姨娘眸光一闪:“你叫我什么?我是你娘亲!你是从我肚子里出来的,岂能胳膊肘往外拐……”

眼见她又要扯远,颜如翡连忙扯回话题:“你到底来干嘛?”

罗姨娘剜了她一眼:“马上就是齐王妃的生辰,府里的几个姑娘都去,你也去,到时候自己抓住机会,能攀上一门高亲最好,攀不上也得先哄几个小门小户的……”

这话颜如翡听的耳朵都快起茧子了,原主更是被她这样逼死的。

罗姨娘本来只是文姨娘身边的丫鬟,不甘心一辈子伺候趁着侯爷喝醉了便爬上了床,还真就让她一举有了身孕。

这些年来虽说没什么宠爱,还总被找麻烦,但罗姨娘自己还挺高兴,天天除了逼着颜如翡勾引高门权贵就没别的事了。

思及此,颜如翡眼皮都没抬一下:“人家权贵子弟凭什么看上我?你清醒一点行不行?”

罗姨娘恨铁不成钢:“那是你没有手段!下药也好灌酒也好,总归能得逞一个吧?”

颜如翡摇了摇头,放弃了与她争辩,本来她的确是不想去,但转念一想,齐王妃生辰也不失为一个发展生意的机会……

“我知道了,我会去的,姨娘可以去歇着了吧?”

“这还差不多,记住了,给我争点气,我下半辈子的好日子全指望你呢!”

说着,罗姨娘扭着腰出了颜如翡的房间,她顿时觉得屋里的空气都清新了几分。

将整个人埋进柔软的被子里,颜如翡深吸一口气,日常给自己做心理建设,否则突然穿越,她非疯了不可。

次日清晨,颜如翡睡到自然醒后,直奔天权司办坊市名帖,为了不被再罚钱,手续办齐之前她不打算摆摊了。

天权司位于皇城脚下,负责京都的守卫巡逻以及宫中轮值,宫无衣能坐上天权司指挥使的位置,足以证明皇帝对他的信任。

“做什么的?”

守门的两名侍卫拦下她。

颜如翡笑道:“来办坊市名帖。”

其中一名侍卫指了指身后的大堂:“今儿没什么人,你直接进去就好。”

“多谢侍卫大哥。”

颜如翡径直穿过两道小门,来到大堂门口,刚一进去就被碎裂在脚边的茶盏吓了一跳。

抬眼望去,只见宫无衣坐在主位上,他身边站着一位娇蛮女子,此时面颊绯红,不知是羞的还是气的。

察觉颜如翡的视线,她抬手又是一个茶盏:“看什么看!小心本公主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

闻此,颜如翡微微福身:“原来是公主殿下,是小女失仪了。”

长奉国只有一位公主,乃是贵妃所出的赵婉幽,据说十分得宠,长奉帝更是为她兴建摘月楼。

可赵婉幽明显在气头上,不打算就这么放过颜如翡。

“既然你自知失仪便爬出去跪在外面谢罪吧。”

“够了,”宫无衣懒懒开口,“我这里庙小,公主不如回宫吧。”

“无衣哥哥……”他的一句话就吸引了赵婉幽的全部注意力,“我只是想让你陪我去吃个饭,就这么难吗?”

宫无衣目不斜视:“臣还有公务在身,恕不奉陪。”

赵婉幽自觉下不来台,听见他提起‘公事’,看向颜如翡的目光更加狠厉:“你说,你来这做什么?”

正所谓人在堂中坐,锅从天上来,颜如翡迷茫的眨了眨眼而后开口:“我来办坊市名帖的。”

“名帖?”赵婉幽面上不屑,“你是卖东西的?”

颜如翡垂眸:“正是。”

眼见宫无衣置之不理,赵婉幽干脆晃荡到颜如翡的身边,打量道:“卖什么的?可有带来样品来?”

颜如翡从袖子里拿出一支祥云簪:“只是我自己雕的些小玩意。”

只见那簪子并非是传统的金银绕线而成,而是用了一块红翡,造型流畅,在阳光下闪耀异常。

赵婉幽一下子就移不开视线了,倒不是因为没有见识,而是她刚刚才在宫无衣那看见了一块做工相似的小像,也正是为此二人才大吵一架。

当然了,是赵婉幽单方面闹脾气。

此时她心里确定,颜如翡便是雕刻宫无衣小像的人,一想到宫无衣竟然随身带着,赵婉幽心里就嫉恨不已。

她攥了攥手,忽的露出一抹笑来:“你这簪子我买了。”

说罢便掏出一袋银子扔在地上。

“这里面足足一百两,别说是簪子,恐怕就是你的身契也够买下了吧?”

颜如翡抿唇:“多谢公主抬爱,只是这簪子乃是准备赠人之物,不出售。”

其实就是她随手刻着玩的,但她就是不想给赵婉幽,仗着自己有钱,看不起谁呢。

赵婉幽脸色更差了:“你敢拒绝我?不过是个卖货的贱民,谁给你的胆子拒绝我?”

颜如翡背脊挺直:“小女只是实话实说罢了。”

“我明白了,”赵婉幽冷笑道,“你是嫌银子不够?”

“够了,”宫无衣眉眼中露出一丝烦躁,“她是忠勤侯府的五小姐,何必贪图你那点银钱,别再为难于她了。”

“我为难她?”赵婉幽不可置信地喊道,“忠勤侯府?呵,不过是个庶女罢了,也值得无衣哥哥你这般上心吗?你是因为她才拒绝我的邀约吗?”

宫无衣面容冷酷,声音却轻柔无比,显然已经忍耐到了极限:“公主莫要再胡言乱语了,还是说,你想我派人送你回宫?”

京都人人皆知,宫无衣喜怒无常但因着受皇帝看重,也没人敢对他过多置喙。

此刻赵婉幽直面他施加的压力,心里说不害怕也是假的,就连脸色都白了一层。

“好,我走,我走便是了!希望来日无衣哥哥不要后悔今日所为!”

说罢,她眼眶通红跑了出去,路过颜如翡身侧时眼中划过一丝怨毒,宫无衣越是向着她说话,赵婉幽就越是确定都是颜如翡害的宫无衣对她冷漠。

是以一回宫,她便吩咐人去查,准备送给颜如翡一份大礼。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