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宝骊文学网 > 小说库 > 有你便不负韶华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05日

《有你便不负韶华》精彩章节全文免费阅读_浅语xkl小说

有你便不负韶华

作者:浅语xkl分类:青春小说类型:青春校园

星光点点的夜空下,他吻着她,霸道又不失温柔。她害怕与旁人触碰,却贪恋他的吻,他知道她在怕什么,但他需要时间让她忘却。这个女孩太过倔强,倔强地让人心疼。  他轻轻地抱住她,声音放低放轻放柔。他对她说:“给我点时间,好吗?”她的身子微微颤抖着,紧紧地抓着他的衣角。听着他温柔低沉的嗓音,她的眼泪染上了水雾,心里难受的厉害。“好……”她颤抖着嗓音,抓着衣角的手更紧了一点。他轻轻贴着她的唇,越来越深入,动作越来越粗暴,眼里染上了浓浓的占有欲。她,从今以后,只能是他的女孩。...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怎么管孩子的!”沈父一想起沈辰枫高烧不退,一点反应都没有的模样就火气直冒,头上暴起的青筋和紧攥着的手无不显示着他此刻正在极力隐忍着怒火。

“我该照顾的都照顾了,你吼什么吼, 辰枫的身体本来就好,发点烧,不是很正常的事儿吗?”沈毋一脸不以为然,心里却隐隐有些担忧。

“我都说了辰枫身体不好,你耳背吗?”沈母很是不耐烦,怛也没怎么把这事儿放在心上,因为她知道,她那位冷冰冰的女儿会照顾好她的儿子。

沈父瞧着她淡然的神情,习以为常的模样,心里窝着的火不知怎么就灭了,也不知怎的就这么冷静下来了。

他看着沈母冷冷地笑了,眼神里含有浓浓的讽刺,他开始对沈母冷嘲热讽。

可能是因为快被气到失控,沈父的脑子格外冷静:“你可真能啊,宋阳辰......这么晚了才回来,连孩子烧成这样都能做到泰然自若,你可真是能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这种没家没孩子呢!”

嘲讽的语气,不屑的神情直接把沈母的火气给点燃了,沈母看着他,眼神冷冽:“沈阳朔,你什么意思!”

沈父收到那个冷冽的眼神只是嗤笑了一声,回怼道:“我什么意思你心里不清楚吗?怎么,靠男人吃饭不用动脑,脑子退化了?”

沈母有些控制不住情绪了,因为沈父说的话像一把刀子直插人心。但她知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道理,不想和他争论的沈母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懒得再理会他,径直上楼。

可这番举动在沈父眼里就变了味,他继续开口嘲讽道:“怎么不说话了?心虚了?默认你在外面有狗了?呵呵。”

沈母忍无可忍,转过身来朝他吼道:“沈阳朔你够了!”

“够?怎么会够,你在外面怎么找男还指望说够?宋阳辰,你现在只是一个不要脸的跛子,残花败柳加废物!懂吗?”一句一句不堪入耳的话语直接点燃了沈父沈母之间的导火索,也让这个家变得更加摇摇欲坠。

……

瓷器破碎的声音伴随着连绵不绝的争吵声在楼下回荡着,也清晰地传进了正在楼上照顾弟弟的沈晚兮的耳朵里。

但她并没有什么反应,似乎对这种事情已经习以为常。她也似乎丝毫不受影响,有条不紊的做着自己的事情。

她熟练地用冷水打湿毛巾,拧干,然后敷在沈辰枫的头上。做完这一系列的事情后,她开始找退烧药。

这边的沈晚兮有条不紊的做着自己的事情,那边的夫妇吵架吵得热火朝天。

她的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硬说表情的话,就只有冷淡了。

“姐姐……”空气中传来沈辰枫有气无力的声音,虚弱的模样让人心疼。

“嗯,我在。”沈晚兮身形一顿,淡淡的回复道,只是手上的动作快了一些。

“能不能叫爸爸妈妈不要再吵架了……”沈辰枫想说些什么,但又似乎意识到了些什么,声音渐渐微弱。

“这,不是我能控制的。”沈晚兮回答道,把找来的退烧药顺带接的一杯温水一并递给了他。

“我知道,可是这样下去,他们会打起来的……”他还想说些什么,但是被沈晚兮打断了。

“辰枫,你要明白,你还小。你没有能力去参与这样的事情,更没有能力去阻止这些事情的发生。”她看着他,隐晦地说了两句。

沈辰枫看着她,没有说话。

  “好了,吃完药就快点睡觉吧。不去学校的话,记得自己跟老师请假。”说完便走出了房间。

在她帮他关灯关房门的那一刻,沈辰枫的声音传来:“姐姐,爸爸妈妈他们会离婚吗?”

闻言,她顿住了,一时间竟有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是啊……他们……会离婚吗?他们离了婚后,她们……会有一丝情绪波动吗?他们……会在意我这个女儿吗?”她在心里想着,但没有说话,黑暗的环境很好的掩饰住了她的面部表情。

沈辰枫死死的盯着那条虚掩着的门露出来的缝隙,眼神里升起了一丝期待。

“睡觉吧。”她并没有给他答案。这等于,她没有给他希望。他不知道,也不会去欺骗他。哪怕结果很糟糕。

一步,两步,三步……

楼下的争吵声越来越大,眼前的情形也映入她的眼帘。

两人已经狼狈不堪,房里一片狼藉,能砸的全被他们砸了个精光。地上的碎瓷片还带着血迹,看得出来双方都下了狠手。

她站在楼梯口处,冷眼看着做一切。

他们似乎吵累了,各自疲惫地回了房。沈母摔门而入,背影决绝。沈父满脸疲惫,轻轻的关上了房门。

灯,灭了。

夜,恢复了平静。

沈晚兮独自站在楼梯口处,任凭黑夜吞噬自己。

不知道过了多久。灯,又亮了。沈父一脸不放心的模样,朝着楼梯走上去。

沈晚兮没有什么动作,更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就这么定定地看着沈父朝着自己的方向一步步走来。

终于,沈父看见了她。面上也是明显的一愣。两人就这么无声的对视着。

“你……都看到了……”终是沈父开了口,打破了两人沉闷的气氛。

“嗯。”沈晚兮没什么反应。对于沈父,反应冷淡。

“辰枫他,怎么样了……”他揉了揉眉心,似乎很疲惫的模样。

“退烧了。”

“那我去看看他。”说完,胜负便绕过沈晚兮想上楼。

沈晚兮后退一步,不动声色的拦住他:“他睡了。”

他察觉到了她的阻拦,不知为什么,心里像是被刀子轻轻割了一下,有些难受。不过最后他还是妥协了,他说:“太晚了,我明天再来看他。”

沈晚兮没有动。

沈父用一种很复杂的眼神看了她许久,慢慢的下了楼。

灯,再次熄了。

夜,更深了。

沈父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不知过了多久,沈父听到了瓷器与地面摩擦的声音以及扫把与地面摩擦的声音。不久后还传来滴滴答答的水声。

他知道,是他的女儿在清理他们争吵过后留下的痕迹。

渐渐地,声音消失了。

夜,再次恢复了寂静。

因为睡不着,沈父烦躁的下了床,来到了一处难以发觉的小道。在露天的院子里抽着烟,看着星空。不久后,就听到了沈晚兮收拾东西的声音。也看到了那抹小小的身影。

而那个身影,真是他那个什么话都不愿意说的女儿,那个似乎对什么事情都不在意的女儿,那个似乎对什么都非常冷淡的女儿。那个,他自始至终,都亏欠的女儿……

看着那个忙碌的身影,他就在想,如果没有他从小就带在身边的儿子,她恐怕对这个家没有丝毫留恋了吧……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如果没有沈辰枫,她不会管家里的任何事务,也不会为这个家做任何事情。因为对她而言,过世的爷爷奶奶才是她最亲近的人。

可现如今她最亲近的人已经双双离世了。这个家,她早已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如今她忍受着这个家永无止境的争吵声,以及干不完的家务活。也只是因为沈辰枫一个人罢了。

那个夏天,似乎还在她眼前。那天的场景。依旧历历在目。在那个炎热的夏天里,她只感受的到爷爷冰冷的尸体,只听得到那些绝望的哭喊声,只看得到爷爷绝望的眼神。

只有沈辰枫,一团小小的人儿,用他那小小的身体。抱着她,仰着头。用那双充满灵气的眼睛望着她,小嘴一张一合,奶声奶气的话语就传进了她的耳朵里:“姐姐你为什么哭了?是有人欺负你吗?”

他轻轻地抓着她的手,对她说:“姐姐。别哭。我们去欺负回来。”

“等我长大了。我就保护姐姐。到时候就没人再能够欺负姐姐了。”稚嫩的童音,宛如一抹光,照进了她的心房。

她空洞的双眼里,终于恢复了一丝神采。从那时候开始,她的眼睛里便只有这个,和她相处不到一个月还很粘人的弟弟。

也正是那个时候,他成了她最后的留恋,因为她的奶奶,那天,下去陪爷爷了。

只留下了她一个人,最后,只有她一个人。

她依稀记得那天晚上,她的泪水打在了沈辰枫小小的身子上。而小辰枫,用那双胖乎乎的手轻轻地为姐姐擦眼泪。

烟,到底了。

嘴里,只剩下了苦涩。

他亏欠这个女儿,实在太多了……

第二天一早,天还微微蒙亮,沈父早早起床,想给他们姐弟两俩做顿早饭。可是当他远远地看见从厨房门口渗漏出来的灯光时,他知道,是沈晚兮在里面。

步子,慢慢的变得沉重了。那份愧疚,也越来越沉重了。

他轻轻地推开厨房门,似乎不想打扰到厨房里正在忙碌的女孩儿。可是,门还是发出了微弱但足以令人察觉的响声。入眼,便是两人份的煎鸡蛋和烤面包,心里顿时有了种说不出的苦涩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