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宝骊文学网 > 小说库 > 幻想闲记事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03日

《幻想闲记事》精彩章节目录_为了考试而活着小说在线阅读

幻想闲记事

作者:为了考试而活着分类:同人小说类型:致郁

本书是我的一个朋友写的。本书为中短篇的合集。本书转自百度贴吧,他的贴吧ID:怪还是不怪。高中学生党,更新自然会比较慢,请大家见谅。另外觉他写得好的话,请大家务必关注他的百度贴吧。谢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待灵梦回到神社,已经是半夜,降落在庭前,她发现神社门前已经坐了两位不速之客。

 “华扇?萃香?!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怎么?我们不能在这里吗?”萃香看上去有点生气,伊吹瓢在她的腰间晃荡:“来你家玩玩难道还要交场地费?”

 “好了,别闹。”华扇皱着眉推了萃香一把,又把目光转向灵梦:“我们只是想来陪你喝一杯——你没意见吧?”

 “没有…如果你还能在这里找到酒的话就请便吧…”灵梦苦笑,顺势在她们身边坐下。

 “酒的话不是问题哦,要多少有多少!”萃香顺手抄起一只酒碗,解下伊吹瓢将其斟满递给灵梦:“喝吧喝吧!今天我请客!”

 灵梦端起碗,华扇静静看着她将酒一饮而尽:“怎么样?感觉好些了吗?”

 巫女不答,将酒碗递给萃香,萃香也不用招呼,又斟了满满一碗递过去,不多时又被喝尽,萃香干脆把伊吹瓢 抛过去,灵梦也不推辞,一口气灌下去,等到把酒壶放下,脸上已经有些微红。

 “糟透了…”她小声嘟囔着,“真是…糟透了…”

 “出什么事啦?”华扇露出关切的表情。

 灵梦眼睛一瞪:“少来!这种事情你怎么可能不知道?”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这种事情❜?到底怎么了?”

 眼前的仙人显得一头雾水,灵梦盯着她的脸看了一会儿,似乎想说些什么,却最没有说出来,只是扳过伊吹瓢喝了一口,摇摇晃晃起身走向里室。

 “不知道就算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她闷声说道,同时把伊吹瓢撂给已经靠着门酣声大作的萃香:“你们继续吧…不要吵到我睡觉就行…”

 关上神社的门,灵梦打理了一下微微烧焦的衣服,一头仰倒在地板上,空气中萦绕着淡淡的血腥味,魔理沙扭曲的面庞又在眼前浮现,她现在知道了那扭曲的缘故:不是因为愤怒,而是痛苦。

 门外传来熟悉的声音,那声音似乎在和华扇争执着什么——果然华扇也是知道的呢…

 她艰难地起身,去推神社的门。

 “我来了,紫…”

 看见神社的门终于关上,华扇长出了一口气,她站起身走到中庭,向着空无一人的石阶,神色严峻:“出来吧,紫,今晚我不会离开了。”

 “不愧是你,知道我在啊。”

 隙间妖怪出现在樱树下,脸上没有了一贯的伪装式笑容,她冷冷地盯着华扇:“还要护着她?你不会真的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吧?”

 “怎么可能…”华扇望了望依稀还有烟升起的魔法之森,“看那个就会明白了…”

 “还真是最会说谎的鬼呢…装的那么像。”紫的言语中满是讥讽,“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帮着那家伙?对不称职的巫女应该怎么样,我想你也应该明白。”

 华扇没有回答,紫继续向前走了两步,收拢的阳伞对准了神社的门:“我会尽快结束的,不会给她太多的痛苦——只有她不反抗。”紫在华扇耳边轻轻这样说。

 身后一凉,紫发觉一只手已经搭在肩膀上,萃香半醉的声音传来:“不行哦紫…灵梦和魔理沙的事…你不能插手…”

 “萃香…连你也…”一股火气直冲紫的心头,她放下阳伞,转过身怒视着她:“人类妖怪化对于大结界是奇点般的存在,这种东西继续存在下去只会危害整个幻想乡!这一点你个老鬼你还不明白吗?一个危害幻想乡的罪人和一个屡次包庇她的执法者到底有什么可留?还有华扇——你所谓的天道呢?与人类同在的天道,现在都到哪里去了?眼睁睁看着两个家伙乱来,这样你也算是贤者吗?这两人,一个也不能留!”

 紫重新举起了阳伞。

 “紫还真是没人情味呢…”萃香打了个酒嗝,看上去一脸不满:“之前你可不是这样的…”

 紫慨叹:“感情这种东西,早在大结界建立时就被我扔了,被感情和欲望支配的生物是无法守护这片土地的,贤者是博丽也是。”

 “我说紫,”华扇开口了,她神色严肃,右腕的假肢隐隐渗出黑气:“我相信想守护幻想乡的心情我们都是一样的,但是舍弃感情这种事,抱歉,我无法认同。一直以来你都把那孩子当作博丽抚养长大,而你什么时候把她当作❛灵梦❜来对待过?你这种做法…”

 紫打断了她:“我已经说过了,无谓的感情只会滋生麻烦,博丽即法则,对她来说这就足够了。”

 “但谁又能保证,这次事故不是因‘博丽’而起的呢?”

 华扇的声音很轻,但很坚决,紫的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看来我们终究不是一路人啊华扇…你就真的…真的这么护着她?”

 “守护‘人’,这就是我的天道,”黑气更加浓烈地从假肢渗出,华扇摆开了架势:“我不会让你再前进半步,紫。”

 “既然华扇这么说了…那我也来吧!”萃香丢下酒壶,“好久没有痛快打一架了呢…”

 紫低下了头:“说真的…我不想再进行这种战斗了…”

 “那就停手吧。”

 巫女的声音突兀地响起,华扇愕然转身,灵梦站在门前,目光越过她和萃香盯着紫:“抱歉让你失望了…或许…我真的是个不称职的巫女。”

 紫一声轻哼:“既然知道,那你现在应该做的就不用我提醒了吧?”

 灵梦默然不语。

 华扇前踏一步:“别做傻事!灵梦!”

 “我知道这个要求很任性…但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了,”灵梦的声音很低,“请再给我一次机会,紫。”

 “再给你一次机会?”紫高声嘲笑:“好让你再次放走那家伙?”

 “魔理沙对我来说是相当重要的人,所以请允许我亲手为这件事画上句号——以博丽之名起誓。”

 紫叹气:“现在‘博丽’这个称呼对你还有什么意义?”

 虽然嘴上这样说着,手中的阳伞还是垂下了,紫缓步走到灵梦身前,直视着她的眼睛:“别再忘了你是谁——这是我对你唯一的要求。”

 话语飘散在晓风中,紫消失了,东方泛起微白,漫长的一夜终于过去,黎明到来。

 华扇与萃香对望了一眼,向彼此点点头,也快步离开神社。

 灵梦走下台阶,脚步有些摇晃,她遥望魔法之森所在的方向,再次将拳头攥紧:

 “等着…我一定让你活下去……”

 山彦响子把又一束香点燃,青蓝色的烟团团升起,包裹了命莲寺,晨光熹微之中大殿内的毘沙门天塑像显得威严而安详,钟声袅袅响起,伴着梵音,敲响了新的一天。

 烟幕中,她抬头望向寺庙门前,一个红白色的身影伫立在那里

 “你是…博丽的巫女?来这里干什么?”

 “帮我叫一下白莲,博丽灵梦有事相求。”

香霖堂内,霖之助坐在桌边摆弄着八卦炉,漆黑的炉心散发着刺鼻的气息,他摘下眼镜,对着站在一旁的魔理沙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

 “真是…你到底一次性往里面注入了多少魔力啊?”

 “坏掉了吗?”魔理沙的声音细若蚊蝇。

 “大概是吧…”霖之助把八卦炉翻过来那在手上:“不过没有烧坏核心,要修好也不难…”

 “对…对不起…”魔理沙的声音更小了。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吧?”站在店门前的爱丽丝皱眉:“今后魔理沙该怎么办——这才是我们现在应该讨论的。”

 霖之助显得有些扫兴:“还真是催的紧呢…爱丽丝小姐。”

 “没办法,老八云和那个红色杀人魔可不会让我们轻松,看看昨晚的隐藏结界就知道了,”爱丽丝指了指门外,又看了魔理沙一眼:“要是当时魔理沙早点来找霖之助先生商量或许还能多想想办法,结果你连店都不愿意进,亏我还精心编了个谎想骗你进来见他一面…”

 “也幸亏当天晚上我没有走…爱丽丝来找我时我还在店里,才能及时赶到阻止事态恶化…”霖之助喟然,“不然魔理沙那一发真的打下去,灵梦十有八九会死…到时候可是什么补救的方法都没有了。”

 “罢了,这些事还是不要再提…”爱丽丝看见魔理沙脸色愈加苍白,连忙制止霖之助继续说下去:“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好好想想以后该怎么办。”

 香霖堂店主重新带上眼镜,凝视着魔理沙:“告诉我,你恨她吗?”

 魔理沙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抚了抚右肩的伤口,摇了摇头。

 “那孩子也很苦,”霖之助又开始摆弄八卦炉,“她被撕成了两半…”

 “我不明白…”魔理沙目光下垂。

 霖之助拆开八卦炉,他的嘴角微微上扬:“那么我换一种说法问你好了,你不惜舍弃人类身份所追求的,真的是灵梦吗?”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子斜射进来,白到刺眼的光线倾泻而下。照亮了魔理沙同样苍白而呆滞的面庞:“什…么…?”

 霖之助笑了。

 等到灵梦踏出命莲寺的大门,天色已近傍晚,圣白莲领着寺内众妖,在门前双掌合十相送。

 “那么,明天就拜托了。”灵梦脸上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

 “这事倒容易,不过…”白莲沉吟了一下:“你可要想好之后的事情怎么办。”

 灵梦笑了,笑得很舒畅:“不必担心,我自有安排。”

 不待白莲追问,她便纵身而起,向着博丽神社的方向飞去,将命莲寺的暮钟甩在身后。

 行至神社上方,灵梦发现庭院内已然侯着一人,正是雾雨魔理沙,见灵梦来了,她抬起头望向空中,金色的长发在晚风的吹拂下飞扬:

 “明天这个时候,还是这里,咱俩再比最后一场。”魔女的声线平稳,不见了昨夜的那种疯狂,灵梦暗地里吁了口气,报以一笑:“求之不得。”

 她降落,凝望着那双紫蓝色的瞳孔:“我等你。”

 瞳孔中似乎有什么闪动了一下,旋即又消失了,魔理沙似乎想说什么,却又住了口,她一步步走下石阶,剪影在夕阳下逐渐淡去,被地平线吞噬。

 决斗那天黄昏,博丽神社空前的热闹,红魔馆的几位吸血鬼及仆从,妖怪山的鸦天狗与河童,仙人华扇,隙间妖怪八云紫,以及各路妖精都挤在神社前,等着一睹博丽的巫女最终是如何处理这次事故的。

 “动静闹得真大,”紫从隙间里探出半个身子,不耐烦地看着鸦天狗四处散发报纸:“这样下去保不齐会闹出什么事…”

 “放心吧紫,有你我在,还可能闹出什么乱子?”一旁的华扇宽慰她。

 紫哂笑:“只怕管事的却先乱了阵脚。”

 华扇望向站在庭前的灵梦:“你就相信她一次吧,紫…”

 紫乜斜了华扇一眼:“我不是不信她。”

 华扇听出紫话里有话,正要张口说些什么,却被妖群中的骚乱打断,定睛一看,却是魔理沙到了,她没有理睬其他妖怪的搭讪,径直走向灵梦:“抱歉,我来晚了。”

 灵梦玩弄着鬓间的发丝,似乎心不在焉:“没什么,来了就好…”

 “那么,我们开始?”

 “嗯,开…始…”

 那天弹幕战的具体过程如何,魔理沙也记不太清,在她印象中只有漫天飞舞的符札和星型弹,灵梦的弹幕与以往相比显得格外凶狠,杀龙阵,二重结界,梦想封印…一张张符卡连贯使出,几乎毫无破绽,高速飞行的御札裹挟着劲风将魔理沙围卷,她顶着灵压无数次从微小的缝隙中擦过,手中被霖之助修复的八卦炉吞吐着闪耀的火花,天仪,星屑,地球光…符卡与符卡相碰撞,相抵消,直至两人各剩下最后的一式——

 灵梦举起了手臂,光玉在她周身轮舞,魔理沙也将炉心对准了目标:

“梦想天生!”

 “Master Spark!”

 两股力量在空中相击,发出巨大的轰响,响声过后,灵梦悄无声息地坠落,一如树上飘落的樱花。

 顾不上一旁的哗声四起,魔理沙降落在灵梦面前,巫女已经站起身,微笑着直视着她:

 “做到了啊,魔理沙…我输了。”

 魔理沙将八卦炉揣回口袋!也是咧嘴一笑:“那么,动手吧!”

 灵梦拔出御币抵在魔理沙的胸膛上:“恨我吗?”

 魔理沙闭上眼,霖之助的话语在耳边响起:“她被撕成了两半…”

 “不恨,”她依然笑着:“我才是真的…抱歉,给你添了那么多麻烦…”

 “真的不怪我?”灵梦声音渐低。

 “不怪你,就像香霖说的那样——这是我的错,我必须面对它,这样你我都能解脱了。”

 “谢谢…”

 胸口的压力消失,魔理沙诧异地睁开眼,却看见灵梦正背对着自己,面朝夕阳:

 说到底还是我太迟钝了…魔理沙,我欠你的一定要还!”

 巫女深吸了一口气,向着神社上空大喊:“白莲!动手!”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妖群中斜刺里闪出一道人影,一跃而上神社屋顶,揭下头顶斗笠,正是命莲寺住持圣白莲,她背后浮现出蝴蝶状的魔力纹路,手中擎着的魔人经卷大放异彩,口内念诵咒语,梵文符咒一个接一个升起,漂浮在空中,继而连成环状,环内部的空间在经卷的法力下不断扭曲变形,成为一片混沌——有什么正在被打开。

 “白莲!你在干什么?!”紫又惊又怒,一个闪身浮现在半空中,阳伞直指白莲:“赶快停下!不然的话…”

 伞尖迸出一大圈妖弹,直击向白莲,紫深知这僧侣法力深厚,普通的一击未必能阻止她,当下心一横,阳伞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切开缝隙“spell card[波与粒子的境界]!”

 妖弹势如骤雨,席卷而下,眼见就要将白莲吞没,猛听得一声爆响,耀眼的光芒横扫而过,妖弹被尽数抹消,灵梦护在白莲身前,硕大的阴阳玉环绕着她:“不会让你妨碍白莲的,”她的声音低沉而果决,透露着前所未有的执着:“你曾经说过你会相信我,紫。”

 “可是我没说过任由你把幻想乡毁掉!”紫咆哮起来,她的面容由于愤怒而颤抖:“滚开!我不能,我不能,不能让我与历代博丽的心血毁在你的…”

 愤怒逐渐被恐惧取代,声音停止了,魔理沙第一次看见八云紫露出这种表情,她脸色惨白,双唇不住地哆嗦着,眼中的狡黠被惶然取代,直直盯着圣白莲所在的方向——白莲已经将空间撕开一个裂口,一片混沌之中隐隐能看到异样的光景,僧侣舒了一口气,转身面向灵梦:“按照你说的,完成了。”

 灵梦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面色却更加凝重:“多谢,白莲。”

 她向下飞去,停在魔理沙跟前,伸出手:“来吧,魔理沙。”

 “为什么?”魔理沙已经隐约猜到白莲所打开的裂口后面是什么,她本能地后退了两步,努力掩饰住声音的颤动:“为什么…不杀我?”

 灵梦凄然一笑:“我没法不做人。”

 她抓住魔理沙的手腕,直飞向那道裂缝:“快走!时间不多了!”

 “停下!”魔理沙挣扎着,却发现自己根本使不上力气:“我不值得你这样做——你会被紫杀掉的!现在,现在的话应该还来得及——”

 “安心吧,我都准备好了。”灵梦在裂缝前定住,将魔理沙拉到面前,左手按在她的肩膀上,嘴角微扬:“在魔界那边活下去,魔理沙。”

 “不要…快停下!杀了我!”魔理沙的哭腔再也按压不住,泪水大颗大颗滑落,眼前是一片刺眼的白亮:“香霖告诉我了…你是博丽…这种事情不可以做!让白莲合上那个,杀了我!不然你会…”

 “谢谢你魔理沙,但现在的我不只是博丽,”灵梦的声音温柔地想起,她抽出一张符纸,对准魔理沙:“再见了,我最好的朋友。”

 手掌推出,符纸散发出温润而不可抗拒的灵力,将魔理沙推向那个裂口,透过一片混沌魔理沙看到了最后的幻想乡,看到外面残阳如血,倾开一片金红,看见紫歪曲到不成样子的面庞,看见华扇努力安抚骚乱的群妖,看见白莲坐在樱花树下念着偈子,看见灵梦脸上几道交错的泪痕…之后便是一片黑暗。

 ——裂缝完全闭合,魔理沙消失在幻想乡内。

多年之后,雾雨魔理沙在魔界与幻想乡的交界处漫步 仍会想起那个她和博丽灵梦最后一场决斗的黄昏,她清楚的记得那天炽灿如火的落晖,以及灵梦带着泪痕的笑容。

那之后怎么样了呢?魔理沙不清楚,通向幻想乡的入口被强有力的结界遮断,她已无法回到那里,但每当她靠近结界,总能感觉到,灵梦就在她的身边。

她伸出手去触碰那道无形的障壁,又想起香霖那天下午的话:

“去面对…然后你们一定能找到想要的结果…”

“这是你想要的吗?灵梦?”她轻声问道。

结界有节奏地律动着,仿佛在回答魔理沙所问。

“那么,我就更没有什么不满的了…”

风吹过,几瓣不知从何而来的樱花飘落在魔理沙的发梢,她满足地闭上了双眼。

圣白莲离开博丽神社时,天色刚刚暗淡下来,八云紫端坐在神社门前送客,肩上靠着早已熟睡的小巫女。

“这么早就休息?”白莲踏出门槛,笑吟吟地望着紫:“我还打算再跟她多聊几句…”

“今天练习了一天,也是累坏她了,”紫的语气充满了宠溺:“还是让她早些睡吧…毕竟还是个孩子。”

“可是这未免也太早了吧?”茨木华扇端着酒枡从室内走来,半眯着眼睛:“把她叫起来开个宴会怎么样?我去找萃香要酒…”

“不行。”紫果断回绝:“让七八岁的孩子喝酒…亏你想得出来!”

“灵梦知道她的接班人不会喝酒一定会生气的…”华扇似醉非醉般吐出了这句话。

白莲的笑容变得有些生硬:“嘛…这么多年过去,那件事就不要再提了…”

华扇狡黠一笑:“看来你也在后悔啊,白莲?”

白莲长叹:“本想借此机会报了她的解封之恩,谁成想…”

她不再说话,快步离开了神社。

紫依旧默不作声,她想起那天黄昏的晚霞,血一样鲜红的晚霞,东一簇西一绺d地抹在天空上…

耳畔是妖怪们惊惶的呼号,场面乱作一团,结界在崩坏,魔理沙魔女化造成的奇点,连续几次非符卡战斗所带来的冲击,白莲强行引渡魔界入口入境对空间的扭曲,博丽大结界终于无法承受,走向了消亡。

她尝试去补救,但无济于事,结界崩溃的速度太快,强大的冲击力将她从空中震落,喷出一口血,眼前的景物渐渐模糊乃至湮灭,她知道一切都结束了。

“完了…”她想露出一个自嘲的笑容,却发现面部肌肉根本不受控制:“全完了…”

“现在认输可不是你的风格啊,紫!”

清脆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她抬起头,巫女正悬浮在空中俯视着她:“我说过,请再相信我一次,我绝不会让你失望——”

“说的好听啊,”她听见自己嘶哑地笑了:“可事到如今你又能做什么?”

巫女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彩:“做‘博丽'能做到的事!”

巫女飞向天空,身边的阴阳玉开始散发绯色的气息,愈来愈浓烈,几乎就要和晚霞融为一体,灵符一张张升起,在空中组成神秘的符文,这符文不断延伸,直至消失在天际,金色的光辉闪耀在巫女周身——一个新的结界正在展开。

巫女一振双臂:“看吧,紫!这就是我作为博丽灵梦做出的选择!”

阴阳玉高速飞旋,无数张灵符开始收紧,连成链状,刺眼的光芒笼罩了整个幻想乡,围绕在巫女身边的小结界开始急速扩张,覆盖天空,覆盖大地,幻想乡被温厚的灵力所笼罩,四周的景物逐渐安定下来,被湮灭的也重新出现,一切趋向平稳…

待到光芒散去,幻想乡重新沐浴在暖色的余晖下,一切和平如初。

她下意识抬头张望,却不见了那个红白色的身影。

天边干净的有些寂寞,只缀挂着几缕鲜红的云。

她又一次笑了,有什么东西顺着脸颊滑落。

“——想什么呢?紫?”

华扇的声音将紫从回忆中惊醒,仙人的面孔和那天一样,出人意料地平和。

“我以为你当时会拼命阻止她呢。”紫低声说。

华扇笑了,她将枡中的酒一饮而尽,转身走向庭前开得正艳的樱树:“那不是我的做法,紫…顺从人之所愿,由其本性,即为守护人,也就是我的天道。”

“你还真是变了不少啊,和刚刚当上仙人那会儿相比…”紫发出感慨。

“现在你不也一样吗?”华扇掷揄道,顺手从树上攀下一枝樱花:“因为灵梦…”

紫没有回答,只是轻轻拍打着小巫女的后背,哼起了童谣。

华扇发出一声叹息:“灵梦…一定在哪里看着我们吧…”

她将樱枝高高举起,呼出一口和着酒香的热气,樱花脱落,悠悠飞向天际,消失在渺远的夜空…

——全文完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