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宝骊文学网 > 小说库 > 白日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03日

《白日》精彩章节目录_星5677小说

白日

作者:星5677分类:悬疑小说类型:脑洞

时间转到终点,黑夜带来了结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自警察局长失踪开始,最近失踪的人数逐渐增加,警方苦苦调查却没有发现,有人指出这是鬼神在捣乱,这个说法闹的人心惶惶,详情请听具体报道……”

破旧的单人沙发上,猎人擦拭着手上的长管猎枪,风带着雪冲撞着窗户,十几平方的小木屋,只有壁炉下的木头献祭它的价值,让木屋多了一丝光亮和一点温暖。

猎人站起来,把长枪放在有些弯曲的背上,寒冷从破旧的门缝中侵入,猎人哆嗦着把身体裹更紧了,俯下身,把一壶烈酒挂在腰上,旁边脏乱的桌上,登山稿和小刀被肉沫沾染,猎人没有擦拭便挂着腰上。

现在猎人要出门了,他要去外面的白色世界去寻找他的猎物,猎人知道他出去了自己也是猎物,虽然危险,但猎人每次都可以化险为夷,他现在这次也不例外。

拉开破旧的老门,狂怒的风包裹着冬天的精灵霸道的入侵着这座“老人”,猎人第一次感觉自己老了,他和那扇门一样破旧,他现在竟然有点承受不了这样的风雪,想他年轻时可以在这样的天气下去裸奔。

慢慢的把门锁着,地上的雪都已经可以淹没猎人的膝盖,这是猎人想要的,那些冬眠的猎物可以睡的更死,但一些捕食者也会出来寻找口粮

猎人弓着腰蹒跚向前走着,他的目标是正前方被染白的森林里,要是有人在旁边的话他一定会和另外一个人说“圣诞老人超喜欢这里的”,但他现在只能和自己说:哦,我讨厌雪。

猎人总是这样,在脑子里开他的小剧场,也许是因为寂寞吧,猎人上一次看见活人都是10年前的事,一个探险队,他还招待过他们,但那些人却非常吃惊,据他们说这里是世界的最北方,常理来讲是根本不可能有人活着的。

那一次猎人聊的十分开心,他们走的时候还给他留了一台收音机,还有一些书本,当然猎人也送了他珍藏的烈酒,这些酒他有很多很多,全部都在地下室。

然后他就一直这样,脑子停不下来,有些时候猎人也觉得不错,比如现在,他已经到了森林了。

猎人把枪拿着,小心的缓步前行,现在他不能开“小剧场”了,那样会影响他的判断,森林里更危险,捕食者的种类和数量远远大于外面的平原,这词是在书上看见的。

现在的猎人没有拼命的习惯,他的身体也不允许他这样做,所以他只有去抓兔子和鹿,而不是去惹那些捕食者。

这片森林很大,大到猎人活到现在都没有走重复过,这些树又大又高,阳光都要被遮完了,猎人慢慢靠近眼前的这棵树,兔子就像那些会打洞的小东西一样,会藏在雪里偷偷的吃它的刚刚找到的食物。

不过猎人还没过去,他就发现旁边的一大片雪在移动,猎人知道是潜伏的捕食者,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猎人得准备逃跑,好吧,他脚下的几只兔子已经跑起来了,猎人又一次感觉自己老了,兔子藏着脚旁都没发现。

猎人把枪背着,他现在要上这棵树,5米高的树,小心翼翼的摸出小刀,猎人尽量不造成太响的声音,如果引过那怪物,可能他就要去天上见他妈妈了,很快猎人就到了最高的树枝上,但猎人却累了,他需要好好休息一会,记得以前那个探险队说过我已经45岁了,现在我已经55岁了吧。

猎人意识到自己原来已经这么老了,心里突然有些孤独,猎人想,如果这次我能活着回去,我就带着我的家当去外面的世界,这里可不适合养老。

猎人坐在树枝想着未来的规划,而旁边插在树上小刀却有了松动,没一会就掉了下去,猎人主要到匕首的掉落,不过猎人丝毫不担心,雪那么厚是砸不出声音的。

不过猎人现在感觉到了恶意,一种想吞噬他的恶意,猎人侧过头去,对面的树上,有一只大虫,而且比一般大虫还要大一倍半,猎人现在这样和它耗,一旦他下去就是死,只希望对面饿了然后去寻找新的猎物。

现实和猎人想的总是不一样,这只特大虫子,不仅没有走,相反还准备扑过来,猎人察觉到了这一点,快速的把猎枪对着这个怪物,瞄准,射击,子弹打在了这怪物的头上,头上留下鲜红的血,但他没有死,还激怒了这个饿疯了的怪物。

猎人看着扑过来怪兽,放弃了抵抗,这辈子他没有出去过,死在这里也是一种回归吧,怪兽并没有扑到猎人,撞在了树枝上,但树枝被撞断,猎人和怪物一起掉了下去……

废墟里,猎人慢慢站起来,这么刺激的经历可能这辈子都遇不见两次,猎人看了看四周,又抬头看了看上面的大洞。

我到底掉了有多深啊,上面洞到他这至少有10米,猎人摸了摸腰上的东西,除了匕首都还在,拿出酒壶喝了一口,身体瞬间温暖不少,这下面也没有多宽,一个圆形刚好和洞一样。

猎人想起来他是和那个大虫子一起掉下来的,但现在却没有看见,最奇怪还是自己的身体,这么高,人摔下来必死无疑,但现在身体却没有一点伤痕。

猎人觉得想多了也想不出个所以然,还不如想办法出去,猎选好一个方向,向着墙壁靠近,走到墙壁前,猎人看到一副画,但他看不懂,沿着墙壁走,没过多久便走了一圈。

猎人虽然看不懂意思,但是大致的内容还是明白的,就是一团雾突然出现在世界,然后进入雾的人都消失不见,直到最后雾吞噬了整个世界,就没有了。

猎人觉得这个故事挺有趣的,但他现在需要回家,肚子已经开始叫了,再不出去可能就会死在这里了。

“谁”猎人猛然回头,但发现什么都没有,但他刚刚的确听见了泥块被踩碎的声音,是那头大虫子吗?但这个空间不大,藏不住那么大的玩意。

猎人又感觉到了恶意和他碰见那个大虫子一样的感觉,猎人把登山镐拿在手上,猎枪早就损坏在废墟里,猎人从来没有感觉过如此心虚。

一秒两秒三秒四秒五秒,猎人听见了嘀嗒声,玩偶出现到眼前,笑嘻嘻,笑嘻嘻,笑容刻到了心里。

“最后,猎人还活着吗?”朝心问眼前的流浪汉。

“不知道,不知道”流浪汉的身旁,破旧的布偶心里的钟表转到了三。

猎人回到了家,还带回来一个猎物,红色的棉袄在白色的世界拖出了一个笑脸。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