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宝骊文学网 > 小说库 > 回到大宋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2日

《回到大宋》精彩章节目录_寒寒123小说免费阅读

回到大宋

作者:寒寒123分类:穿越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讲诉了金氏集团二千金金晨无意之中得到一块祖传璞玉,在一次飞机失事中掉入海中,穿越到了南宋年间,她起初以为是海的问题,其实是那块玉佩在每次遇险之际,都能帮她化险为夷,再次帮她穿越回来!在大宋年间,魏王赵烨与赵睿将军都对金晨一见倾心,最终她将作何选择?是留在大宋,还是回到现代!...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杂志社主编办公室

金晨坐在办公桌前边喝着咖啡边记录下今天需要面谈的美食专栏作家,打算让她做下期专栏杂志的封面,这时电话突然响了起来,金晨放下手上的钢笔接起电话:“喂!”电话那头传来杂志社总经理的声音:“金晨,你来一下我办公室。”“好的,黄总!”金晨挂了电话起身去了总经理室。

金晨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个浑厚的男声:“请进。”金晨推开门走进了办公室。

黄总是杂志社的总经理,是金晨爸爸金伟业的下属,跟了金伟业三十多年,从公司建立之初就跟着金伟业了,用三朝元老来形容也不为过。

“金晨,请坐!”面前的黄总示意金晨坐在他对面的办公椅上,金晨落座后黄总推了推他鼻梁上的黑框眼镜说道:“这期的杂志封面还有专题你已经知道了吧?”

金晨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恩恩,名模高靖呗!”

“新来的小赵工作很有干劲,而且对杂志社的工作十分支持,这次能够请到高靖来做我们这期专栏他出力不少啊!以后你们合作的机会会很多,希望你们两个可以通力合作,杂志社的销量业绩可就全靠你们这些年轻人了!”黄总看着金晨说道。

 “这是我的职责所在,应该的,哦对了黄总有件事我想和您说一下!下周我想去法国采访米歇尔,作为米其林餐厅的首席顾问,我打算留一期专栏给她做一次专访,您看……”金晨也是想做出一番成绩来,一来作为主编这是自己的职责,再一个原因觉得这期专栏让赵楚晗独挡一面,自己有点面子下不来台。

“很好啊!”黄总说道:“什么时候去?时间定好了吗?要不要找几个人和你一同去法国?”

“不用了我一个人就行了!至于时间嘛!我想就下周三吧!我最近几天把手头的工作安排一下,估计得在那边待一个星期的样子。”金晨说道。

“好!国外那边你去,我还是很放心的,毕竟国外还是你最熟悉!”黄总笑着说道。

金晨展开了迷人的微笑,站起身答道:“黄总,那没什么事我就出去了?”黄总笑着点了点头示意金晨可以出办公室了。

走出黄总办公室,金晨打算先回自己办公室把刚刚手头拿到的一份法文组稿进行翻译和校订,再准备这周美食栏目作家专访的稿子。

时间到了中午十二点

金晨靠着办公椅伸了个懒腰,忙活了一个上午肚子也饿了,打算出去吃点东西。

 吃完中饭走出餐厅大门,金晨突然从餐厅玻璃上发现自己的发型怎么看就怎么怪,又卷又黄,于是突发奇想去美发店做了个头发,把头发再染回了黑色,并且还拉直了长发,等发型全部完成,在镜子面前好好看了一会儿:“这才好看!”金晨美滋滋的走出了美发店。

金晨驾着车回杂志社的路上,车轮胎突然爆裂,她急忙握紧方向盘缓慢减速,把车停到了应急停车带内,拉好手刹下车去查看轮胎。

“这好好的怎么突然爆胎了?”金晨抓了抓头嘴里嘟哝了一句,转身打开车后备箱拿出了一个备用轮胎来,但是没装过这个,这下可把她给难住了。“需要帮忙吗?”金晨一回头看见赵楚晗的车停在旁边,他正好经过看到金晨打算装轮胎,出于好心想帮她安装备用轮胎。

“那么巧?”金晨看到有人肯帮忙,就像抓到救命稻草一样,心里乐开了花。

“原来是你啊?”赵楚晗指了指金晨的头发,意思是发型突然变了,刚刚没认出来。金晨笑着抓了抓头说道:“换了一个新发型!”

“来,我来装吧,钳子这些工具有吗?”“好像没有。”金晨不好意思的说。“我车里有,你等会。”话音刚落,赵楚晗打开车后备箱拿出来一个工具箱,用钳子娴熟地把爆胎拆了下来,很快把备用轮胎安装了上去。

“好了,你发动车子试试。”赵楚晗安装完毕后把工具箱放回了自己车的后备箱里。

 “好的。”金晨上车发动了引擎,车子稍微开动了一下,轮胎可以正常行驶了,金晨感激的看着赵楚晗说:“今天实在太感谢了,幸好路上遇见你,明天中午请你吃饭作为答谢。”

赵楚晗笑了一笑:“不用了,明天我要去一趟外地出差几天,请客就先留着吧!”说着坐上了自己车驾驶座上。“我这会儿要去采访一名电视台主持人,我就先走了,下个礼拜再见啦!”赵楚晗有礼貌的看着金晨说道。

“好的,下周见!”金晨朝他招了招手。

目送着赵楚晗离去的车子,金晨不禁莞尔一笑,想着今天幸好有赵楚晗帮忙,不然还得叫拖车公司来呢!

晚上八点,金晨的家里

金晨坐在瑜伽垫上练着瑜伽,旁边瑜伽垫上的是姐姐金玥,两姐妹边练瑜伽边聊着天:“金晨,咱姐妹俩已经多久没有这样一起聊天了?”金玥看着金晨问道。“姐,我们上周不是刚刚一起吃过饭吗?爸都在呢!”金晨笑着看着姐姐。

“下个星期你又要出差了,又是国外,姐姐是想着如果你能经常在家,我也好有个人陪我说说话!”金玥可怜的望向金晨。

“就一个礼拜而已,姐你看你又多愁善感了不是!”金晨安慰着姐姐。

金玥:“姐姐是怕你工作太累了,经常飞来飞去的不着家。”

金晨一把搂住金玥的脖子说道:“我去了法国给你带礼物回来,你是要香奈儿的护肤品还是包包啊?”

金玥:“你在我身边就是最好的礼物了!”

金晨:“好姐姐,我知道你舍不得,可我这不是为了工作吗?杂志社现在来了一个副主编,我这个主编总得做出点成绩来给爸爸看看,再说了努力工作也是为了我们家族的事业啊!”

金玥:“明天我让周姨给你去法国的行李整理一下,到了国外不要什么都是工作,多注意休息,听见了没?”

金晨对着姐姐敬了一个军礼:“遵命,我的好姐姐。”金玥扑哧一声抱着金晨开心的笑了起来。

 如果金玥知道金晨这次的法国之行会飞机失事,打死她都不会让妹妹离开身边,而金晨也想不到飞机失事会改变她今后的人生轨迹,遇到生命中的那个他。

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候机大厅,金晨戴着黑色太阳帽和一副猫眼墨镜太阳镜,带着几分复古格调,镜框两端微微翘起透着几分野性和傲娇,穿着一件黑色奥黛丽赫本风格连衣裙,连衣裙外身披一件到腰部的白色短款外套,挎着一个香奈儿的黑色皮质小包包,手上拖着一个LV的皮质行李箱,金晨的气质和优雅顿时吸引了机场很多人的目光。

上了飞机后金晨看了一下手机时间,显示在上午十点二十分,想想路途遥远需要十来个小时才能到达法国戴高乐机场,金晨拿出了睡眠眼罩,打算在飞机上先好好休息一下再说,于是关闭了手机,戴上眼罩沉沉睡去。

 恍惚中感觉到飞机摇晃的厉害,周围人声嘈杂,说英语的、法语的、还有中国人都在喊着叫着,金晨摘下了眼罩,看到几名乘务人员用英语和法语不停的说“请大家不要慌,安静的坐在自己位置上。”金晨旁边一名美国女子开始哭泣,嘴里不停说着:“哦不,耶稣基督保佑!”前排有几名法国乘客纷纷从自己座位上站起来,要求乘务人员发给他们降落伞,他们不想死在飞机上。一名空姐大声的用英语向乘客喊道:“请大家回到座位上坐好,没事的,都别害怕!”话还未说完飞机一个趔趄,几个站着的人纷纷倒在了地上,这时机上人员更加慌乱了,有的拿出了手机打算给家人发遗书,有的抱头痛哭,有的则眼神呆滞、默默坐在位置上一言不发,还有的为了降落伞和乘务人员扭打在一起,机舱顿时陷入一片混乱。

金晨拉住一名空姐用法语询问她:“出了什么事情?”空姐还没来得及回答,坐金晨前面的一名香港人回头说道:“飞机出事了,我们大家都活不了了!”刚说完就掩面哭泣起来。金晨心头一紧,顿时脑海里浮现出了爸爸还有姐姐的面容,如果自己死了他们一定会伤心死的,不行,自己不能死,不能!她紧紧的抓着扶手脑海里一片空白,如果说这个时候最放不下的莫过于自己的亲人了。

飞机摇晃的更厉害了,机尾冒起了黑色的浓烟,金晨觉得自己已无法呼吸,感觉自己的灵魂快要抽离自己的身躯,身体不停地往下坠落,只听“彭”得一声,金晨感觉掉进了水里,一股咸咸得、发苦的味道顿时钻入了鼻子和嘴巴,肺里面有东西要炸开了一样。渐渐得感觉越来越无力,身体也慢慢地往下沉。

恍惚之间眼前出现了一道绿色的光束,金晨顿时觉得胸前那块玉石变得滚烫,但是由于光线太刺眼使得眼睛无法睁开,浑身越来越无力,慢慢失去了知觉……

正当灵魂慢慢抽离出身体的瞬间,感到一双有力的大手把自己从水里拖到了陆地上,接着耳边传来唧唧哇哇的说话声,然后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朦胧中金晨又感觉自己回到了水里,浑身无力,但是求生的欲望迫使自己必须努力往上游冲出水面,这时眼前出现了一块碧绿的玉,伸手一握竟是爸爸留给自己的那块太爷爷的玉石,一惊!金晨居然睁开眼醒了过来。

映入眼帘的是鹅黄色的帐幔,暮色微凉,帐幔随风飘动,不适地动了动,却发现身下的床榻冰冷坚硬,即使身上盖着一条棉絮被也微微感到些许寒凉,揭开被褥发现身上的衣服被换成了古代女子所穿的白色长袍,金晨摸了一下胸前的玉石,幸好还在,只是手感变得冰凉冰凉的,不似之前在水中那般滚烫。

 金晨缓缓坐起身,发现房间陈设很简单,但是收拾的十分整洁,墙角边还放着一张床铺,墙壁有些斑驳看来已经很久没有粉刷了,地上铺着泥砖,但是很潮湿,好像上回冲洗以后再也不肯干了,屋子中央摆放着一个正方形的竹制小桌子,四面各有一把椅子,屋子里挂满了风干了的各种药草,散发出一种不太好的气味。

金晨下了床慢慢挪到房门口,看到一个苍老的背影正蹲在炉子旁把一根烧火棍塞进去,接着拿着一个竹筒往炉子里不停吹着气。

“老人家,请问这是哪里?”金晨问道。

“咳咳咳”老人突然回头站了起来,看到金晨,脸上的表情就像捡到了黄金一样的兴奋:“芸儿,你醒了?娘还在做饭,马上就能吃了啊!”

“芸儿?这是什么跟什么啊?”金晨心想,“不对,这老人家穿的衣服发式像是古代人,莫不是自己进了哪个剧组了吧?”金晨打量着面前这位老妇人,只见她花白的头发在脑后挽起扎成一个发髻,且插了一根古代人才会用的发簪,身穿直领对襟式长袍,腰上绑着一根粗布腰带,下身着黑色长裙,露出一双小巧的布鞋,说它小巧是因为这双脚实在是太小了,相当于一个六七岁孩童大小的尺寸。

 “孩子,外头凉,快进窝里去。”老妇人拉着金晨进了那间房子。金晨突然想到身上衣服的事情,于是问道:“我这衣服……”

老妇人马上知道金晨要问什么了,回道:“衣服是你嫂嫂帮你换的,你那身衣服都湿透了,天气这么凉会得风寒的。”

“老人家,那我的包呢?您有见到我身上背的黑色小包吗?”包里还有手机和这次去法国采访需要的文件资料,对金晨来说十分重要。

“包啊?那你要问你嫂嫂了,都是她放起来的。”话音未落,一名三十岁左右的女子走了进来:“娘,草药我给您采来了,咦!芸儿你醒了?”这名女子放下了后背的篓子,看着金晨说道。

金晨越发疑惑了,为何她们都喊她芸儿?一定是错把她认成这个叫芸儿的人了,但是更令她感到奇怪的是她们的着装,于是金晨弱弱的问了一句:“现在是什么时间?”

老妇人和这名女子相互看了看,还是老妇人先发了话:“酉时!”

“我问的是年份,什么年份?”老人误以为金晨问的是时辰,古代的酉时相当于现代的下午五点到晚上七点,金晨拉着那名女子急切地问着。

女子答道:“端平元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