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宝骊文学网 > 小说库 > 彼心之痕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1日

《彼心之痕》精彩章节目录_feiiing小说

彼心之痕

作者:feiiing分类:悬疑小说类型:推理

杀人事件与校园生活。你心灵的伤痕是否需要救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秦跃起得特别早,在进行了简单的洗梳之后,母亲就递给他今天的早餐。

此时秦蒻还在睡觉,小学生的上学时间比高一学生晚得多,秦跃在吃早饭之前还特意去了一趟秦蒻的房间,不,与其说是特意,倒不如说这是小蒻给的一项任务。

“每天早上哥哥要第一个看我哦!”

虽然这只是一个6岁小女孩的任性,但秦跃还是很认真的遵守了,因为他知道他自己所欠这个家的实在太多了,只要是家人的要求,他都会毫不犹豫地去执行。

临上学的时候,母亲将早已开始准备的便当放入了秦跃的书包里,秦跃也很平和地说了一声:“谢谢”。

不过,秦跃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不过他并没有将自己的想法表露出来。

“今天,要跟她交换便当吗?”

秦跃走在路上想到这件事的时候,嘴角会不由自主地向上、翘起,不过,这一点连他自己也没注意到。

由于今天秦跃出发的时间很早,所以一路上的学生并不多,只有几个撑着厚厚眼镜的学生正一边看着参考书一边走着,这些人很明显就是那些深受家人和老师喜欢的优等生。

“我以前可是最讨厌这种人呢,可现在我又好羡慕这些人啊。”秦跃像是自嘲般地小声说出了心声。

“原来你是这么想的啊!”秦跃的肩膀被猛地一拍,身体在被唤醒的同时,连心灵都被这么明朗的声音唤醒了。

秦跃转过身来,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标准的大美女。一头在阳光下闪着健康的粽色的长发映衬出了雪白的肌肤,欣长的身材使得露在在外面的腿画出了一道美丽的弧线,而白皙的牙齿和喉头是那样的耀眼,而眼睛里闪出的好像闪出了光芒。

“早上好,秦跃。”

“早上好,林秋雨”

“怎么这么生硬啊!难道是我的名字念起来不顺口吗?那这样好了,我就破例准许你叫我秋雨好了。这可只是我爸爸妈妈和极其要好的朋友之间才能叫得喔,你一定感到很荣幸吧。不过看在你跟我交换便当的份上,我就不要你说‘谢谢’。啊,好香啊!今天你母亲做的是油爆猪肝吗?真香,我最喜欢吃这个了,今天我可真是太幸运了。我……”

对于遇到林秋雨就已经让秦跃感到很惊讶了,而在秦跃没有开口之前林秋雨这一段沉醉于其中的言论发表可着实让秦跃感到有点汔不消。尤其是当周围好奇的目光一阵又一阵地打量过来的䗛,秦跃的脸不知是由于朝阳的照射还是某种未知的原因而变红了。

“林……,不,秋雨。”在周围人们目光已经成为聚集光灯般时,秦跃打断了林秋雨,不,秋雨的演讲。

虽然停止了欣赏秋雨好听的声音,不过现在可不是陶醉在其中的时候。

“抱歉,我不小心入迷了。”可爱的双手合十的动作加上秋雨给人的可爱感觉,让秦跃整个人都感觉被什么扫遍了全身一样。

在这种情况下,秦跃当然不可能对秋雨加以责怪,换了世界上任何一个男人也不会舍得责怪她吧!

“你有喜欢的歌星吗?”

“不,没有。”

“昨晚的第八套的电视剧你看了吗?”

“不,没有。”

“你有写日记吗?”

“不,没有。”

“最新的网络游戏你玩过了吗?”

“没有玩过。”

“奇怪,难道你没有什么嗜好吗?难道是一些难以说出口的,该不会是看h书吧?”

“不,不,我从来没有看过。”

“开玩笑而已啦,你这么激动,难不成是看过?”

“真的没有。”

“那h游戏呢?”

“也没有玩过。”

在这如同2个世界中的人的一问一答中,学校已经出现在了视线里。而最先出现的当然是那一棵古松。

“呐,你有喜欢的女生吗?”像是赶着进入校门之前的最后的审问一般,秋雨问了这个问题,不过她的语气仍和之前一样,没有任何的改变。

“你快点去教室吗,我有一点事要迟一会。”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秦跃就觉察到了异样。

秋雨本来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是他听到秦跃的语气突然变得很严肃,所以便带着疑惑走开了。

在确认秋雨走远了之后,秦跃走向了校门的左边,那里早有一大群人在那里等着他了。

那是一群一眼看上去就会让人产生厌恶感的一群人。可以组成一道彩虹的头发的颜色因为长期的不洗澡而散出一种令人恶心的汗臭味,而身上的劣制的烟酒的味道夹杂在其间,使人们无论怎样也会远远的绕开他们。

不过,秦跃在做了一个示意自己不会逃跑的手势之后,便径直走进了一条小巷之中。

这条小巷没有任何的退路,而秦跃从未想过给自己留一条退路。

“Hello,秦跃,最近过得怎么样啊?”为首的人开口了,他身着比他的体型宽大不少的西装,并且手腕与脖子上都緾着价值不菲的金链,高高的鼻梁上撑着一副深黑的墨镜,而脸上也有许多争斗留下的伤痕。

“江浩先生,我最近过得很好,承蒙您的关心。我为我以前所作所为深感抱歉,如果可能,希望您能原谅我,我会为此感激您的。”说完,秦跃还深深地鞠了一个躬。

“秦跃,没想到你会有这么低声下气地向我求饶的时候,是不是你老爸死了就让你的底气全没了,还是你真的已经浪子回头了。”江浩尽可能地用着挑衅的语气,希望能以此来激怒秦跃。

“如果可以,请你原谅我,我真的为我从前对你所造成的伤害感到抱歉。”秦跃此时仍然没有将头抬起,但语气仍和开始时一样很温和。

像是被秦跃这毫不反抗的态度激怒了一般,江浩猛地将墨镜从脸上摘下并狠狠地摔到地上,伴随着皮鞋拈碎墨镜的声音,江浩好似抓狂般的大吼。

“看着我的眼睛,看呀,你不会不知道因为谁才会变成这样吧?就是因为你的那一拳就毁了我,你以为这是可以用你的几句道歉的话就可以解决的吗?”

好像是为了发泄已经在内心中积存了好久的怨恨一样,江浩用一只手指着自己已经无法自由活动的左眼球,不顾周围匆匆掠过的行人,大声地责斥着秦跃。

那只右眼在江浩的脸上显得突兀,眼球的一部分已经暴露在了眼眶之外,致使他已经不能够顺利地转动自己的眼睛,而他原本英俊的脸宠也因此显得十分地古怪。

秦跃很清楚地记得当时江浩倒在地上,胡乱抖动着双脚捂着眼睛的情景。而当时自己手上沾的也正是江浩的血。

“真的很对不起。”此时的秦跃真的觉得十分对不起江浩。因为这种无法挽回的伤害给予他人的痛苦秦跃是品尝过一次的。

“算了,我今天就不是来讲道理。你就作好觉悟吧!”像是说出了早已准备好的台词般,江浩露出了一丝微笑,而周围的人也都在做着各自的事情。

在确认几个人将小巷的路口挡得十分严实之后,几个染着红绿头发的几个家伙就冲了上来。

他们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攻击秦跃的头部和腹部,虽然没有想过要还手,但由于他们凶狠地出手,秦跃还是本能地蜷起了身体来躲避这巨烈的疼痛。

不过,攻击,仍像雨点一般像秦跃涌来,在不知头部受到了多少次重击之后,秦跃感到连感受疼痛的意识都快要消失了。

此时,2个个子最高的家伙架起了秦跃,而这此报复的主角,江浩也走上前去,一把抬起了秦跃的下巴。

“my friend”你现在想说些什么吧?”

“我为……我以前……的行为……感到十分的抱歉,如……如果可以的话,请,请你原……”

“别给我假惺惺了。”怒不可遏的江浩狠狠地一拳打在了秦跃的小腹上。

“喔”伴随着惨痛的呻吟,秦吟的胃有如翻江倒海一般,“哇”地一下吐了起来。

可真对不起妈妈今天辛辛苦苦为我做的早餐呢!秦妖的心里此时只涌出这个想法。

可江浩的攻击并没有就此停止,在拳头过后他又用脚对秦跃的腹部进行了一阵猛踢,直到秦跃只能吐出黄色的胆汁他才叫人将秦跃放下。

抓着已经摊倒在地的秦跃的头发,江浩将脸凑近了秦跃用他那只丑陋的眼狠瞪着秦跃。

“看来你快死了嘛!不过,放心,我们是不会杀人的,我可不想在牢房里消耗我的大好时光。”

江浩在小巷内四处看了看,可二面墙壁上的窗户都因为防止偷窃而封得死死的,而角落里四散着垃圾,老鼠正欢愉地在腐烂的食物中穿梭。

“哟,找到一个好东西嘛!”江浩用手拾起了散落在角落里的一根铁棒的一端,上面满是铁锈,可却依旧十分坚固。将铁棒在地上敲了几下确认它不会轻易折断后,江浩用一条手巾包住了他握着铁棒的部份。

“本本是想毁掉你的一只眼睛的,但那样就显得儿你一样了。所以……

“啊……”秦跃的大喊和骨头与金属相碰的声音一同响起。

“打断你的几根骨头应该没有什么关系吧!”

江浩连续挥打着手中的铁棒,伴随着狰狞的表情集中地击打着秦跃的右小臂,可由于江浩平日缺少锻炼和秦跃从小就耐打的体质,所以秦跃的手臂并没有敲断。

“可恶,既然如此,那就这样好了。”

江浩将击打的目标转移到了秦跃右小腿的胫骨上。

“喀”的一声,几乎没有肌肉包裹的胫骨在铁棒的敲击下断了,这聚烈的疼痛使秦跃的泪水与唾液不受控制地溢了出来。

“厉害啊!还没有断么,那就再来一下。”

铁棒再一次狠狠地落了下来,不过由于秦跃因痛疼而使身体产生不规则的抽搐而导致这一击并没有击中胫骨,而是落在了一侧的小腿肚上。

现在的秦跃即使想反抗也没有这能力了,他现在能做的只是什么都不去想,静静地等候这段痛苦的时光早些过去,而自己过去所犯下的错误也会多少得到一些宽恕。

不过事情的结束远比秦跃自己想象的要快。警鸣声响起,这对于以前的秦跃如同疏散信号的声音此时听起来却无比的悦耳。

“救赎之音啊!”秦跃又觉得拿以前的自己和现在的自己比较可真是一个大笑话。

这群人很利索的逃走了,不过江浩临走时还是狠狠的对秦跃的背部踹了一脚。不过想必这样狠狠地教训过了秦跃,江浩以后也不会再来找自己的的麻烦了吧。想到这里,秦跃还是有一点欣慰的,因为至少自己的眼睛还是好好的。

警察并没有去追那些四散着逃跑的江浩一伙人,因为这完全是一种浪费警力的事。高中生之间的打架纠纷几乎多的数不过来,而一般当事人都互相认识,所以只要到警局去录一下口供就可以了。如果没有造成太大的伤害的话警察也不会理会这些事的。不过大多数情况下受害者都打算息事宁人,因为这种事情中经常有人被打死,如果能只是受伤的话还是比较幸运的了,如果过于追究的话就有可能造成更大的损失。

警察询问了一下秦跃的情况,在确认了秦跃的伤势还不足以要送到医院后,便询问秦跃要不要追究这件事。在得到秦跃愿意息事宁人的的答复后,警察满意的走开了。秦跃看到那位大叔警察嘴角的睡痕,知道了他是在睡梦当中被电话铃声叫醒。不过现在这么早的时间还醒着的也只有学生吧!

不过秦跃很惊讶居然会有人去报警,在这个学校里希望他被打个半死甚至被杀的人应该有着绝对性的压倒趋势才对。

不过下一秒钟,秦跃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秦跃,你还好吧?没事吧?应该不会死吧?骨头好像断了吧?”林秋雨在警察走了之后便一下冲了过来,抓住秦跃的双肩焦急的询问着。看来就是她报的警了,真是出色的判断。不过秦跃还是很惊讶之前怎么一直没有注意到她。

“我还好。”

“喂,你都被人打成这样了,怎么可能好吗?还是让我快点送你上医院吧!”林秋雨的脸上露出了很焦急的表情,让秦跃也不自觉得心中一怔。

“不用了,这点伤对我而言还不算什么,而且如果上医院的话,我妈一定会担心死的。”秦跃硬生生的挤出了笑容,不过心里想着今天自己是很难再认真听讲了。

“真的不要惊吗?”林秋雨脸上的疑惑还没有消失。

“真的不要紧,你看,我不是还可以站起来吗。”说完,秦跃就试图站起来,可自己的右脚并没有给自己这个面子。已经麻痹了的右脚,并没有随着秦跃的身体一起伸直。

不过秦跃的身体并没有因此而倒下。秦跃惊讶的朝自己的肩下看去。

林秋雨正支撑着秦跃而不让他倒下。

“你这样子应该不能自己走到教室吧。为了不让你的母亲伤心,我还是扶着你吧。现在的情况下,你即使是爬也会去上课的吧!”林秋雨一下子就把秦跃心中的想法给说了出来。

确实是这么回事。

这种情况下,秦跃仍然会坚持去上课,这大概已经不是一种对上课的渴望,而是对自己的一道命令。

不过,让一个女生这样扶自己去上学总是不太好,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下似乎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你这样扶我去上学没关系吗?”为了以防尤一,秦跃还是询问了一下林秋雨,毕竟,让学校公认的未来的校花做了这种事的话,自己身上所背负的仇恨就更加深重了。

“完全没有关系。”林秋雨的声音丝毫没有限制自己的音量。“我这样只是乐于帮助同学的表现,完全没有其他的意思,如果别人多想就让他们多想就好了。”

完全无法让人反驳。

在像游行般受人注视地进入教室后,秦跃赶紧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来。虽然秦跃可以保证这是全校百分之五十的学生都想做的事,可此时秦跃却一点也没在为此感到幸福,心里面的感觉五味杂陈,完全没有办法解释出来。

不过这一慕在李雅男的眼里就是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她看到这一慕时眼睛便一直处于扩张的状态,即使在眼镜的后面也可以清晰地看出来,不过这时别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林秋雨的身上,的怪没有被别人看到。

这在其他男生的眼里也是同样的状况,不过他们还是没敢把自己的恨意表现在脸上。

“这伙又打架了吧!你看被打的这惨,真是本性不改。”

“居然被林秋雨扶回来了。这家伙也太幸运了,要不是林秋肠太好,否则他会在那里躺上一天吧!雅男,你说呢?”

李雅男并没有回话,而是站起身来,走到秦跃的桌子旁,摞下一句:“今天晚上继续被”就离离开了。

第一节课对于秦跃而言完全是和疼痛的半争,不过幸运的是自己的骨头在检查后并没有发现断裂的现象,下课后,在林秋雨出去过后再回来时,往秦跃的桌上放了几颗止痛药。

“这只是你愿意和我交换便当的谢礼而已。况且从学校医务室里拿几片止痛药也不需要我掏钱。”像是刻意为了不让秦跃感觉欠自己的恩情一样,林秋雨在秦跃说谢之前就说出了这番话。

在林秋雨的止痛药的帮助下,秦跃总是坚持听完了上行的课。中午在交换便当后,林秋雨依旧对秦跃妈妈所做的便当进行着解说并且乐此不疲。秦跃感觉只要一个学期结束自己就可以到一个三星级以上的酒店去做主厨了。

中午我回到了家。

家里的酒瓶依然四处地倒着。

那个肮脏的男人依然躺在沙发,和我早上出去的时候并没有任何的变化,只是散落在他周围的酒瓶数量又增多了。

他觉察到了我回来后,依旧用他的肮脏的目光扫视着我。

“你快些长大吧!”他又说起了这句话。那是充满了欲望的一句话。

我对此予以丝毫的理会,继续走进我的房间。

我必须忍受,因为很多人等着我云救赎,我不能杀掉他,而无法再救赎使他人处于痛苦中。

今天我依旧会去执行我的使命。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